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機場的問題,其實不在外包

2021年07月29日20:58

原標題:南京機場的問題,其實不在外包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唐孟瀟

機場管理人員

過去一個星期,疫情風暴使得南京成為了全國關注的焦點,而南京祿口機場則成了這場風暴的中心。自從7月20日南京祿口機場9名工作人員新冠檢測陽性並確診以來,截至7月27日24時,南京已經有本土確診病例153例、無症狀患者2例。除南京外,五省九市都有與南京相關疫情發生,且確診病例還在不斷增加之中。

這次南京新冠疫情的規模比6月廣深新冠疫情顯然要嚴重得多,而其源頭與南京祿口機場的入境國際航班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作為華東地區某個年旅客吞吐量千萬級的機場的管理人員,我在20日看到南京祿口機場9名保潔確診時,第一反應就是祿口機場的防疫工作與管理存在著不小的問題。而7月23日管理南京祿口機場的東部機場集團董事長被免職,更是印證了這一點。雖然最高負責人被處理屬於意料之中,但直接就地免職以及僅3天就做出如此重大的決定,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而且,南京祿口機場是年旅客吞吐量全國排名第12的樞紐機場,每天從南京祿口機場進出的旅客有近十萬人次,而爆發疫情的又是保潔人員,屬於會與旅客發生直接接觸的一線崗位,其造成的影響以及疫情擴散的風險更是無法估量——這從南京防疫初期的“百萬黃碼”就可見一斑。

而隨著事件的發展,對南京祿口機場的各種指責也不斷出現。其中有些描述在我看來是有可能發生的,如“保潔沒有區分國內和國際”,但有些發生的概率極低,如“南京祿口機場將國際航班與國內航班由原來的分開運營變為統一混合運營,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發新冠疫情傳播”。

為什麼說“統一混合運營”(指客流)發生的概率極低呢?自去年3月發現境外輸入性病例大增且民航局執行“五個一”政策後,接受國際航班的機場對於國際航班入境旅客都是執行閉環管理,在候機樓內劃分一個獨立區域供國際航班使用,與國內航班旅客區域是涇渭分明。這裏說的獨立區域是物理意義上的對區域進行阻斷、對通道進行封閉。

且以通常國際機場建設慣例而言,國際航班區域與國內航班在設計上就有分隔,不論是出發區域還是到達區域都有著分隔。哪怕非疫情時期,國際國內在出發和到達區域也是有著嚴格分隔,以避免偷渡走私等情況的發生,國內國際旅客會發生混流的區域也僅可能在公共區域,如辦票櫃檯或者到達區域出關之後。

據我所知,曾經有以樓層區分國際國內區域的機場,研究過在疫情防控的環境下對登機橋進行國內國際航班分時使用的可行性(在非疫情時期是通過開啟不同的通道門以供國際及國內航班使用),也即在國際航班進港旅客使用後並進行徹底的消毒,供國內航班使用。但最終由於疫情防控等因素考慮並沒有採用,且在水平範圍上也進行完全隔離(運作國際航班的區域其上下層不運作國內航班)。

以南京機場T2航站樓旅客設施圖為例,正常時期在通過安檢進入出發區域後,原本就存在著國內國際區域的分隔,不會在控制區內發生混流,到達區域同理。南京機場國際入境航班停靠在T2航站樓。

而在疫情時期民航局嚴格的國際到達航班閉環管理之下,到達區域本就有著大量的防疫人員與設施,發生國際國內客流混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何況作為民航局指定的入境機場之一,國際入境航班及閉環管理必然是民航華東管理局及當地聯防聯控工作小組督查工作的重中之重。如果真要發生國際國內客流混合,那早就被紅牌警告、勒令整改了,更談不上閉環管理。

但工作人員尤其是保潔人員交叉使用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從目前越來越多的對南京祿口機場管理疏漏的指責來看,這一可能性不低,這也是目前輿論對南京祿口機場的主要指責:將機場保潔工作外包且不管不問,造成防疫破口導致機場保潔人員大範圍感染新冠病毒。

作為機場管理人員,我從事著防疫工作的同時也承擔著對委託單位(也即外包單位)進行監管的責任。雖然我負責監管的委外單位並非保潔公司,但與保潔部門有著密切的業務往來,有一定的瞭解,且委外單位的管理有相當的共通之處。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民航機場使用外包/委外單位是極為普遍的情況,在保潔、裝卸、保安(非安檢護衛)等體力勞動為主的領域,更是大量使用外包單位,能以較低的成本獲得優質的服務,並且無需承擔人力成本(已包含在委外項目費用之內)。同時一些專業性較強的業務也會交由委託/外包單位進行日常維護與巡檢,如電梯、消防設備、電氣設備、暖通設備等。將專業性較強且需要較多人手的工作,外包給專業性更強的委外單位進行日常維護,而機場方面則輕裝上陣轉變為管理者的角色,是目前較為主流的做法。

但外包出去不代表著業主方(也就是甲方)可以當甩手掌櫃高枕無憂,而是依然要負起監管責任。比如最為基本的對委外單位定期進行考核,對委外單位進行評定,確認是否滿足了合同中所規定的條款。

除了機場監管部門對委外單位進行監管之外,委外單位自身也有著管理人員對委外員工進行管理,而不是委外單位把員工往甲方那一放就不聞不問了。委外項目的項目負責人及相應的管理人員是直接對委外單位的員工進行管理,而機場的監管部門則是對委外項目的管理人員監督合同履約情況。機場管理部門對委外單位員工沒有直接管轄的權力,因為本質上是兩個公司,只是有著合同關係而非上下級關係,但可以通過對委外單位的影響間接對委外員工進行管理和約束。

舉例而言,若有委外單位員工在機場控制區內發生了通行證違規,機場管理部門不能直接對違規的委外單位員工進行處罰,而是對委外單位根據合同條款進行違約處罰(如合同條款中規定要遵守機場的空防規定),或者約談委外單位管理人員要求對違規員工進行處罰。在防疫工作中也是如此,我參加的防疫檢查中有發現委外單位員工沒有按照要求規範佩戴口罩,則對委外單位開具處罰單,由委外單位對違規員工進行處罰,並要求委外單位進行相應的整改。

具體到南京祿口機場事件,在我看來“南京祿口機場國內國際區域保潔相互交叉”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這就意味著南京機場的保潔委外單位監管部門的失職。根據民航局的防疫規定,直接服務國際入境旅客的相關人員要按照“四指定”(指定工作人員、服務區域、休息區域、行李車與擺渡車)的要求進行管理,對有條件的機場和前期已提出要求的涉高風險航線保障的機場還要做到“兩集中”(相關工作區域集中、相關作業人員居住集中),直接參與國際入境旅客服務相關工作人員離崗後,也需要至少進行7天的健康監測,確認無異常後方能從事其他工作。

局方的這些要求是為了限製高危崗位的人員流動,一旦發生人員新冠確診事件,也能將疫情影響的範圍控制在最小的範圍內。我所在的單位雖非局方所指定的高危場所也無高風險崗位,但依然在日常工作中要求委外單位執行“三固定”(固定人員、固定崗位、固定排班)以減少人員流動,降低疫情風險。

7月21日,工作人員在南京祿口機場T2航站樓內進行消殺。新華社發

但局方這些嚴格的防疫措施對委外單位而言,無疑要增加額外的人力以及成本,對要求的執行“偷工減料”甚至“陽奉陰違”也是可能發生的。這時候如果機場監管部門正常發揮作用的話,是可以發現其存在的問題,並要求委託單位進行整改(如發現國際區域崗位的員工被調到國內區域進行工作,但又沒通報監管部門並進行相應的健康監測,或者員工日常防護措施不到位等)。但如果監管部門工作作風散漫,對委外單位的監管流於形式,或者發現了問題卻視而不見,又或者要求整改了卻停留在口頭上沒有落到實處,那無疑就會產生安全隱患造成防疫破口。

使用外包並不是造成南京祿口機場大範圍感染的原因,去年上半年承擔了全國近半國際入境旅客的浦東機場使用委外單位、廣州和深圳機場也使用委外單位,縱使發生了員工感染新冠病毒事件(浦東機場貨站員工、深圳機場餐飲店舖員工),也得益於嚴格的常態化防疫措施而使得疫情沒有大範圍擴散,得到了及時的控制。

可以說問題並不在使用外包單位這事上(本次南京祿口機場感染事件外包單位的責任有待有關部門認定),問題的核心在於是否對外包單位進行有效的管理。而從結果導向來看,南京祿口機場的監管部門並沒有很好地發揮監管作用。

目前對於南京祿口機場疫情大爆發的原因還有待權威部門公佈,但以我日常工作的經驗結合公佈的流調信息,不由勾勒出了這樣一幅畫面(僅代表個人意見):

某國際入境航班上有一名確診乘客,在飛機飛行的過程中與座椅、行李架或者衛生間等設施接觸並在表面留下了有活性的病毒。而航班落地之後消毒不徹底抑或保潔人員“六件套”穿戴不規範,導致接觸到了病毒。接觸到病毒的保潔人員與其他班組人員完成了清潔後,回到了位於工作人員區域的休息室,在休息室內認為安全無慮對要求的防疫措施就執行得不嚴格,摘下了口罩也不保持人員之間的距離,而領班或者經理看到後也沒有提醒認為沒必要小題大做。由於在全是工作人員的區域沒有旅客的存在,人員在過道中行走時也頗為放鬆,把鼻子露出來甚至把口罩給拉下來,在人來人往全是保潔人員的過道中,病毒也隨之擴散傳播……

但凡委外單位的管理人員時刻督促員工做好防疫措施、規範佩戴防護用品,但凡監管部門勤快跑現場進行防疫督查,這次震驚全國的南京祿口機場疫情爆發事件,就有可能避免或者將疫情擴散範圍控制在最小。但這世界沒有如果,也沒有後悔藥,而監管失職的苦果不僅僅由南京祿口機場吞下,也連累全國人民一起付出巨大的防疫代價。

本次南京祿口機場的新冠病毒毒株測序結果顯示都是與德爾塔變種高度相關,對於中國民航而言,德爾塔變種並不陌生,6月的廣深疫情爆發也是與德爾塔變種有關。民航局也早已將德爾塔變種列入重點防範對象。德爾塔變種有著潛伏期短、核酸載量高、病程進展快、核酸轉陰時間長等特點,而最為致命的則是其極強的傳播性給疫情防控帶來的嚴峻挑戰。

目前對於南京祿口機場的指責意義不大,在疫情得到控制之後必然會進行相應的追責。當務之急是亡羊補牢,全國各地機場汲取南京祿口機場防疫失控的教訓開展自查,杜絕同類事件再次發生。目前本輪疫情確診人數還在不斷上升,但是經過過去一年又七個月的考驗,我想控制住這一波疫情只是時間問題。現在我們最需要做的是齊心協力抗擊疫情,而非一味的指責——單靠指責如果能控制住疫情那誰也會多指責下,但我們都知道這不可能。

原標題:《南京機場的問題不在外包,而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