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壓力高企 美聯儲何時行動

2021年07月29日01:15

  原標題:通脹壓力高企 美聯儲何時行動

  6月份美國消費者價格比一年前躍升了5.4%,是13年來的最大增幅 新華社圖

  [ 7月,美國勞工部報告的美國核心消費價格比上年同期增長了4.5%。 ]

  若如美聯儲所說,美國的高通脹只是“過渡性的”,這個過渡期將持續多久?

  7月,美國勞工部報告的美國核心消費價格比上年同期增長了4.5%,是1991年11月以來12個月內的最大增長。而今年2月,經濟學家預測2021年美國核心消費價格將只上升1.9%。

  據美媒對64位經濟學家的調查,美國人可能該為數年來最高水平的通貨膨脹率做好準備。經濟學家們預計,疫情後的經濟複蘇將在一段時間內推動美國物價快速上漲。他們平均預計,2021年第四季度的核心通脹指標將比一年前增長3.2%,從2021年到2023年平均每年增長2.58%,這意味著通貨膨脹率將達到1993年後就未曾出現過的水平。

  然而,美聯儲本月發佈的報告中再次強調,由於供應瓶頸、招聘困難和其他與經濟反彈有關的“過渡性因素”,今年的通貨膨脹有所抬頭。大多數美聯儲官員在6月的預測中認為,未來兩年通脹率將下降到2%左右,但他們並不確定,需要在什麼時候提高利率以使通脹率達到這一水平。

  投資諮詢公司BCA Research首席全球策略師貝瑞欽(Peter Berezin)發給第一財經記者的數據顯示,與第一季度相比,第二季度美國核心CPI年率漲幅為10.6%,通脹從如此高的水平回落是不可避免的。“但問題是通脹的降幅是否會超出或低於市場預期,我們的判斷是,美國通脹將以足夠快的速度回落,令美聯儲能夠維持高度溫和的政策立場,但也不會像市場預期目前所暗示的那樣快。”他稱。

  高通脹壓力是暫時的嗎?

  一個月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國會作證時將這一波通脹漲勢描述為“過渡性的”。他認為,造成這種上漲的原因,是經濟回暖後的需求上升和主要產品暫時供不應求的合力。鮑威爾稱,計算機芯片以及二手車和卡車的庫存耗盡以及大量訂單使其價格飆升。但他預測,這類稀缺商品的生產將迅速提升,扭轉飆升的趨勢。他還假設,當前緊急的工人短缺問題也將很快緩解,從而抑製工資大漲。“如果你看看頭條新聞的背後,看看這些價格真正上漲的類別。”鮑威爾說,“(它們)往往是那些直接受到經濟重新開放影響的東西。”

  嘉盛集團全球研究主管維勒(Matt Weller)分析稱,若深入CPI數據的內部,市場有充分的理由認為美國通脹仍屬於暫時現象,雖然每個月的物價壓力都在增加,通脹生根發芽的風險與日俱增。拿4月和5月來說,僅二手車價格漲幅就占到物價漲幅的很大百分比,在表面CPI與核心CPI漲幅中的占比分別達到0.9%和1.1%。疫情下芯片短缺的狀況已然開始緩解,所以這種現象可能不會持續。未來數月裡隨著汽車生產商加大供應量,這類漲幅可能回落。

  不過,鮑威爾並沒有預測通貨膨脹的衝擊到底會持續多久,他甚至承認它可能並不像他的最佳預測那樣是“過渡性的”。鮑威爾表示,通脹率最終應該回落到美聯儲2%的長期目標附近,但也同時告誡說,“很難說這將是什麼時間點”,而且“通脹率可能會比我們預期的更高並更持久”。

  貝瑞欽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儘管疫情影響消退後通脹將回落,但投資者可能高估了這一過程的速度。美國的經濟增長無疑已見頂,但處於非常高的水平。此外,不僅週期性因素的反通脹作用可能沒有投資者認為的那麼大,而且許多過去40年抑製通脹的結構性因素也在逆轉,比如全球化和勞動力的減少。

  經濟學家們認為,隨著市場適應波動,供應鏈瓶頸、較高的運輸成本和勞動力短缺可能的確是暫時的,但大量的經濟刺激資金、前所未有的家庭儲蓄儲備和疫苗的推出正在推動消費需求的激增,這允許許多企業在幾十年來首次大幅提價。如果家庭和企業有了價格上漲的預期,這種動力就會自我實現。

  早在去年12月,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戴蒙就預測2021年的物價漲幅為3%至4%,近期在國會作證時,戴蒙重申:“我認為有很大的可能性,通脹將不只是過渡性的。”美國銀行首席執行官莫伊尼漢也開始警覺:“最大的爭論是通貨膨脹是過渡性的還是非過渡性的,我認為我們現在必須更加小心,因為我們看到工資在增長,看到黏性價格在增長。它們是過渡性的嗎?可能是,但在它實現之前,我們不會知道。”

  有跡象表明,消費者對更高的通貨膨脹有了預期。根據密歇根大學的消費者調查,消費者對5到10年後的通脹率的預期在6月份攀升至2.8%,與2014年的比率差不多。

  此外,國庫通脹保護證券(TIPS)今年以來已經上漲了1.86%,截至7月27日同比增加超過4%。通常來說,當CPI急劇上升時,持有該證券可以對衝通脹高漲導致的購買力損失。換言之,投資者預見到通貨膨脹率將繼續上漲。

  美聯儲何時才會行動

  納羅夫經濟諮詢公司首席經濟學家納羅夫認為:“我們正在過渡到一個比過去20年更高的通脹和利率時期。”

  6月份消費者價格比一年前躍升了5.4%,是13年來的最大增幅。上個月的激增標誌著連續第四個月出現了出乎意料的大幅物價上漲,這加劇了人們的擔憂,持續的高通脹可能侵蝕最近加薪的意義,並破壞經濟複蘇。

  美聯儲官員是否會比其預期的更早或更多地提高利率,以保持通貨膨脹得到控製?美聯儲6月份的政策會議上,大多數官員預測他們將在2023年之前從接近零的水平提高利率。一些人預計明年會加息。但時間退回3月份,大多數官員都預計,利率將在2023年之前保持穩定。

  接受美媒調查的64位經濟學家中,約有58%的人認為美聯儲在2022年下半年或以後才會加息。均富國際會計師事務所首席經濟學家斯旺克說:“通貨膨脹預計會激漲,時間比美聯儲之前想的要長。雖然一些美聯儲主席要求更早行動,但其有可能在2023年上半年才會行動。”

  從市場角度而言,交易員們已經大幅縮減了他們對美聯儲在未來幾年內加息幅度的預期。歐元對美元期貨通常被交易員用來押注未來幾個月利率走向,這一價格過去三個月裡大幅上漲。這一價格的上漲表明,交易員們認為美國利率將比4月或5月時更不可能上升。

  “市場認為一個加息週期將會開始,但我們並不太相信這將是一個全面的加息週期。”花旗集團的策略師威廉姆斯表示,“通貨膨脹不會持續到這種程度。”

  據英媒報導,過去的兩個月裡,投資者削減了對那些有望從經濟複蘇中獲益最多的公司的押注,包括小盤股和經濟風向標的股票,如鐵路和航運集團。相反,他們回到了過去十年來他們最喜歡的交易中,比如科技。

  但貝瑞欽認為,政策製定者似乎有意讓經濟過熱。他稱:“緊縮的勞動力市場最終將推動工資增速超過目前看到的水平。更高的工資增長不僅可以通過通常的‘成本推動’渠道推高通脹,而且可以通過提高勞動收入的份額起到助推作用,一個趨緊的勞動力市場可以刺激總需求。”

  “利率走高之前需要先經曆下降。央行將利率維持在中性水平以下的時間越長,就會有越多的經濟體出現過熱,最終需要更大的加息力度才能將通脹拉低。”他稱,“目前,我們仍處於高通脹的預熱階段。長期通脹預期低於目標的情況下,央行將能夠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這至少在中短期內利好股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