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地地產商票出現兌付危機 ,房企信用敲響警鍾!

2021年07月30日07:14

原標題:實地地產商票出現兌付危機 ,房企信用敲響警鍾!

本報記者黃琳趙毅廣州報導

近年來,隨著融資環境愈發嚴苛,房企開始頻頻使用融資成本更低更靈活的商票以快速便捷獲取資金。但與此同時,房企商票爆雷事件也層出不窮,到期拒付或延付等情況讓房企身陷資金和信用困局雙重風波。

近日,多位持票人曝出實地地產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實地地產”)未按時兌付商票甚至拒付商票,並在公開平台上曬出相關電子商業承兌彙票。《中國經營報》記者進一步瞭解到,多位實地地產商票持票人已於近日前往實地地產所在辦公地點,要求兌付商票。

記者從實地地產多個工作人員處獲悉,近日確有部分持票人在公司樓下聚集。據實地地產員工所述,“當下工資還是照常發放。”

針對網傳“實地集團的供貨商和持票人前往廣州富力盈凱大廈聚集”的消息,記者聯繫到實地地產,相關負責人回應稱,“已經跟持票人達成共識。目前公司一切運營不會受影響。公司穩健經營,並不存在資金危機,同時,實地地產將持續積極兌付商票。”另一方面,有持票人卻向記者表示,實地地產方面並未主動交涉,也未達成共識。

深陷商票逾期危機

近日,網絡上流傳出多則實地地產供貨商和持票人維權追討兌付商票的信息。其中一則視頻畫面顯示,將近十名持票人聚集在實地地產註冊地辦公樓廣州富力盈凱大廈一樓,追討兌付實地地產商票。

同時,記者還留意到多位實地地產供貨商和持票人在公開平台控訴實地地產商票到期遲遲不予兌付。記者聯繫上實地地產持票人趙女士,其向記者表示,自己於2020年開始多次購買實地地產發出的商票,“商票靈活性較大,都是基於互相信任合作的,此前一直以每張5萬元的金額購置商票,實地地產也能及時承兌。但這次情況卻極不尋常”。

趙女士向記者出示了其購置實地地產的電子商業承兌彙票,其上顯示,出票人為實地地產控股子公司遵義實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保證人為實地地產,彙票到期日為2021年6月18日,承兌信息一欄顯示,出票人承諾本彙票到期將無條件付款。

“直到現在實地地產方面也沒有承兌2021年6月18日到期的商票,我多次致電遵義實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但該公司卻始終沒有給我一個交代。”當記者問及趙女士是否有考慮直接與實地地產方面進行交涉,其表示自己知曉有持票人前往實地地產辦公地一事,“儘管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但實地地產仍舊沒有主動與我們交涉接下來如何承兌商票的問題”。

另有持票人卓先生表示,公司因業務往來收到兩張實地集團全資子公司荊門實強房地產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荊門實強地產”)簽發和承兌的商業承兌彙票,合計金額為25萬元整,且已於2021年7月6日到期。但當持票人因商票到期要求承兌人荊門實強地產進行兌付時,卻遭到拒絕。

記者就上述事件致電實地地產相關負責人,其表示確有聚集事件發生,事發時間正值週末,而公司方面也派出相關人員與持票人進行溝通。

資金情況遭質疑

實際上,這並非實地地產第一次被曝出商票逾期支付。今年5月以來,市場已有傳聞實地地產逾期承兌商票,彼時,實地地產子公司惠州市現代城房地產發展有限公司、天津金河灣置業有限公司等接連曝出逾期未兌付商票約為5700萬元。

隨後實地地產於5月8日發佈聲明稱已實現100%承兌。但商票逾期支付的聲音卻始終未斷,對此,5月31日,實地集團再度發佈聲明,將部分商票逾期支付歸因於小額商票的持票人較多,銀行系統完成商票兌付的相關流程需要時間。

隨著“三道紅線”監管政策的發佈及深入實施,房企的資金運作已不複往日。公開資料顯示,實地地產2017~2019年淨利率分別為8.4%、13.3%及9.1%,資產負債率分別為3809%、533%、225%。

此外,實地地產現金流量淨額情況也呈現逐年下降的情況。2017~2019年,實地地產經營活動現金流量淨額大幅下降,分別為25.18億元、6.63億元、2.23億元;融資活動現金流量淨額分別為52.63億元、16.91億元、-4.36億元。基於此,擬於2020年赴港IPO的實地地產停下了腳步。

有持票人向記者提出對實地地產資金現狀的擔憂,質疑其是否無力承兌商票。記者就持票人疑問向實地地產方面求證,實地地產方面稱,“目前集團穩健經營,並不存在資金危機,後續亦將持續積極兌付商票。”

廣東保典律師事務所主任竇雍崗律師表示,拒付到期商業承兌彙票即是違約,需要承擔合同和法律責任,“對於持票人的合理訴求,承兌人有義務做出回應,直至問題解決。由於本案彙票持有人較多,集中承兌除了必然給承兌人帶來財務壓力之外,處理不當,還會產生其他一系列社會影響,應當避免”。

富力地產迅速澄清

此次實地地產供應商和持票人在廣州富力盈凱大廈聚集事件發酵後,業內不少關注度聚焦到了富力地產,而富力地產也是迅速發佈聲明,以撇清與實地地產的關係。根據富力地產7月27日發佈的聲明,其稱目前公司並無與實地地產有任何直接或間接對其構成財務負債的財務貸款或債務擔保安排,且與實地地產並無股權關係。記者隨後在富力地產公關處也證實了該則聲明。

從二者的股權構成上看,實地地產與富力地產確無直接聯繫,但值得注意的是,實地地產董事長張量正是富力地產聯席董事長張力之子。同時,實地地產與富力地產之間有著諸多合作往來,實地地產作為富力地產的合作夥伴,承接了富力地產多個住宅、寫字樓等項目。

除了合作夥伴的“獨善其身”,實地地產近年來人事變動也頗為密集。據瞭解,今年春節後,業內傳出13名實地地產高管集體辭職,進而引發對實地地產發展穩定性的猜疑。

對此,實地地產回應記者表示,13名實地地產前員工的職級並不全是公司高管,其中部分是公司中層,只有一位屬於董事會成員。此外,所涉人員離職時點橫跨去年全年,並非集中離開,且大部分人員是被公司勸退,僅有兩人系因個人原因辭職。

風波不斷的實地地產屢屢曝出商票逾期支付的背後,正是房企當前生存現狀的真實寫照。操作靈活且融資成本較低的商票令房企和持票人似是看到了新的投資發力點,但實際上,今年以來,不少房企商票爆雷事件層出不窮。相關監管部門也已在行動。

此前有媒體報導稱,央行已將“三道紅線”試點房企商票數據納入其監控範圍,要求相關房企將商票數據每月上報。消息還透露,房企商票數據目前暫未納入“三道紅線”計算指標,未來或可能被納入。記者就此事嚐試聯繫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相關負責人進行求證,截至發稿暫未獲回覆。

(編輯:趙毅 校對:彭玉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