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再次抹黑中國隊使用違規膠水 日網民嗨了

2021年07月29日09:06

  ►文 觀察者網 張照棟

  日本爆冷擊敗中國隊,在乒乓球混雙項上奪冠後,日本乒乓球選手水穀隼受到日本媒體追捧,一段他多年前質疑“中國隊乒乓球拍使用了違規的膠水”的言論,又被日媒挖出來炒作,相關話題一度衝上了日本當地的Twitter熱搜,引發熱議。

  然而,水穀隼的這番言論至今未有真憑實據,國際乓聯在各大賽事中也並未查出中國乒乓球選手的裝備有任何問題。“中國隊球拍使用違規膠水”的抹黑言論由來已久,日媒此番在奧運期間再度炒作,不過是限製中國乒乓球的“盤外招”。

  日本廣播電台“日本放送”7月27日報導稱,日本乒乓球選手水穀隼和伊藤美誠為日本贏得了首枚乒乓球奧運金牌,意義重大。特別對於水穀隼來說,擊敗中國隊,是他“賭上職業生涯挑戰多年的課題,也是他的夙願。”

  該媒體隨後話鋒一轉,稱在比賽之外的部分,中國隊也是水穀隼乒乓球生涯中所面對的巨大高牆,因為水穀隼不僅想在賽場上成為世界第一,賽場之外,他還在思考“乒乓球的未來”。

  隨後,該媒體提到了水穀隼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之後拒絕參加國際大賽一事,當時水穀隼認為以中國隊為首的他國運動員,在比賽中使用了“違規的球拍膠水”,他用拒賽的方式表示抗議。

  日媒拍攝的中國選手乒乓球拍

  據《Number》雜誌2012年11月份報導稱,在國際比賽中,選手在乒乓球拍橡膠部分使用膠粘劑來增強球拍反彈力的不正當現象早已公開,由於這種粘合劑對人體有不良影響,2008年國際乓聯就已下令全面禁止,但實際上仍是放任不管的狀態。對此,水穀隼表示,在事態得到改善前,他將抵製國際大賽,“我想要做的是阻止乒乓球這一競技項目向扭曲的方向發展。”

  水穀隼聲稱,以中國為代表的外國選手正在公然使用增強球拍反彈力的“助推劑”,以此來代替被禁止的“膠粘劑”。

  水穀隼說道:“因為膠粘劑是揮發性溶劑,所以散發出像稀釋劑一樣的強烈氣味。違禁溶劑的檢查機是能感知氣味的機器,但是‘輔助劑’幾乎沒有氣味,無法感知。也就是說,以現在的檢查是無法約束違規行為的。”

  日媒報導稱,水穀隼的這番“誓死告發”收效甚微。而水穀隼本人雖然喊著“為瞭解決問題,會賭上自己的去留”,但在2013年2月,水穀隼就已經重返國際大賽,參加賽事了。

  此次水穀隼爆冷擊敗中國隊奪冠後,他的這番言論再次被日本媒體挖出來炒作,這些膠水也被日媒冠上了“乒乓球興奮劑”的名頭,相關話題衝上來Twitter日本地區熱搜。

  而日本網民則借此事吹捧水穀隼,稱其“拿著普通球拍和世界強手比賽”“用正常球拍獲得金牌,真的很棒”;而中國隊,則被抹黑為“作弊的、卑鄙的中國隊。”

  儘管日本網民把水穀隼吹捧成抗擊中國的“正義鬥士”,但事實上,此次被炒作的“中國隊球拍使用違規膠水”一事,只不過是又一樁限製中國乒乓球的“盤外招”。

  2008年9月1日,國際乓聯正式正式實施“禁膠令”,嚴禁使用含有強揮發性有機物的有機膠水。

  在此之前,國際乒壇流行採用“灌膠”的方式,即通過有機快干膠水,在比賽前黏貼球拍膠皮,其主要配方的都是橡膠+有機溶劑。含有機物的膠水可以滲透到球拍的海綿裡充起氣泡,讓海綿迅速膨脹,增加膠皮海綿的彈性,提高擊球的速度。但這種有機溶劑中含有甲苯、二甲苯等有毒成分,而且這種膠水易揮發,產生有毒氣體。

  率先提出禁止有機膠水的是日本乒乓球協會,在2007年4月日本的一個國內比賽中,一名據稱長期使用有機膠水的男運動員,在粘球板時突然暈倒,接受住院治療3周,其中一週處於昏迷狀態。

  “禁膠令”實施後,運動員們改用無機膠水粘球拍。但為了增加球拍海綿彈性,有運動員鑽規則空子,在無機膠水裡加添加劑,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膨脹劑。

  乒乓球器材範圍下的膨脹劑是一種化學外加劑的模糊稱謂,使用膨脹劑的方法,被國內的業內人士稱為“灌油”,通過給海綿刷膨脹油,使膨脹油中的有機溶劑小分子進入海綿,具有同過去有機膠水同樣使套膠海綿膨脹的作用,由於膨脹劑的作用,膠皮的彈性更大,拉出的球旋轉也會更強。並且時效更持久,灌膠有效時間只有3-5小時,而使用膨脹油可持效20天左右。

  在發現了無機膠水的貓膩後,時任國際乓聯主席沙拉拉發出最嚴禁令,在北京奧運會後,國際乓聯給所有國家和地區的乒乓球協會以及廠商發出官方通知,澄清在使用無機膠水的同時,任何添加物,如膨脹劑、轉化劑、增強劑都是不合法的。若有選手在比賽中被檢測出球拍不合格,將被直接判負,如果再犯,將遭到禁賽,期限由國際乒聯執行委員會決定。

  此後數年,一些像水穀隼這樣的日本球員和德國球員,多次或明或暗地指責中國運動員通過“灌油”作弊。此後國際乓聯加強了這方面的檢查,並未查出中國乒乓球選手的裝備任何問題。

  最著名的一次是在2011年鹿特丹世乒賽男單決賽,國際乒聯工作人員在中國運動員王皓球拍已經通過機器檢測的情況下,依然撕開球拍的膠皮來檢查。幸好當時教練攜帶了膠水,及時重新粘好了球拍,但這或多或少的對運動員的心理產生了影響。該場比賽,王皓2比4輸給隊友張繼科,遺憾未能奪冠。

  王皓

  2016年,國際乒聯在時任主席托馬斯-維克特倡導下,籌劃一個秘密計劃——嚴查被稱為“乒乓球興奮劑”的球拍膠水問題。

  據悉,國際乒聯當時已經與雷根斯堡大學化學物理教授休伯特合作,研製出了一套全新的更科學、嚴密的檢測手段,在賽前賽後對球員的球拍進行嚴格檢測。

  德國乒乓球界對此很是期待,德國乒乓球運動員蒂姆·法烏和奧恰洛夫等人認為這將有助於拉近他們與強大的中國球員之間的距離。法烏甚至豪言,要在里約奧運會上實現突破中國長城的願望。

  2019年,國際乓聯針對膨脹劑的違規使用,出台了新的檢測方法,他們採用了德國的一所研究機構的最新研究,使用一種非常精確的儀器,通過氣色相譜法來檢測球拍。

  據介紹,使用膨脹劑之後的膠皮會大大影響球拍性能,膠皮厚度將超過4毫米。對於專業選手來說,使用4.0毫米的膠皮和4.2毫米的膠皮,差別巨大。此前的測量膠皮厚度的方法,讓球員有機可乘,新的檢測方法將確保所有選手的乒乓球拍的厚度不會超過國際乓聯所規定的4.0毫米。

  “我們使用小型RAE檢測設備對拆解下來的膠皮一側進行測試,目的是儘可能降低允許的PMM值(百萬分比濃度值)”國際乓聯介紹道。

  在2019年舉行的克羅地亞乒乓球挑戰賽中,國際乓聯在參賽的170位選手中抽檢了70塊球拍,其中31塊被球拍被撕開膠皮檢查,6塊球拍的膠皮被檢測出不合格。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的克羅地亞乒乓球挑戰賽中國國家隊無一人參加,而日本隊則三軍齊出,斬獲了所有6個項目中的4個冠軍。

  此外,在2019年4月22日舉行的匈牙利布達佩斯進行的國際乒聯全體大會上,國際乒聯首席執行官斯蒂夫·丹頓表示,國際乒聯計劃在今年接下來的主要賽事中隨機抽取球拍,撕開膠皮檢測,以深入瞭解黏貼膠皮違規現象的嚴重程度,以便在東京奧運會上保證比賽的公平性。

  從小球改大球、無遮擋發球、限製參賽名額到如今的不準吹球摸桌、炒作“中國隊球拍使用違規膠水”,多年來,為了限製中國隊的發揮,日本等乒乓強國和國際乓聯可謂招數盡出。而中國乒乓球則無懼挑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斷進步,雄踞乓壇霸主數十年。

  東京奧運會進行到現在,日本乒乓的男單選手已盡數淘汰,女單也只剩下伊藤美誠一棵獨苗。而中國乒乓球選手則一路高歌猛進,樊振東、孫穎莎和陳夢均晉級4強,國乓隊長馬龍將在今晚的8強中,迎戰埃及選手奧馬爾·阿薩爾。

  來源|觀察者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