武漢大學呂德文:南京疫情漏洞出在哪?基層如何常態化防疫

2021年07月30日06:36

  原標題:呂德文:漏洞出在哪?基層如何常態化防疫

  (作者是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近日,因南京祿口機場防疫漏洞引發的新一波疫情,已經影響到了多個省市。目前看來,這波疫情還需要一定時日才能得到完全遏製。從最近幾波疫情傳播的情況看,疫情都源自“外防輸入”上存在漏洞,一些口岸、機場和邊境地區,因為存在防疫漏洞,導致疫情傳播。

  既往的經驗證明,每一波疫情的傳播都在促使我們增加防疫經驗,以堵住防疫漏洞,阻斷傳播途徑。這是因為,我們已經形成成熟完善的內防擴散經驗。這一經驗,主要包括強有力的基層社會動員、大規模的監測、高覆蓋的疫苗接種以及高效的聯防聯控機製。

  因此,個別的防疫漏洞,並不等於整個防疫體系的漏洞。客觀上,當前全球疫情還處於大流行過程中,完全實現“零輸入”,杜絕“零傳播”,並不現實。在這個意義上,我們需要正確理解並接受疫情防控趨於常態化。

  在可以預期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都將面臨防控壓力,疫情防控將是一項長期工作。尤其是在基層,疫情防控應該成為各項工作開展的考慮要素。比如,社區工作在完成疫苗接種等中心工作的同時,還需要進一步完善信息摸排,落實網格化治理,優化黨員幹部下沉等經驗,為可能出現的疫情反彈和其他應急事件做準備。一些被證明行之有效的做法,如大數據監測等,也需要繼續堅持和完善,築牢疫情防控的技術基礎設施。尤其重要的是,既然疫情防控將成為一項長期工作,基層就需要履行相關責任,如果出現明顯的失責行為,應當採取相應的問責措施。

  正因為疫情將長期存在,基層應該做好準備,在常態化防控過程中開展各項工作。基層是疫情防控政策的落實主體,也是和群眾打交道的主體,需要兼顧疫情防控需要和社會正常運轉需求。因此,一些必要的防疫措施,基層有責任落實到位;但不應人為加劇防疫政策的力度,更不應該用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開展防疫工作,從而影響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

  概言之,疫情防控常態化的主要目的是讓社會運行常態化,而不是反過來讓社會非正常運轉來滿足疫情防控的要求。比如,很多地方不切實際地給基層下達接種疫苗的指標,出現了疫苗接種的種種亂象。一些基層政府不得不通過獎勵政策,跨區域“拉人頭”等辦法來完成任務。大多數地方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疫情了,公共場所也開放了,但很多企事業單位和公共場所還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很多高校甚至至今還延續最高等級的疫情防控措施,嚴禁校外人員進入學校,給教學和科研工作製造了不少困難。

  每一次新疫情的出現,都會出現各地防疫政策差異的問題。按照疫情防控常態化的精神,每個地方的實際情況有差異,其防控政策有差別,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些地方並不是結合地方實際來差異化地開展防疫工作,而僅僅是從避責的角度,寧可把工作標準提高一些,讓基層的工作難度大一些,讓群眾生活不方便一些,也要人為提高防疫政策的標準。某種意義上,這都是有關部門不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用一紙文件規定基層的防疫政策。而基層迫於上級壓力,也不得不機械執行,全然不顧政策執行可能的負面後果。應該說,基層防疫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問題,是完全違背疫情防控常態化精神的。

  當前,我們要對基層疫情防控能力有信心。經過疫情防控的洗禮,全國各地的基層疫情防控體系已經趨於完備,基層應急能力也有極大提高,疫情防控事實上已經成為基層治理的有機組成部分。如果沒有不切實際的政策干擾,沒有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的約束,基層有能力執行好科學合理的疫情防控政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