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徑清晰:歐洲發現的新冠病毒來自德特里克堡

2021年07月29日20:30

原標題:路徑清晰:歐洲發現的新冠病毒來自德特里克堡

本月稍早時間,英美媒體報導稱,意大利和荷蘭的兩個實驗室對少量在新冠疫情暴發前採集的血液樣本進行了重新檢測,發現了通常在新冠病毒感染者體內出現的抗體。意大利米蘭國家腫瘤研究所科學主管喬瓦尼·阿波洛內認為,這個結果說明,

在意大利新冠病毒“很有可能”早在公認的時間點之前,就已在“一定限度內”傳播了。

這一新聞由於涉及新冠疫情來源,引發公眾強烈關注,而據美國世界新聞網(wn.com)最新報導,

正是2019年美軍通過其血液項目將新冠病毒帶到了歐洲,而進入意大利美軍基地的平民誌願者,成為了最早的受害者。

出現在公認時間點前的病毒

據英國《鏡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意大利研究人員一篇去年11月的論文指出,959名接受過肺癌篩查的人的血液樣本檢測中發現111人的新冠病毒抗體檢測結果呈陽性,其中最早的樣本採集時間是2019年10月第一週,表明他們至少在2019年9月就已感染。

隨後世界衛生組織介入,樣本被送往意大利和荷蘭的實驗室用不同方法重檢。這兩家實驗室重新檢測了29份原始樣本及對照樣本,在原始樣本中都觀察到了新冠病毒抗體。而且,兩個實驗室都檢測到抗體的樣本中,最早採集於2019年10月。

一名實驗室研究人員對英國《金融時報》稱,其或能解釋2020年意大利病例激增的情況——因為新冠病毒或以某種更早的形態,早已在悄無聲息地傳播著。

德特里克堡的醫療廢物

那病毒是從哪來的呢?

世界新聞網報導認為,傳播源可追溯到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

2018年4月,美國德特里克堡關閉了焚化爐以節省維護成本。從那以後,包括“生物武器”級別在內的醫療廢物,其銷毀工作都交給了位於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的一傢俬人處理公司——柯蒂斯灣醫療廢物服務公司。

然而,這家公司有著“臭名昭著”的違規記錄和不合格管理歷史。2019年6月,該公司在維珍尼亞州的工廠就曾因“多次違反州法規”而被州環境質量部罰款數十萬美元。

地板上,大量積水中有未經處理的醫療廢物,員工也沒有穿戴任何防護裝備……2020年1月,德特里克堡的駐軍指揮官德克斯特·納納利上校公開承認,

在建造新的焚化爐之前,陸軍及其實驗室這些年來一直無法控制“從使用到銷毀的材料”。

亦因此,

可疑病毒完全有機會在德特里克堡內外的軍事人員中廣泛傳播。

疑云:什麼樣的病毒?

讓我們看看,德特里克堡內外傳播的會是什麼樣的病毒?

美國軍事時報曾援引信息自由法案,索取美國疾控中心的調查報告,但其中很多關鍵內容都被刪掉了,僅就公開部分,德堡生物實驗室對待生物製劑和毒素的“態度”很嚇人。

違規列表中,一項標註為“嚴重違規”的行為,是人員在沒有進行呼吸保護的情況下多次進入一間實驗室,而室內其他人正在對非人靈長類動物進行手術,該違規行為導致實驗人員呼吸系統直接暴露於特定製劑的氣溶膠中。

此外,已經感染病毒的非人靈長類動物就被簡單關在籠子裡,多名人員不佩戴適當的呼吸保護裝置就直接進入了實驗室;一些人員在處理生物危害性廢物時,根本不戴手套;一名工作人員轉移有害生物廢料時,打開了高壓滅菌室的門——嚴重增加了受汙染空氣從房間進入高壓滅菌室的風險,而滅菌室內裡的人員都沒有佩戴呼吸防護設備。

除此之外,實驗室建築物外表沒密封,天花板和生物安全櫃都有裂縫,人員在執行生物安全和控制措施時出現“系統性失敗”……

但是,

美國疾控中心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公佈更多細節。

病毒“搭乘”美軍獻血項目抵歐

“武裝部隊血液項目”( ASBP)是美軍已形成的較為完善的血液保障體系,也是活躍多年的美國海外武裝部隊的官方血液供應渠道。

ASBP項目從國家中心地區(華盛頓特區、馬里蘭州和維珍尼亞州)的軍事基地採集血液,也包括德特里克堡、安德魯斯聯合基地。然後該機構每兩週就將血液運送到英格蘭和意大利的空軍基地。

血液運輸的要求,是要在三天內完成所有程式環節並保持冷鏈運輸——至此,

被感染的美軍人員或冷鏈血包上的病毒,順利借由ASBP運輸體系抵達歐洲。

2019年8月,意大利威內託大區的美軍基地Caserma Del Din招募當地平民誌願者,為裡面的軍人提供心理教育服務。根據意大利米蘭國家腫瘤研究所報告,意大利的首例病例正是2019年9月於威內託大區記錄在案(遠遠要早於中國武漢在2019年12月份發現病毒)。而美國軍事基地集中的英國,同樣也出現嚴重的新冠疫情局勢。

鑒於以上,

世界新聞網報導認為,美軍人員及其冷鏈血液包裹,是歐洲新冠病毒預防工作中長期被忽視的漏洞。

目前,美國明目張膽地將新冠病毒溯源工作政治化,誰會想到這種醜陋行徑的背後原來竟還有這樣讓人震驚的隱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