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籃球最強姐妹--楊舒予和姐姐有顏又能打 頂峰相見

2021年07月29日16:01

楊舒予(右)和姐姐楊力維。
楊舒予(右)和姐姐楊力維。

  來源:澎湃新聞

  “頂峰相見,勿忘初心,望好運!”

  中國女籃出征東京前,楊舒予在微博發了與姐姐楊力維的合照。這條微博,很快就收穫了9.9萬的點讚數。

  奧運賽場姐妹出戰不算少見,但楊舒予和楊力維這對姐妹共同出征奧運女籃的賽場,卻依舊故事十足。

  早在今年3月就已經成了網友們的“寶藏女孩”;站上奧運的舞台,這個19歲的女生給人帶來了諸多驚喜:晃倒對手上籃成功、三分投射見血封喉,楊舒予已經成為熱搜的“常見嘉賓”。

  面對諸多掌聲,楊舒予最先想到的是球隊,

  “祖國需要我,我必定出戰!請大家多多關注三人籃球,多多關注女籃,我們也有很多觀賞性! ”

  當她站在奧運領獎台上,已經兌現了自己的承諾,現在就等姐姐實現自己的夢想了。

小時候的姐妹倆。
小時候的姐妹倆。

  我有名字,不叫楊力維妹妹

  如果要楊舒予選擇一句最討厭的話,她大概會選那句從小聽到大的,“這是楊力維的妹妹。”

  作為中國女籃主力後衛之一,楊力維成名已久,而比楊力維小7歲的楊舒予,聽到最多的便是姐姐的名字。

  不知從什麼時候,當別人喊她“楊力維妹妹”的時候,她心裡總是會覺得不舒服。於是家人會刻意避開這樣的形容,但還是避免不了這樣的聲音。

  “有的時候教練、或是教練的朋友說,‘這是力維的妹妹’,她就會說,‘我有自己的名字。’”

  楊舒予比楊力維小7歲,而7歲正是楊力維從昆明前往廣州偉倫學校學習籃球的年紀。

  姐妹倆來自體育世家,爺爺奶奶都是運動員,父親則是足球健將。

楊力維代表中國女籃出戰奧運。
楊力維代表中國女籃出戰奧運。

  家庭的體育氛圍,讓楊力維從小被“放養”,也讓她小小年紀就學會了獨立。於是2002年楊力維跟父親說出“爸爸,我想打籃球”時,父親同意了,“她喜歡,我們就給予支持,可以讓她鍛鍊鍛鍊。”

  昆明到廣州1300公里,楊力維一個人踏上了籃球之旅,住校、學球、一個人處理大小事務。

  不過楊力維這種漂泊沒過多久,第二年全家就舉遷廣州,不過此時楊力維多了一個妹妹楊舒予。

  和好動的姐姐不同,楊舒予性格更安靜,但家族的運動基因與生俱來,小學運動會百米金牌手到擒來。

  但姐姐練球,楊舒予自然總會被問到要不要打球,她總是非常牴觸,“不喜歡。”

  直到五年級,楊爸爸的一位朋友問楊舒予怎樣才願意去練籃球,當時和小狗玩得正高興的楊舒予提出條件,“送我一隻小狗。”

  朋友第二天便將狗送到了楊家,楊舒予也兌現了承諾,去了姐姐曾經揮灑汗水的偉倫籃球隊。

帥氣的楊舒予。
帥氣的楊舒予。

  倔強,兩人像極了

  外表上,姐妹倆如今都是短髮,長相也英氣十足。但如果說姐妹倆哪裡最像,可能還是那股倔強勁。

  楊力維從小住在體校,什麼事他都選擇自己扛。小時候楊力維訓練受傷,胳膊和腿一共縫了31針。“教練打電話給我們,說來看看力維,卻沒講什麼事,但力維對我們說不用來,我們忙我們的。”楊爸爸回憶道。

  以為沒有大事的楊家人,直到一個月後才找到時間,“那時候線都拆了,孩子媽媽看到傷口就哭了,力維還在安慰我們。”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楊力維當時並沒有去正規醫院打麻藥,而是生扛過來的,“兩個醫生同時縫,旁邊隊友陪著就這樣堅持過來!現在想想自己都很難相信!”作為父親的楊爸爸,既心疼又敬佩。

  而這樣的倔強也貫穿了楊力維的職業生涯——2015年亞錦賽輸給日本35分,楊力維親身經曆;2016年楊力維腳踝不得不手術,錯過里約奧運;2017年傷勢反複,在最後一刻落選亞洲盃;2019年收到WNBA火花隊正式保障合同,備戰奧運會窗口期的楊力維選擇了放棄後者。。。。。。

  但即便如此多挫折,楊力維每次都能重新站起身來。她曾在採訪中說:

  “我覺得人就活這一輩子,要做自己,做喜歡的自己,不要浪費時間。”

拿下銅牌,這是楊舒予(左)的怒吼。
拿下銅牌,這是楊舒予(左)的怒吼。

  妹妹楊舒予同樣如此,由於接觸正規訓練比一同在學校的同學晚,楊舒予起步難度更大,而她性格里的倔強勁總讓她信心受挫。

  14歲的時候,楊舒予遭遇腳傷,需要養傷一年,每天穿著保護靴的她總是擔心,自己打不上球。

  “因為受傷,我有一年時間未能進行完整的訓練,回隊里後感覺跟不上,”回憶當時的感受,楊舒予過得十分煎熬,“能感受到明顯的差距,特別心累,心態很崩,自己挺抑鬱的,都一種不想練了的心理狀態。”

  但倔強的楊舒予說得風輕雲淡,“後面自己也積極調整心態,慢慢地從後備到主力,總之事情就越來越好吧。”

  但這樣的掙紮或許只是對自己的要求太高。2013年正式開始訓練的楊舒予,僅用5年時間就代表國青征戰U18亞青賽。同年,16歲的她升入東莞新彤盛女籃一隊,第六輪比賽里,她就命中了5記三分,得到17分。

  當她以19歲的年紀成為三人女籃的一員時,接受騰訊體育專訪時,楊舒予卻說:“外界會用一些‘小將’、‘年輕’這樣的關鍵詞,但我想說年輕不代表稚嫩,自己也會全力以赴。”

  話裡的倔強,和姐姐一模一樣。

楊舒予一家。
楊舒予一家。

  開小灶,姐妹的互助

  雖然小時候的楊舒予並不喜歡“楊力維妹妹”這個稱號,但是走上籃球道路的她受到姐姐的影響頗深。

  剛開始練球時,楊舒予跟不上訓練節奏,一度接近放棄籃球,父母的勸說都不管用。這時,楊舒予突然給家裡打了一個電話,提出了一個請求,“爸爸,我能跟教練拿場館的鑰匙嗎?我想和兩個姐姐晚上的時候去加練。”

  這樣的反轉讓楊爸爸頗為意外,問完才知道,楊舒予的加練內容,是來自姐姐楊力維——彼時已經進入國家隊的楊力維,把一些動作的要領和細節,都錄成了視頻,給到妹妹“開小灶”。

  姐姐楊力維本身的身體素質就頗為出色,速度、彈跳、平衡性都是上佳,但就連楊爸爸也承認,“妹妹的天賦更好一些。”

楊舒予不懼對抗。
楊舒予不懼對抗。

  而當16歲的楊舒予升入一隊,姐妹倆就有更多時間相互交流。

  “球隊正常的訓練結束之後,姐姐經常會對我進行秘密特訓,對我來說這就是魔鬼訓練。不管是技術方面,心態方面,她都能帶給我和教練不一樣的體驗。”

  多了姐姐這位領路人,楊舒予進步速度很快。

  “她會傳授給我一些她自己平時比賽中積累下來的秘訣,訓練的時候對我也很嚴格,我們平時休息,她經常會帶我訓練,就算到了現在,每次她一說要加練,我都是頭要炸了那種感覺。”

  在楊舒予面前,楊力維更像一個要求頗高的家長。楊爸爸這樣形容兩人,“姐妹倆有時候也會‘冷戰’,因為姐姐會批評她,但姐姐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她希望自己在籃球路上走過的彎路,遇到的問題能夠讓妹妹避開。”

  於是當2020-2021賽季,楊力維、李月汝等一批主力交流至內蒙古女籃時,楊舒予抓住機會迅速成為了廣東新彤盛女籃的主力。每場比賽結束後,姐妹倆都會視頻連線,聊聊比賽和訓練的得失。

楊舒予突破上籃。
楊舒予突破上籃。

  勿忘初心,頂峰相見

  為了備戰奧運落選賽,姐姐楊力維放棄了前往WNBA的機會;為了專心比賽,妹妹楊舒予選擇遠離更多的紛擾。

  楊力維是一個極度努力的球員,每次談到姐姐給自己哪些影響,楊舒予的話裡一定會有這幾個字,“努力”、“肯吃苦”。

  雖然分外戀家的楊力維,沒有比賽就愛往家跑,但是即便在家,大部分都在訓練館度過。按照楊爸爸的話來說,“好不容易放個假,人還沒到昆明,訓練館就已經約好了。”

  總是把“我要去訓練了”掛在嘴邊的楊力維,自律程度總是讓人驚訝。看看她微博上曬出的腹肌,就知道楊力維的努力程度。當楊爸爸勸她歇歇時,楊力維會說,“爸爸,這是職業球員的基本素養,只要沒退役,訓練就不能停止。”

  耳濡目染下,楊舒予也明白靜心的重要。

為了籃球,楊舒予剪去了長髮。
為了籃球,楊舒予剪去了長髮。

  為了備戰奧運,原本一頭長髮的楊舒予剪了一頭短髮,這是三人女籃中的“標配”。也正是短髮俊朗的外形,讓楊舒予在網絡走紅。

  當商業代言接踵而至時,她選擇避開。楊爸爸接受騰訊體育採訪時回憶,“她當時把社交媒體關了一兩個星期,說影響訓練,後來有八九個牌子跟她談合作,她都給斷掉了,不想分散注意力,要一心一意準備比賽。”

  奧運期間當記者問到關於粉絲問題時,楊舒予最先想到的是球隊,“謝謝大家支持,祖國需要我,我必定出戰!請大家多多關注三人籃球,多多關注女籃,我們也有很多觀賞性! ”

  出征前,楊舒予喊話姐姐,“頂峰相見,勿忘初心,望好運!”如今,楊舒予已經站在了奧運領獎台上,楊力維也和中國女籃向著更高的目標前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