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雨打風吹 溫情依舊

2021年07月30日05:41

原標題:中原:雨打風吹 溫情依舊

7月23日下午,河南省衛輝市街頭,一位居民在積水中推車行進,中途在交通崗亭上停留。當日,衛輝市街道內澇嚴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崢苨/攝

7月26日晚,河南省鄭州市,鄭州地鐵5號線隧道內,武漢市消防救援支隊消防指戰員正在搬運抽水發電設備。7月20日,鄭州突降罕見特大暴雨,地鐵5號線內嚴重積水,14人不幸遇難。7月26日晚,武漢消防救援隊連夜深入地鐵5號線內部開展排澇作業。經過一夜的不間斷作業,5號線河南省人民醫院站隧道內積水水位有明顯下降。艾詩洋/攝

7月22日,河南省鄭州市,來自江西的救援人員在鄭州市京廣南路隧道進行排澇作業。目前,京廣路隧道的積水排放工作已經結束。截至發稿,現場排查發現6名遇難者。新華社記者 李安/攝

7月22日,河南省鄭州市中牟縣阜外華中心血管病醫院,醫護人員在每一位病人身上寫上轉運時間、姓名和手機號。當日,受暴雨影響,阜外華中心血管病醫院內積水嚴重,數千人被困。消防、部隊、紅十字會等救援力量加入,幫助受困人員緊急轉院。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耿學清/攝

7月23日,河南省新鄉市牧野區,一支來自山東的民間救援隊從曲韓社區和附近工業園區救出受困居民和員工後,駕駛橡皮艇駛向積水較淺的區域,身後是被淹沒的工業園區。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崢苨/攝

7月22日,河南省鞏義市米河鎮,鎮政府院內的一處居民安置點,有上百名居民在暴雨後被安置於此。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崢苨/攝

7月27日,河南省新鄉市牧野區,受災村民在新中大道小學安置點內。22日晚接到緊急轉移通知後,衛河周邊的臨清店村、前河頭村、後河頭村等村鎮3000多名村民撤離到新中大道小學安置點,後經安排疏散到周邊其他安置點。目前,新中大道小學安置點內仍有600多名受災村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崢苨/攝

7月23日晚,河南省衛輝市唐崗村,35歲的個體戶肖文明騎著三輪車義務往返於搜救點和位於附近幾所小學的安置點之間,運送無處安置的獲救居民。近3天,肖文明都在各處參與救援,前天因為在水中運輸居民,弄壞了自己的卡車,這天只好換三輪車繼續。他的家人做了粥和麵食分發給現場獲救群眾。23日的救援持續至第二天深夜2點,他說,這一天他來回送人跑了50多趟。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崢苨/攝

7月23日晚,河南省衛輝市唐崗村,獲救後的村民向北京消防官兵道謝。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崢苨/攝

7月16日以來,河南省出現大範圍強降雨天氣,多地連降罕見特大暴雨。7月20日16時至17時,鄭州最大小時降雨量達201.9毫米,突破中國大陸小時降雨量歷史極值。據初步統計,截至7月29日12時,此輪強降雨造成河南全省150個縣(市、區)1616個鄉鎮1391.28萬人受災,因災遇難99人,仍有失蹤人員在進一步核查中。

---------------

7月21日,北京西站的大屏幕上,幾個鮮紅的“停運”字樣夾在南來北往的綠色車次之間。河南省突破歷史極值的暴雨過後,途經該省的多趟列車停運。車站信息台被河南口音密集地包圍,大家詢問著“我的車還開不開”“我去的站還停不停”。即使列車按時出發,是抵達已被洪水包圍的目的地還是中途折返,依然是未知數。

北京到鄭州的高鐵一路南下,車窗隔絕了忽大忽小的風雨,車廂內溫度宜人,但疑問和不安仍在蔓延,乘客們互相告知河南高速公路通車情況,刷的短視頻主色調也大多是洪水的土黃。每個列車員都被問到相同的問題:我還能到家嗎?

到達鄭州東站後,人們才知道抵達也不意味著回家:作為線路多、規模大、覆蓋廣的重要鐵路樞紐,鄭州的連日暴雨阻斷的是去往全國各個方向的旅程,當日鄭州東站及鄭州站所有始發列車停運,滯留旅客在已經部分斷電的車站大廳里自尋角落晾曬衣物,鋪開被縟。城里能找到的酒店房間,絕大多數已無法供應水電和網絡,有酒店臨時漲價數倍,事後被處罰。暴雨後鄭州市通信基站大面積退服,車站內尚有微弱的手機信號和分時段的供電。以新舊不一的插線板為圓心,旅客們席地圍坐在充電線的盡頭,等待繼續出發。

鞏義市米河鎮距鄭州市西四環約30公里,汜水河穿鎮而過。7月20日,米河鎮鎮區被洪水淹沒,一度造成電力、通信中斷,大量橋樑道路損毀,房屋、車輛被淹,成為孤島。7月22日,這裏仍是信號盲區,救援力量進入、道路搶通後,此前失聯的9個村莊逐漸有人來往,人們光腳踩著淤泥和積水,步行前去求證家人的安危,為被困在家中的老人送去食物。

隨著新鄉市2小時降雨量超過鄭州,微信群裡不斷彈出人們試圖前往新鄉卻被積水阻攔的消息。這時,一支從山東鄆城趕來的民間水上救援隊正在前往新鄉牧野區的救援現場。

牧野區位於新鄉市北部,衛河和共產主義渠流經這裏,境內包括小朱莊村等地勢較低的泄洪區,是此次受災較為嚴重的區域之一。山東這支18人的隊伍拉著兩艘衝鋒舟和一艘摩托艇,是被河南汛情牽動的全國無數救援力量中的一支。車隊駛過時,幾個正在撤離的新鄉人站在齊膝的水裡,對他們豎起大拇指。

此前,他們已在鄭州救出了300多名受困群眾,但在新鄉的第一個任務就超出了預期:曲韓社區距衛河最近處直線距離僅百餘米,當時門前道路積水最深處已近1.5米,並仍在上漲,路旁的小汽車幾乎被水沒頂。除了求助的十幾名受困群眾,社區里還有3000多名此前不願撤離的居民。

此時衛河、共產主義渠、孟薑女河水位超警戒線,部分鄉鎮出現倒灌,已到了不得不撤的關頭。防汛工作人員反複打電話動員,救援人員原地等候了40分鐘,才逐漸有人從小區里走向橡皮艇。有救援隊員說,這種等人的情況他還是頭一次遇到。

在之後的救援現場,許多曾拒絕撤離的居民都有著相似的理由:誰都想不到雨會下得這麼大、這麼久,水會漲得這麼高、這麼急。

上漲的積水留給人們的時間很短。來到更北的衛輝市唐崗村,一位居民說,21日下午出門上夜班時還只有膝蓋深的水,第二天下午就漲到了脖子。她父親弄來兩個游泳圈和一塊木板,把一家人一個個推了出來。23日晚上,積水最深處已超過3米,一些居民樓的一層被整體淹沒,曾經拒絕撤離的最後一批居民,也不得不離開斷水斷電的家。

救援持續到淩晨,被泡在水中的社區一片漆黑死寂,消防員的頭燈電耗盡了,向居民借來小檯燈繼續打光。藉著頭頂救災無人機的燈光,他們從窗戶里抬出插著胃管的老人,也救出孩子抱著的小白貓、沙皮狗。

撤出村子、來到新鄉市第二中學安置點的前幾晚,70歲的張清枝睡不著覺。她記得在前河頭村的家裡,幾斤白面和大米還好生收在櫃里,自家地裡種了碗口粗的核桃樹,還有只膝頭大小的小狗。7月22日晚上,這一切都被留在那場大雨里,她連常吃的藥都來不及拿,就和村里人一起轉移到這所臨時改為安置點的學校。後來,村里的水漲到兩米多高,“它(小狗)能活得了?”

7月22日晚,河南省新鄉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發佈緊急通知,共產主義渠洪水漫溢進入衛河,洪水順衛河下泄,要求衛河新中大道以下至出市境所有村莊緊急轉移群眾,組織人員上堤堵口搶險。張清枝的丈夫、兒子和村里的幹部、年輕人一起留在壩上。7月28日到29日,受颱風“煙花”影響,河南省再次迎來降雨,大部分地區出現陣雨、雷陣雨,局地暴雨、大暴雨。

26日,在洪水中奮戰一週後,來自山東鄆城的救援隊隊員們回到了老家,休息了一個下午,第二天就正常上班。救災之外的時間里,他們是農村的木匠、小個體戶、安裝工人。39歲的救援隊隊員董紅常說,隊里基本都是打工的,“耽誤了一個星期,老闆多少會有點不開心”。但他成功讓8歲的女兒引以為傲。

董紅常還帶回了鄭州市鄭東新區開出的感謝信,信上寫著:“因為有你們,我們曆經磨難才更加堅強。”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崢苨 寫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30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