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疫情走勢成美聯儲縮表關鍵因素 下半年中國經濟將持續複蘇

2021年07月30日00:07

  原標題:專訪瑞信中國證券研究主管黃翔: 疫情走勢成美聯儲縮表關鍵因素 下半年中國經濟將持續複蘇

  美國東部時間7月28日,為期兩天的美聯儲議息會議落下帷幕。在會後的利率決議聲明中,美聯儲表示,在實施縮減購債規模計劃之前,美聯儲希望實現的兩大經濟目標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不過,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在看到就業市場的複蘇之前,美聯儲貨幣政策仍有需要挖掘的空間。

  美聯儲鷹鴿不明的表態令市場略感迷茫。事實上,此前美聯儲官員們的表態也意見不一。對此,瑞信中國證券研究主管黃翔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美聯儲官員們出現分歧很正常,美聯儲縮表的時間仍需觀望疫情的發展。

  受全球主要央行退出QE、疫情反彈、通脹風險攀升等因素影響,包括A股、恒指在內的全球主要股指波動加劇,引發投資者的擔憂。不過,黃翔認為,“除非美股指數出現大的回調,觸發了投資者對經濟重新開放,以及對需求方面的進一步憂慮,否則外圍市場對A股的影響應該是比較小的。”

  黃翔預計,雖然下半年低基數效應正在消退,但是總體而言,如果對比2019年的水平,中國經濟還將處於一個比較好的複蘇狀態。

  美聯儲縮表時間需視疫情決定

  《21世紀》: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的央行,美聯儲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近期,美聯儲官員們對縮表和加息的意見出現分歧。你認為美聯儲何時會開始收緊貨幣政策?

  黃翔:我覺得出現分歧很正常。大家可以看到,目前實際數據表明通脹的壓力正在上升。這不單單是在局部地區,而是在各個領域都可以看到這樣的情況。從債券收益率的角度來說,前期到了一個相對高點,當前又慢慢往下回落。

  我覺得,現在大家的確在市場和央行的動作方面都有一定分歧。這個場面,以前還是不多見的。接下來要看一個很關鍵的因素——疫情怎麼發展。如果疫情的發展對整個經濟的重啟仍有拖累的情況下,整體寬鬆貨幣政策退出的時間點可能要進一步往後推。因此,疫情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察點。

  《21世紀》:如果美聯儲宣佈縮表的話,是否將導致新的“縮減恐慌”?

  黃翔:如果開始縮表的話,倒不是一個大問題。因為大家已經談論過很多次,市場上已經有一定的預期。當然,從靜態角度來看,縮表肯定會對債券收益率有一定的影響。但是這不是當前最重要的,當前最重要的點是大家對經濟重啟前景如何判斷。這也是我覺得目前還存在分歧的一點。

  中國政策有較多彈性

  《21世紀》:一旦美聯儲宣佈退出QE,中國應該如何應對?

  黃翔:我覺得中國的政策其實有很多彈性。比如,從2020年疫情剛開始時,中國迅速推出一輪貨幣和財政的寬鬆政策。進入2020年下半年,中國率先控製住疫情經濟快速重啟的前提下,政策開始向穩健常態化回歸。目前從經濟恢復角度而言,各方面數據顯示經濟已經恢復正常化到一定程度。當然,並不是每個領域都是非常均衡,有些領域可能要花很長時間才能達到一個比較正常的水平。但在貨幣、財政政策,包括TSF(社會融資規模)、M2及銀行信貸數據來看,現在也回到了一個比較正常的水平。中國在政策方面有很多的彈性,可以應對全球一些比較突如其來的事件的發生。

  《21世紀》:中國人民銀行在7月上旬已經全面降準,在你看來,全面降準是否利好A股?

  黃翔:從政策信號角度來說,應該是。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在降準以前,基本上政策方向上還是偏緊一點的。不管最後央行給外面的基調是怎麼樣的,動作方面還是比較緊的。但是從降準開始,我覺得釋放出的信號是,接下來進一步偏緊的政策立場會有所微調,後續可能還會有一定的寬鬆動作出台。不過,這要看外圍市場的以及國內的一些事件的走勢。這樣反而會有更多的自由度。

  投資者仍需消化監管變化

  《21世紀》:回顧上半年,創業板指數遠好於上證指數和深證成指。上半年A股行情出現分化的原因是什麼?

  黃翔:對,這是個有趣的現象。因為如果看MSCI、海外中概股、恒指的科技板塊的話,其實上半年的表現跟A股是相反的。我覺得可能需要研究每個子板塊的驅動因素。可能因為這些互聯網平台公司都不在A股上市,所以相對沒有下調的壓力。但是,一些新興行業在創業板上市比較多,對整個板塊產生往上帶動的動力。

  不過,香港正好是相反的情況。這些平台類的公司因為監管環境發生變化,都面臨一定的回調壓力。同時,其他的一些相對舊經濟的板塊,反而在行業基本面改善的情況下,都有轉好的趨勢,所以它們的表現相對是比較好的。恒指里,具體的板塊也面臨分化的趨勢,但跟A股正好反過來。

  《21世紀》:隨著對赴美上市企業的監管加嚴,這是否會利好港股呢?

  黃翔:對,這個趨勢是很明顯的。從去年5月開始,美國政府和證監會(SEC)出台了關於會計審計底稿政策調整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我們當時也寫了個報告,探討海外回來上市的動向,過去一年多時間一些頭部公司基本已經完成港股二次上市。有些中型公司則選擇回到A股上市。基於這些情況,我們感覺是有一些本來還想去美國上市的公司可能要三思而行。有一些在那邊已經上市的中型公司也有動力來香港做二次上市。整體來說,對香港資本市場而言,我覺得還是比較正面的,在行業的代表性以及整個行業的寬度和深度方面都會有一定的加強。

  中長期看好新能源行業

  《21世紀》:我們再來看看下半年A股。在你看來,下半年A股的行情將如何演繹?

  黃翔:A股方面,我們對滬深300維持5600點的目標展望。現在有10%左右的一個幅度。我覺得,基本上整個經濟的複蘇在一個正常的軌道上。從貨幣政策、財政政策方面,可能從邊際上面來說,是慢慢在好轉,對股市也有一定的支持作用。

  《21世紀》:你最近建議投資者應堅持配置新經濟行業和新產業。這背後的投資邏輯是什麼?

  黃翔:我們剛剛發佈了半年的策略報告。我們的目標,這個基準是用MSCI中國指數。這一指數里平台公司的比例較高。在這方面,我們反而是減少了平台公司的投資比重。主要還是因為這些投資者,特別海外投資者,對最近的監管變化存在一些憂慮,他們需要多一點時間消化。三到六個月,可能對它們平台經濟板塊的表現是有一定的壓力。但對一些傳統經濟板塊,目前看來,由於存在供應緊缺的情形,同時局部地區的需求仍然旺盛,我覺得接下來也會支持這些公司盈利進一步提升。所以,要從兩個角度來看看這個問題。從我們用MSCI中國指數這個基準來看的話,我們下半年反而加多了傳統板塊的比重。

  《21世紀》:當前碳中和、碳達峰是非常熱門的話題,這利好哪些板塊的表現?

  黃翔:這真的是個很大的話題。我們今年早些時候也出了個報告,是講能源安全的。其實主要是講中國以後怎麼樣往零排放的方向走。這個不單單會影響到傳統行業的轉型,也會對新能源行業有進一步的促進。像新能源車、新能源設備公司這方面的發展,從中長期來看,都會是比較良性的。

  《21世紀》:從去年至今,新能源板塊已經漲了一輪。那麼,漲勢能否延續?

  黃翔:有一部分也有一些回調。因為有些是在美國上市的,他們可能受一些事件的影響,有一定回調。但是,從整體新能源行業發展角度來說,如果我們看遠一點,五到十年的話,這個投資方向還是比較確定的。

  《21世紀》:我們可以注意到,7月以來,歐美股市波動的加劇。這對A股和港股有哪些影響?

  黃翔:這對A股的影響沒有香港的市場的影響大。因為香港市場也是一個開放的市場,跟全球資金的對接就比較明顯。A股現在雖然有深港通、滬港通,但是總體來說,它還不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市場。所以從我們曆史數據研究,以及大家最近可以看到,A股的表現跟美國科技股指數的表現相對相關性是比較低的,沒有香港指數跟美國指數的相關性那麼高。所以,除非美股指數有一個大的回調,觸發了大家對經濟重新開放,以及對需求方面的進一步憂慮,否則外圍市場對A股的影響應該是比較小的。

  《21世紀》:具體到投資機會上,投資者應該如何操作?

  黃翔:從板塊來講,我們如果還是用MSCI中國指數來看的話,現在我們相對重倉的行業是能源行業,還有公共事業板塊的大部分新能源行業。更重要的是高端製造業板塊,這部分我們現在的比重很大。

  三季度將是通脹關鍵節點

  《21世紀》:6月,中國和美國的CPI、PPI仍在高位運行。對此,你怎麼看?

  黃翔:這個還有待觀察,因為PPI很多都是受到進口的大宗商品的價格的影響。這部分我們要觀察是不是在未來幾個月可以穩定住。另外還要觀察的是PPI向CPI傳導的程度和速度。CPI目前因為一些豬肉價格因素而面臨下行的壓力。所以目前來說,通脹壓力肯定是有的,但是還沒有到一個非常高的水平。

  《21世紀》:根據你的判斷,是否已經出現PPI到CPI的傳導現象?

  黃翔: 從公司角度來說,有一些。但是從數據角度,我們看得還不太明顯。比如,有些製造業的企業通過一些加價的行為把輸入成本的一部分轉嫁到下遊的產業。但是,從一個整體經濟的角度來說,我們看到這個跡象還不是特別明顯。

  《21世紀》:你預計何時可以判斷通脹指標見頂?

  黃翔: 我覺得主要看三季度。因此,我們還有幾個月的時間可以觀察一下。

  《21世紀》:哪些因素會成為通脹見頂的標誌?

  黃翔:主要還是外圍的大宗商品。目前也處在一個波動的階段。如果外圍經濟對整體經濟重開、對疫情的進一步發展都有一些憂慮的話,可能通脹壓力還不會像前面幾個月來得那麼猛烈。

  《21世紀》:市場關於通脹的討論愈演愈烈。你認為通脹是短期還是長期問題?

  黃翔:我不傾向於說通脹一定形成一個長期問題。現在很多討論,都覺得通脹是一個非常長期的問題,但是我覺得裡面最大的變量,就是我們對疫情的控製,還有經濟重開的速度和幅度,這些我們都要進一步觀察。

  中國經濟對全球經濟依賴度正在降低

  《21世紀》:你怎麼看待下半年全球經濟跟中國經濟?

  黃翔:我覺得全球經濟在一個很好的複蘇階段,但是最近的一些疫情變化,讓全球經濟的複蘇和重開蒙上了一定的陰影。

  中國經濟方面,相對來說,透明度是比較高一點的,能見度也是比較高。雖然我們看到下半年低基礎效應正在消退,但是總體來說,如果我們對比2019年的水平的話,其實還是處於一個比較好的複蘇狀態。當然像出口、房地產投資等板塊是今年上半年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可能在下半年要面臨一定的壓力。那麼,我們要看看其他的投資方面能不能維持一個相對好的水平。但總體來說,整體經濟仍處在一個複蘇階段,然後隨著低基數效應消退之後,會有一定放緩的跡象。但是,從貨幣和財政政策角度來說,靈活度是比較高的。

  《21世紀》:在你看來,中國經濟下半年的增長點在哪裡?

  黃翔:我覺得還是依賴於基建,包括在製造業的投資方面能否觸底反彈。出口方面,我個人不是看得特別悲觀。因為如果疫情方面有變化的話,可能對出口還是有一個比較正面的支持。

  (作者:施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