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綁個人財富成創投對賭新招 創業者家庭防火牆駐守僵局何解?

2021年07月29日00:24

  原標題:捆綁個人財富成創投對賭新招 創業者家庭防火牆駐守僵局何解?

  近日,青年創業者李嘉(化名)遭遇一個幸福的“煩惱”。

  他創建的AI人工智能技術研發公司獲得兩家創投機構拋來的A輪融資橄欖枝。但令他沒想到的是,其中一家創投機構提出了一項相當苛刻的條款——為了確保李嘉有足夠資金按8%年化回報回購相應股權,這些創投機構要求他將數千萬元個人財富存入一個“共管”賬戶,且在業績對賭協議完成前,這筆錢不許“挪動”。

  “這意味著我幾乎所有的個人財富與創業成敗高度綁定,沒剩下多少資金給予家庭生活。”李嘉感慨說。他一度想婉拒這家創投機構,但又不想錯失企業通過股權融資快速發展的機會。

  記者多方瞭解到,遭遇類似狀況的青年創業者為數不少。

  一位國內大型創投機構合夥人告訴記者,這類將個人財富與股權回購綁定的條款,主要出現在企業A輪或B輪融資環節,因為創投機構擔心創業企業業務模式不夠成熟,一旦投資項目遭遇創業失敗,可以通過上述條款“迫使”創業者拿出個人財富用於股權回購,最大限度降低投資風險。

  他承認,這給眾多青年創業者造成相當大的困擾——他們很難在實現創業理想與為家庭創造富裕生活之間找到較好的平衡點。

  一位民營家族辦公室負責人向記者指出,此前他們會建議青年創業者先設立家族信託,將個人財富與創業風險隔離,再開展股權融資。但是不少創投機構隨即調整談判策略——他們會在盡職調查階段瞭解創業者是否設立家族信託,要求創業者在接受股權融資前撤銷相應的家族信託,避免個人財富“轉移”。

  因此他轉而建議青年創業者先購買年繳製、保額較高的壽險產品,在滿足創投機構上述苛刻要求同時,給予家庭一定的風險保障。

  “這仍是一個權宜之計。”這位民營家族辦公室負責人直言,最好的解決方案還是創業者與創投機構能夠各讓一步,儘可能不要將個人財富與創業成敗相捆綁。

  兩難抉擇

  李嘉此前在多家大型互聯網企業工作,通過股權激勵等方式賺取了數千萬元,也算實現了財務自由。

  這令他萌生了自主創業的想法。他回憶說。這些天使投資人既沒提出業績對賭,更沒有所謂的綁定個人財富用於股權回購條款。“事實上,目前我創建的AI人工智能技術研發公司業務發展相當不錯,此前還拿到多位天使投資人的投資款。”

  當創投機構在A輪融資期間提出上述苛刻要求時,他一度迷茫。

  “起初我曾想回絕這家創投機構的投資邀約,但又捨不得他們給出的較高估值與融資款,這對企業持續快速發展而言是至關重要的。”他坦言。

  近日,他諮詢了不少創業朋友,發現後者一遇到這類苛刻條款就直接說“不”。不過,他沒有選擇直接回絕,而是期望創投機構通過深度瞭解企業發展前景,能夠“退讓一步”,不要將個人財富與業績對賭(股權回購)條款相掛鉤。

  令他沒想到的是,創投機構則一直給他灌輸“破釜沉舟方能決勝千里”的心靈雞湯,甚至搬出他們此前投資過的一個案例,一家國內高科技企業創始人為了支持創業,不惜在創業早期變賣房產維持企業運營,如今這家企業不但成為行業翹楚,還成功登陸海外資本市場。

  李嘉坦言,自己有時會被這些創業成功案例所“激勵”,一度下決心在股權投資合同簽字,但當他看到放棄工作在家照看一對子女的妻子,以及自己肩負的家庭責任,又很快退縮了。

  “現在我和創投機構還僵持著,因為我不想將個人財富與創業風險相捆綁,影響家庭的生活品質。”他表示,目前他已收到創投機構的最後通牒,若再不簽訂股權投資合同,他們將選擇放棄投資。

  折衷方案“難尋”

  記者多方瞭解到,李嘉的類似遭遇正日益增多。

  上述民營家族辦公室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以來諮詢如何將個人財富與創業風險隔離的青年創業者明顯增多。究其原因,他們曾遇到創投機構的苛刻投資條款,將個人財富與業績對賭失敗後的股權回購相捆綁。

  “起初我們建議青年創業者選擇設立家族信託,但很多創投機構已有備而來。”他透露。多家創投機構在股權投資條款註明,創業者在業績對賭協議完成前,不得設立家族信託“轉移”個人財富,並將個人財富轉入一個“共管”賬戶。

  對此青年創業者只有兩種選擇,一是乾脆回絕這筆股權融資邀約,二是尋找其他折衷方案。

  “目前,選擇後者的青年創業者較多。”他坦言。究其原因,市場競爭日益激烈迫使創業企業不得不抓住每一筆融資機會迅速擴大市場份額,否則融資動作稍微慢一步,就會被其他競爭對手趕超而遭遇創業失敗。

  所謂的折衷方案,主要是青年創業者一面將大部分個人財富與創業成敗相捆綁(用於業績對賭失敗後的股權回購),一面拿出少數資金用於購買年繳製壽險,儘可能給家庭留存一筆財富保障子女成長與維持生活品質。

  這位民營家族辦公室負責人直言,購買壽險未必能做到“面面俱到”。此前,個別青年創業者因過度操勞而突發重疾,導致壽險續費遭遇波折,面臨終止風險。此外,壽險在財富傳承分配方面的靈活性不夠高,未必能滿足部分創業者的個性化財富傳承分配需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