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寵娃”:實施兒童優先戰略 禁止幼兒園上市逐利

2021年07月30日16:11

  原標題:深圳“寵娃”:實施兒童優先戰略,禁止幼兒園上市逐利

  作為國內最“年輕”的城市之一,深圳市的人口結構中,兒童占比極高。對外而言,這是讓“鄰居”們眼紅的人口紅利,對內來說,兒童是城市公共服務的重要對象。

  為了服務好屬於未來的兒童,深圳市最近大招頻出。

  近日,中共深圳市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印發《關於先行示範打造兒童友好型城市的意見(2021-2025年)》(簡稱《意見》),這是全國首個關於建設兒童友好型城市的地方指導性意見。

  《意見》指出,要實施兒童優先戰略,堅持“從一米高度看城市”,在法規製定、政策規劃、資源配置等方面引入兒童視角。

  7月30日,《深圳經濟特區學前教育條例(草案)》(簡稱《條例》)停止公開徵求意見。該《條例》規定,幼兒園不得直接或者間接作為企業資產上市。學前教育法尚處在立法過程中,深圳市就率先啟動學前教育的地方立法,對於構建優質均衡的公共服務體系的重視可見一斑。這亦是特區立法權的體現。

  率先建設兒童友好型城市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提出,構建優質均衡的公共服務體系,實現幼有善育,到2025年,深圳公共服務水平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據報導,《意見》明確了“十四五”時期深圳市建設兒童友好型城市的總體要求、重點任務和保障措施,提出完善兒童友好製度體系、兒童友好空間體系、兒童友好服務體系和兒童友好參與體系等四大體系,確定了12個方面的重點任務,計劃到2025年建成在全國先行示範的兒童友好型城市,併力爭實現兒童友好社區全覆蓋。

  特別是,從群眾迫切需求出發,著重務實解決群眾反映較強烈的民生問題,符合當前生育政策調整後政府公共服務的改革方向,有利於全面三孩政策落實。

  在民生領域,《意見》提出了構建兒童安全保護綜合體系,加強兒童活動場地建設,新增基礎教育學位90.8萬座,加快0-3歲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加強兒童心理健康教育指導和診斷治療等舉措。

  早在2015年底,深圳市就在全國率先開展建設兒童友好型城市的探索實踐,陸續建成了一批兒童友好型天橋、兒童友好型醫院、兒童友好型圖書館、母嬰室等設施。

  據報導,截至2021年6月,深圳市已授牌市、區級各類兒童友好基地360個,建成公共場所母嬰室1124間,建立婦女兒童之家713個,各級各類兒童議事會381個,建成各類公園超千座並逐步增加完善兒童活動空間和自然教育等設施場所,兒童友好出行納入部分慢行道改造實施中。

  強調友好環境建設

  學前教育是構建優質均衡的公共服務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特區立法打造與城市地位相匹配的學前教育體系,對深圳建設民生幸福標杆城市具有重要意義。

  《深圳經濟特區學前教育條例(草案)》(簡稱《條例》)也強調友好環境建設,構建適合兒童身心健康成長的城市環境。

  比如,《條例》規定,“新建和改擴建的公共空間和社區應當配備安全、優質、就近可達的學前兒童活動場地和場館,提升學前兒童日常生活環境品質”,還規定“社區應當充分利用黨群服務中心、青少年活動中心和婦女兒童活動中心等黨建群建載體,拓展學前兒童活動空間,為幼兒園實施保育教育提供支持和便利”,另外還規定“公共博物館、圖書館、美術館、科技館、公園等公共服務設施應當為幼兒園和學前兒童提供公益性服務”。

  托育是三孩政策的重要配套。充分利用幼兒園優質的人才、場地等資源延伸開設托班提供2-3歲托育服務,可以解決部分幼兒托育問題,並滿足家庭對孩子升學的便捷性和連續性的需求。

  因此,《條例》規定“鼓勵支持有條件的幼兒園開設托班,招收兩週歲至三週歲的幼兒”。

  禁止幼兒園上市

  《條例》充分遵循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和《學前教育法草案(徵求意見稿)》精神,遏製民辦幼兒園過度逐利。

  《條例》規定,幼兒園不得直接或者間接作為企業資產上市。社會資本不得通過兼收併購、受託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利益實體、協議控製等方式控製公辦幼兒園、非營利性民辦幼兒園。

  2018年11月印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首次作出上述規定。意見印發至今,國內沒有民辦幼兒園上市或被上市公司收購。

  據不完全統計,境內外的中國上市公司中涉及幼兒園資產的公司超過20家。

  一家上市公司高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該公司本打算通過增發籌措資金,收購更多民辦幼兒園,進一步做大企業規模,“但2018年意見的出台讓計劃擱淺”。

  但按照《條例》規定,營利性幼兒園仍然可以融資做大。

  深圳超前立法

  值得注意的是,《條例》對公辦園的“經營”約束格外嚴格,甚至超過了《學前教育法草案(徵求意見稿)》和《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

  《條例》規定,公辦幼兒園不得轉製為民辦幼兒園,不得舉辦或者參與舉辦民辦幼兒園和其他教育機構。任何組織、個人不得擅自改變公共服務配套幼兒園性質和用途,不得利用財政性經費舉辦或者參與舉辦營利性民辦幼兒園。

  嚴格之處體現在“不得舉辦或者參與舉辦民辦幼兒園”。對此,《學前教育法草案(徵求意見稿)》的規定是“公辦幼兒園不得舉辦或者參與舉辦營利性民辦幼兒園”;《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的規定是“實施義務教育的公辦學校不得舉辦或者參與舉辦民辦學校”,“其他公辦學校不得舉辦或者參與舉辦營利性民辦學校”。

  也就是說,按照《學前教育法草案(徵求意見稿)》和《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都允許公辦幼兒園舉辦或參與舉辦非營利性民辦幼兒園,但深圳市《條例》堵住了這個“口子”。

  徹底切斷利益輸送

  公辦學校舉辦或參與舉辦的民辦學校,被稱為“公參民”學校,也俗稱“假民辦”學校。其在幼兒園較少,但在中小學較多。

  “公參民”興起於20世紀90年代,產生之初旨在促進辦學體製改革,緩解優質教育資源緊缺和教育財政性經費吃緊問題。

  在5月17日教育部新聞發佈會上,教育部發展規劃司司長劉昌亞稱,公辦學校以品牌輸出方式參與舉辦民辦學校,產生了較多的問題。“一方面,稀釋了公辦學校本身的品牌資源,加劇教育焦慮,由此衍生出社會問題。另一方面,公辦學校參與舉辦的民辦學校,利用公辦學校的優質品牌,採用民辦學校的收費機製,對公辦學校和民辦學校都造成了不公平競爭,擾亂了教育秩序。”

  因此,在中小學和高等教育階段,“公參民”學校的清理整治都在大力進行之中。

  比如,高等教育中的獨立學院是一種典型的“公參民”學校,按照教育部相關規定,到2020年末,各獨立學院全部製定轉設工作方案,轉設方向包括停止辦學、轉為純粹的民辦高校,或者轉設為地方主管的公辦高校。

  劉昌亞在發佈會上介紹,教育部將出台細化文件,全面規範“公參民”辦學。

  可以說,深圳市《條例》順應了“公參民”學校清理規範的趨勢,超前做了製度部署。

  之所以規定公辦幼兒園不得舉辦或者參與舉辦民辦幼兒園,很重要的原因在於杜絕非法牟利。

  按照民促法實施條例規定,非營利幼兒園的舉辦者雖然不能取得辦學收益,但允許與非營利幼兒園之間進行關聯交易。

  一名業內人士介紹,常見的關聯交易包括房屋租賃、教研教材購買、資金借貸、勞務購買等。雖然民促法實施條例出台後,關聯交易將受到嚴格的監管,比如實行信息披露製度,有關部門按年度對關聯交易進行審查等,但在實際執行中,仍給公辦園與其舉辦的民辦園之間留下利益輸送的可能性和想像空間。

  因此,深圳“公辦園不得舉辦或者參與舉辦民辦幼兒園”的嚴格規定,等於徹底切斷了利益輸送的可能。

  據介紹,深圳現有幼兒園1881所(公辦幼兒園856所),在園兒童56萬人(公辦幼兒園在園兒童占比51.6%,公辦幼兒園和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在園兒童占比86.2%),學前教育廣覆蓋、保基本的普惠發展格局已基本形成。

  (作者:王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