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理想的氣候”讓選手很受傷

2021年07月30日12:03

  [美國福克斯新聞網7月28日文章]題:東京靠撒謊拿到2020主辦權,現在承受代價的是運動員(作者托馬斯·桑德斯)

  “天熱了,你需要建個泳池!”哪怕是到了今天,每當我聽到有人抱怨美國南方的酷暑天氣時,這段廣告詞就在我耳邊響起。很多人都知道,一些地方的夏天酷暑難耐,濕度很高,感覺就像明膠一樣。經受酷暑的考驗成為一種驕傲和成年禮。在美國任何一個角落,只要話題轉向天氣,能熬過南方高溫都會讓任何一個從未感受過酷暑的人投來欽佩的目光。

  那麼我就不明白了:日本奧運會組織者是如何說服國際奧委會相信,緯度與南卡羅來納州大致相同的東京能為運動員提供“一個理想的氣候”來完成戶外項目?

  每項戶外運動的運動員都在公開抱怨難以忍受的高溫,而作為南方人,我們應該最有共鳴。你願意7月底在查爾斯頓附近跑一次鐵人三項嗎?如果體操變成一項戶外運動,拜爾斯甚至都不願走出她的豪華轎車。

  酷熱甚至導致比賽修改了有關水、冰袋和垃圾的規則。參賽者們不得不一遍遍把自己全身澆濕,只是防止自己暈倒。

  鑒於所有運動員都在共同面對這個問題,這並不存在不公平的情況,但不管怎樣,情況都算得上一團糟,而且導致這一切都是因為目光短淺的貪婪。

  顯然,日本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在撒謊。2014年,在該市申辦成功後不久,《日本時報》的一篇文章就質疑夏季舉辦奧運會怎麼行得通。

  《日本時報》的文章作者羅伯特·懷廷寫道:“我在仲夏時分去過馬尼拉、曼穀、雅加達、金邊和新加坡,根據我的經驗,東京是這些中最糟糕的。唯一可以想到情況更糟的地方是在加州死穀或非洲之角舉辦奧運會。”

  為了討好國際奧委會,日本提交了最慷慨的出價,還包括天知道的某些回扣。結果就是,世界級的運動員在勉強跨越終點時已經筋疲力盡。

  塞爾維亞網球明星德約科維奇說:“在極端炎熱和潮濕的環境中比賽是非常有挑戰性的。我們在來東京時就知道會遇到非常困難的情況,但在你來這裏體驗之前,你真的不知道有如此困難。”

  連續的高溫天是否值得口誅筆伐?不至於,但值得人們說道說道。事實上,天氣可能是我們最喜歡的話題。值得口誅筆伐的是持續粗暴對待我們的傳統和價值觀。如果不回歸正道,不回歸健全的管理和真正的領導,我們永遠無法發揮自己的潛力。考慮到東京的情況,我們的運動員在這個奧運週期將很難發揮他們的潛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