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採取行動 人類的未來將面臨巨大風險

2021年07月29日01:15

  原標題:不採取行動 人類的未來將面臨巨大風險

  最近在康沃爾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上,大衛·阿滕伯勒爵士說,目前世界上最富有國家所面臨的決定是“人類曆史上最重要的決定”。他是對的。此次峰會在危機背景下舉行,包括新冠疫情、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喪失、不平等加劇以及錯誤信息的“信息瘟疫”。

  這些挑戰使這個十年成為全球行動的決定性的十年。我們歡迎七國集團的新承諾——將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一半,到2030年通過扭轉生物多樣性實現“自然積極”(nature positive),但作為地球上最富裕的國家,它們採取的這些措施最多隻能算是差強人意。

  126位諾貝爾獎得主在最近的行動呼籲中指出:“包括人類和我們的社會在內的這個星球上的所有生命的未來,都要求我們充當全球公地的有效管理者。”這一共識來自4月下旬由我們的組織聯合主辦的首屆諾貝爾獎峰會(Nobel Prize Summit)——我們的星球,我們的未來。諾貝爾獎得主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其他專家齊聚一堂,評估我們超互聯世界帶來的風險。在一個以加速、規模和系統性衝擊為特徵的時代,我們探索了現在和今後幾年能夠取得什麼成就,使世界走上更可持續的道路。

  挑戰艱巨又直觀。除非我們在這個十年採取行動轉變,否則人類的未來將面臨巨大風險。具體而言,我們未能認識到社會和環境韌性的價值,放任對地球生物圈進行大規模不可逆轉的改變。茲事體大,因此各國政府在11月的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上必須表現出與挑戰的規模和緊迫性相稱的雄心。

  我們正在一步步走向危險的臨界點。我們不僅從計算機模型支持的科學理論和複雜方程中知道這一點,而且從我們親眼看到的情況中也知道這一點。南極和格陵蘭冰蓋的主要部分正在融化。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亞馬孫雨林和永久凍土地區根部、樹幹和土壤中的主要碳存儲正在減弱,隨時可能崩潰。再分配全球熱量的大西洋經向翻轉洋流正在放緩。

  與此同時,由於社會和經濟高度不平等以及錯誤信息和謠言的日益蔓延,許多國家的政治正在動搖。這一過程現已通過數字技術和平台充分工業化,信息瘟疫威脅著我們有效應對全球危機的能力。

  我們需要在科學方面投入更多資金,以便我們能夠瞭解世界,推動有利於社會的創新。新冠疫苗的研製時間創出了紀錄,是因為我們已經投資了十多年的信使RNA和免疫基因基礎研究。七國集團政府現已承諾在研究開發方面開展更加密切的國際合作。但我們還需要探索新的商業模式,以加強科學知識的共享和對基礎研究的投資。

  國際科學機構網絡也需要更多的投資。大學應該將地球管理的概念嵌入課程中。各個年齡段的教育都應強調證據的性質和科學方法,以幫助建立對特殊利益集團和偏頗媒體散佈的謊言和錯誤信息的群體免疫。

  化石燃料時代的結束已經開啟了巨大的經濟變革。但是,沒有經濟活力,我們就無法取得我們需要的進展。雖然七國集團國家已經表示打算逐步淘汰煤炭,但大多數國家尚未拿出明確的日期和戰略。隨著碳預算的迅速減少,這種猶豫不決的態度無法保持氣候穩定。

  最後,所有國家都應當認識到,貧富差距的擴大助長了怨恨和不信任,破壞了困難的長期集體決策所需要的社會契約。為了減輕這些風險,我們應該用其他指標來補充GDP,更好地體現人與自然的福祉。今天的領導人需要大膽喊出正義的終極表達:下一代人有權利擁有宜居的生物圈。

  人類的長期生存取決於我們現在所做的決定。參加七國集團、二十國峰會以及今年生物多樣性和氣候峰會的世界領導人必須以幾個世紀和幾代人,而不是以幾年或幾個月為時間跨度思考問題。與諾貝爾獎一樣,他們應該以一個問題為指導:對人類最大的好處是什麼?

  (約翰·洛克斯特倫系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所長,瑪西婭·麥克努特系美國國家科學院院長,布賴恩·施密特系諾貝爾獎得主、澳州國立大學副校長。斯德哥爾摩韌性中心主任、 瑞典皇家科學院北耶爾生態經濟研究所所長卡爾·福爾克,諾貝爾獎得主、新英格蘭生物實驗室首席科學官理查德·羅伯茨對本評論亦有貢獻。版權:辛迪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