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金全網心疼,新浪肖若騰專訪:我不恨日本選手

2021年07月29日20:40

  深度| 新浪體育 #東京奧運

  肖若騰無緣東京奧運會體操男子全能冠軍,引爆了輿論,網友在不解裁判的判罰標準時,十分心疼他。

  他原本在5年前就有希望站上奧運會賽場,但一場突如其來的傷病讓他的時間表只能往後撥了5年。

  在這5年中,他拿到了世錦賽男子全能冠軍,併成為了隊伍的領軍人物。當他蓄力,準備在五環賽場衝擊全能王的頭銜時,沒想到場外因素阻擋了一切。

  在全能決賽後,肖若騰接受了新浪體育的獨家專訪。

  以下內容是肖若騰自述:  

  01 因傷落選里約奧運會

  這5年是非常非常漫長的。今年回頭一看,5年的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

  在我受傷以後,趕緊恢復,和隊伍一起去了薊縣,但那個時候我已經在奧運會陣容之外了,但隊伍還是帶著我,讓我體驗備戰奧運會的氛圍。

  現在回想5年前,這是湧入我腦海的第一個畫面。

  還有其他的回憶,我記得13歲那年我去上海,參加中俄體操對抗賽,我和納格爾內第一次作為對手相遇。

  今天我還問他,還記得來過上海嗎,他說記得。那個時候我和他都很年輕,很多很多年過去了,現在我們還在朝著同一個目標努力。

  在薊縣集訓的時候,我知道那個時候自己無法參加里約奧運會了,我還是一個比較能接受現實的人。

  我的教練和朋友都在跟我溝通,當時隊伍的馬來西亞籍體能師湯老師,他給了我很多的人生建議。

  等到他們出發里約後,我就去了馬來西亞,找體能師。那個時候他已經50多歲了,他視野非常開闊,幫助我從受傷的陰影中走出來。

  我記得,他跟我說,“你還年輕,人生還長,這隻是人生中的一部分,人生就是有喜怒哀樂,都是非常精彩的。”

  這一別,再見到他是幾年後了。我給他的微信發了一段文字。

  “見好,Richard

  沒想到竟然會在總局館里再次相見,寒來暑去,突然回頭一看,發現不知不覺三年過去了,你還是那個時候在檳城相見時的樣子,熱情、灑脫,而且還是這麼年輕,而我,真的成為了世界冠軍。

  再次見到你,那次在檳城的景像一陣一陣地在腦海里播放。短短一天,你告訴我如何面對當時所處的困境,帶我看檳城最美的景色,請我吃了迄今為止最好吃的榴蓮,告訴我以後多泡女生少發愁。

  現在我明白了這是為什麼。可惜這次相見沒時間多說,只能言簡意賅地噓寒問暖,看到你我想起了塞謬爾-厄爾曼《青春》里的一句話:歲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膚;熱忱拋卻,頹廢必致靈魂。

  不急,沒準兒我能拿奧運會冠軍,然後再去看你。我,有的是希望。

  祝,一切都好。晚安”

  里約奧運會,我只知道成績,沒有去看比賽。

  那一段時間里,我對體操失去了興趣,失去了快樂,我不想去參與。但很快,在同年的冠軍賽比完,到2017年上半年,我就恢復了對體操的熱愛。

  這是因為有很多人一直在幫助我,還有因為我在體操方面有很高的天賦,我訓練都很開心,很享受體操給我帶來的快樂。有點像真愛,割捨不掉。  

  02 我看了一眼金牌

  2017年世錦賽全能奪冠那場比賽,對我來說非常非常重要,它證明了我的努力,證明了我的堅持沒有錯。

  我記得很多畫面,包括2018年、2019年世錦賽,還有2017年全運會的失敗,失敗不足以打倒我。東京奧運會週期,每一次失利對我的打擊都非常大,沒有一次只是輕微打擊,但我不會妥協,不會認輸。

  後來我對冠軍有了重新的認識。在大多數比賽中,冠軍只有一個,我不會去否定自己的實力,包括不會否定長期以來的努力。

  就像網上說的那樣,大家心裡的第一可能標準不一樣,可能在訓練中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第一,但比賽只有一次機會。

  如果從理論上來說,從紙面上來說,把所有會的難度都加上,納格爾內也都有完美的表現。

  那樣的話大家可能都是第一,但沒辦法,就跟足球一樣,阿根廷隊奪冠了,不能說巴西隊沒實力;巴西隊奪冠了,不能說西班牙隊沒實力,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但在我心中,意大利隊永遠是第一。就是這樣。

  今天這場決賽,我一度眼睛里有淚水,但我沒有流出來。最後結果出來後,我確實有點上頭了,都沒反應過來。我當時腦袋在發呆,放空了,就想著我不是這場比賽的主角了。

  冠軍在比單杠的時候,我在想什麼?我知道自己不會是冠軍了,我來參加這場比賽前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我就是來展現中國體操運動員的意誌品質,什麼是精神不倒。

  我心裡一直希望,我沒有給隊伍丟臉。我覺得我做到了。

  說實話,我並沒有一絲絲抱有希望,覺得自己能拿到冠軍。不可能,就算我不被扣0.3分也不可能拿到冠軍。只要他單杠不掉下來,我是不會拿到冠軍的。

  我的肩傷是從2019年就開始出現的,兩個肩膀都有傷病。來比賽之前我打了封閉,主要是不能多練。

  我不想在傷病這個方面找藉口,這場比賽對我來說確實很難。傷病,加上對手的主場優勢,風向等等。

  就算他跳馬拿到14.7分,我也沒有感到意外。我根本就沒關注他的得分,我挺關注納格爾內的,因為宿命。同時期對手,這麼多年,從小時候到現在,我們都在高水準,很難得。

  就像別人說的那樣,我在去比賽之前把肩膀上的繃帶給撕了,我自己做的這個決定,教練不知道。我騙自己不疼。我很久沒有脫離繃帶了,我想自己不被傷病束縛,也不想展示有多困難。

  今天沒有綁著繃帶做動作,其實這在訓練中是無法做到的。其實比賽的時候我兩個肩膀也會感到疼痛,最疼的就是吊環比賽時,快疼傻了。

  頒獎的時候,有攝影記者捕捉到我看金牌的畫面,我確實是在看金牌。

  那個時候我的心情很複雜,感覺金牌很模糊,我並不想觸模金牌,因為是在別人手裡。我不恨冠軍,我們都只是運動員,但我就是不想摸,我就看了一眼,拒絕目標停留。

  之後,我還有自由操決賽。但因為這屆奧運會有單項選手參賽,他們的實力很強,所以我拿到冠軍的概率不如全能。

  但,我還是會全力以赴的。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關注新浪體育微信公眾號:sports_sina)

  (董正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