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跟著遊就死--張雨霏臨時換項奪金 心理大師立大功

2021年07月29日16:08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陳華 姚勤毅 宮卿

  張雨霏本人則表示,來主管教練是來自上海的崔登榮,他在心理調整方面給予極大幫助。

  中國游泳隊在東京奧運會日進兩金迎來大爆發。先是張雨霏200米蝶泳如願摘得中國游泳隊首金,隨後由楊浚瑄、湯慕涵、張雨霏和李冰潔組成的中國隊又在女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中打破世界紀錄,爆冷奪冠。

  賽後的混合採訪區,這四朵中國金花笑容燦爛,小妹妹們特別強調之前張雨霏在女子200米蝶泳奪冠帶來激勵。顯然,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張雨霏本人則表示,來主管教練是來自上海的崔登榮,他在心理調整方面給予極大幫助。

  早上臨時得知要遊接力

  記者:就是一個小時之內兩塊金牌,遊起來應該還是很累的,怎麼頂下來的呢?

  張雨霏:可能狀態好,所以沒有覺得特別累。我是今天早上下水做200米蝶泳準備活動的時候,才知道我要上接力。包括我早上來到這裏賽場見到她們三個人的時候,也沒有人告訴我要遊接力。當時李冰潔還給我做了個加油,我想說就一個很有把握的200蝶加什麼油?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加油是給我接力準備的。

  記者:有沒有擔心體力不夠?

  張雨霏:遊完200蝶泳在水裡面放鬆的時候,我也在擔心自己體力會不會不夠,其實下水開頭的150米應該比澳州選手慢,最後50米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那一股力量有點像中國力量一樣,就突然燃上來,“我跟你拚了”,就把對手給超了。

  張雨霏:挺輕鬆的,接力項目本來我沒有想去奪冠,只是說盡力,能拿到前三就很好了,所以我更加是沒有包袱了。

  記者:所以都是在大家意料之外?

  張雨霏:對,特別是金牌是意料之外。

  記者:原來,你今天早上才知道要跟她們搭配,那以前你們4個人一塊遊過嗎?

  張雨霏:我哪遊過呀,我都不遊自由泳的!

  記者:等於是臨時組完全是臨時組合是吧?那你有沒有覺得說自己不能勝任這個任務?

  張雨霏:想過這個問題,我想說到底能不能遊啊,你們就讓我上去遊。後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下去遊了。

  恩師這句鼓勵發揮奇效

  記者:你上一次在正式比賽里遊200自由泳是什麼時候?

  張雨霏:國內冠軍賽預賽遊了一場,冠軍賽的那場接力,就200蝶加4×200接力遊了兩次。我剛在頒獎的時候也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就是2015年世錦賽是我第一次參加世界大賽,當時我一個晚上獲得兩銅,也是200米蝶泳加4×200自由泳接力,這一次也是,拿了兩金。一個是出道之戰,一個是成名之戰。

  記者:你對200米蝶很有信心,之前也是每一次都有所保留,今天還破了紀錄,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

  張雨霏:一方面是覺得很有信心拿冠軍,還有一方面我怕出現100米蝶泳那種情況。太可怕了,我怕出現這種情況該怎麼應對。然後教練跟我說了一句,他說了很多話,我就只記住一句話:“這是你的舞台,誰跟著你遊誰就死。”因為我前程速度快,會影響別人的節奏,所以我腦子就只有這一句話,我就充滿信心,什麼都不怕了。當然最後破了賽會紀錄,我也是沒想到。

  張雨霏:對,因為看過決賽8個人裡面,我100米蝶泳速度是最快的,她們想跟上我就要付出比我更多的能力。如果跟不上就會被我甩開,後面100米就要一直追我。

  記者:之前100蝶泳決賽時,你說檢錄的時候你壓力特別大,今天是不是全輕鬆一點?

  張雨霏:也大,就是因為有把握才大。

  記者:那你怎麼調整的呢?

  張雨霏:硬著頭皮上。

  比賽之前根本吃不下早飯

  記者:2008年劉子歌拿這個項目,2012年焦劉洋拿這個項目金牌,你今天又把焦劉洋的賽會記錄給破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傳承,你自己怎麼來看待你自己現在在這個項目上取得的成就?

  張雨霏:對,其實我第一次參加大賽的時候就是200蝶,2015年獲得銅牌以後,大家都給我很高的期待,說希望我把蝶泳200米項目傳承下去,我也是這麼一直要求自己的,但當時還小能力也不夠。2016年里約奧運,丟了這塊金牌我就挺自責的,當然後面成績起起伏伏,我就懷疑:“我是不是擔不起這責任了?”直到今年,我200米蝶泳成績開始穩定,在2分5秒區間,我才覺得看到了希望,有信心把200米蝶泳傳承下去。

  記者:你到底訓練中能遊到多快?因為你以前說過要向劉子歌的成績世界第一看齊?我覺得你肯定是訓練當中有出過好成績!

  張雨霏:沒有,我是比賽型選手,我訓練最快才2分8秒左右,我訓練不快的。

  記者:今天賽前有沒有做一些比較有儀式感的事情?比如說像小時候可能考試之前要吃一個油條、兩個雞蛋啥的,今天有沒有一些儀式感?

  張雨霏:沒有。我今天早吃早飯都吃不下去,我是硬逼著自己再多吃一口。

  記者:有沒有特別準備,比如帶非常有吉祥意義的那些東西?

  張雨霏:都在我包里,一件都沒丟,能說說都有。最珍貴的是我姥姥在我18歲的時候送了我一條小天使的金項鏈,這個真的是我一直待在身上就沒有丟過,還有一個手鏈也是陪伴了我很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