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芯片設計紅藍海百舸爭流 行業爆發期何以突圍

2021年07月29日00:23

  原標題:大灣區芯片設計紅藍海百舸爭流 行業爆發期何以突圍

  芯片設計產業是大灣區集成電路產業鏈條上按銷售額計占比最大的一環,其增速呈爆發態勢,迎來了“曆史性發展機遇”。

  編者按

  過去十年,是粵港澳大灣區芯片設計業爆發的十年。行業爆發正吸引風險投資機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湧入,以萬億級別的資金孕育出一批具有高成長性的“瞪羚”和“獨角獸”企業。在此背景下,當前的大灣區芯片設計行業方向何在?應如何突破技術壁壘和市場壁壘?如何逐步擴大國產芯片的市場份額?怎樣實現人才積澱?《高成長企業論——2021粵港澳大灣區瞪羚企業大型系列專題報導》第二期聚焦芯片設計產業發展。

  過去十年,是粵港澳大灣區芯片設計業爆發的十年。

  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統計,2010年,國內芯片設計行業銷售額約550億元;到2020年,銷售額達到3819.4億元,10年間增長接近600%,呈現爆發增長的態勢。大灣區的發展趨勢與全國的趨勢一致。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集成電路設計分會的統計數據,在2020年芯片設計全行業3819.4億元銷售額中,長三角銷售額1599.7億元,占比39%,珠三角銷售額1484.6億元,占比37%。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的戰略新興產業之一,半導體芯片產業正在吸引眾多的創業者、彙集大量資本投身其中。在整個半導體產業中,設計、封測、製造分別占比42.87%、29.69%、27.44%,芯片設計是大灣區集成電路產業鏈條上按銷售額計占比最大的一環,其增速呈爆發態勢。

  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集成電路設計分會的統計數據,截至2020年底,中國芯片設計公司達到2218家,其中最為密集分佈在珠三角、長三角、京津環渤海地區。芯片設計行業正在經曆一次創業“大爆發”。

  投資機構深圳市力合科創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馮傑認為,中國芯片設計產業處於行業爆發期,目前迎來了“曆史性發展機遇”。

  創業的爆發正吸引風險投資機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湧入,以萬億級別的資金孕育出一批具有高成長性的“瞪羚”和“獨角獸”企業。深交所、上交所、港交所均已有芯片產業鏈相關公司上市,令公開市場的資本主要向龍頭公司彙集。

  當前的大灣區芯片設計致力於哪些具體方向?應該如何突破技術壁壘和市場壁壘?如何逐步擴大國產芯片的市場份額?怎樣實現人才積澱?針對芯片設計行業的諸多話題,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近期走訪了一些芯片設計行業的創業者和投資者。

  面對這樣的行業機遇,芯片設計創業公司深圳曦華科技有限公司的聯合創始人、CTO白頌榮,杭州瑞盟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馮炳軍都認為,大灣區乃至中國的從業者應當勇於投身未知的“藍海”市場,關注技術積累、資本積累,加強與國產製造業各環節的緊密聯動。

  投資機構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的負責人認為,面對機遇,金融機構應當助力芯片設計行業真正的優質創業者盡快實現擴張,激勵行業誕生更多瞪羚企業、領軍企業,乃至巨頭企業。

  “中國芯”的曆史機遇

  在深圳市塘朗曦華科技公司的辦公室里,白頌榮的指尖托著米粒一般大小的芯片,向記者介紹說,這枚微型設備的內部,“猶如一棟構造複雜的摩天大樓”。他說,細小的晶體管穿行佈局在“米粒”中,在傳遞電流的過程中形成信號。

  “這是一枚SAR(Specific Absorption Rate,亦即電磁波吸收比值)芯片,可以監測單位時間內手機的電磁輻射能量值。”白頌榮說。

  白頌榮是曦華科技公司首席技術官、聯合創始人。在2018年聯合創立曦華科技公司之前,白頌榮有國外、國內芯片大廠的職業經曆。

  當前國內芯片設計產業的創業大爆發主要來自三股力量,包括高校研究人員創業、國內龍頭企業技術團隊創業、“大廠”高管創業等,白頌榮屬於第三種。

  他告訴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曦華科技的創業,是“因應5G時代和智慧型汽車的芯片需求而起步的”。該公司目前主要針對5G、自動駕駛研發設計相應的芯片。

  白頌榮向記者指出,芯片設計是從構想和定義開始的。在新的市場需求產生時,市場固有的通用型芯片無法提供對應的功能,這為定製化芯片設計提供了機會。

  事實上,從定製化市場切入,是粵港澳大灣區芯片設計者乃至全中國的相關廠商為了破除原有市場壁壘和技術壁壘、打開商業化局面的一條路徑。

  深圳華強北被譽為“亞洲第一電子交易市場”,在這裏可以看到,現有通用型芯片市場已形成一種被國際“大廠”寡頭壟斷的格局。記者走訪新亞洲電子商城,不少集成電路銷售商戶都仍以經營來自美國、歐洲、日本、韓國、新加坡的品牌為主,包括ATMEL、Analog Devices、Fujitsu、Intel、ITT、Lattice、Samsung、Infineon、Texas Instruments等等。華強北的各路商戶熟練地用英文名或簡稱介紹產品。

  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數據,2020年,中國芯片設計在全球市場份額占比約13%。而根據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的數據,美國在全球芯片設計市場上占比高達65%。

  國際知名的高性能芯片設計專家餘浩向記者解釋稱,現有國際巨頭在軟件、架構的研發上提前搶跑數十年、在市場開拓上搶跑數十年,這令它們有機會在固有市場格局中建立了又厚又高的“壁壘”。

  這有曆史的因素。畢竟芯片產業是誕生在1950年代的美國矽谷。

  力合科創創投合夥人、基金部部長張馳對記者說:“早期電子產品的研發掌握在外企手裡,沒有多少人願意試用國產芯片,國產芯片的推廣成本極高。”

  芯片產業“獨木不成林”。白頌榮和張馳均表示,是“中國製造”的全面發展,為國產芯片設計創業者提供了充分的下遊市場空間。

  張馳直言:“我們面臨著新一輪芯片產業爆發的曆史性機遇,製造業的全面成熟提供了大好創業環境。”

  力合科創創投董事長馮傑指出:“當前全球主要經濟參與者都意識到,經濟競爭的關鍵在於科技競爭。尤其是在芯片領域,中國面臨著一次發展機遇。”

  在張馳看來,粵港澳大灣區是很多搭載芯片的終端設備的生產地,比如白色家電、手機、汽車、醫療設備、通信等,全球最重要的芯片消費市場就在中國,就在粵港澳大灣區。

  當前,智慧型汽車已經被半導體行業視為繼智能手機以後又一個潛力巨大的“平台”市場,圍繞自動駕駛、車內空間體驗等多個方面,觸摸屏、指紋識別、聲控、機器視覺等“人機交互”技術的市場需求產生,車用芯片市場爆發。白頌榮向記者指出,下一步曦華科技將看重包括自動化駕駛研究在內的智慧型汽車行業商機,進行車規級MCU芯片設計研發。“首選合作對象將是國產汽車品牌。”白頌榮稱。

  突圍戰:“藍海”戰略指路破局

  成立已12年的瑞盟科技,親曆近年來“國產化”的過程。

  瑞盟科技創始人、董事長馮炳軍認為,中國芯片設計公司必須採取“藍海”戰術,從而實現技術積累、資本積累。

  紅海、藍海這兩個商業術語,分別指競爭已經非常充分的市場,以及有巨大空間的創新市場。

  “國產芯片一直存在紅海、藍海兩個市場,我們毋需蜂擁‘紅海’,而是可以向‘藍海’進發。”馮炳軍對記者如是表示。芯片的“紅海”市場,主要是圍繞技術門檻極低的一些產品,這個市場上的產品銷售單價可低至幾毛錢人民幣、利潤率十分單薄。而在具有一定技術門檻、利潤更加豐厚的芯片產品上,仍然是一片“藍海”。

  唯有勇於挑戰現有格局,駛向“藍海”,對高精尖技術做不懈的攻克,爭奪利潤的甜蜜點,中國芯片設計產業才能做出資本積累、技術積累。

  馮炳軍坦言,做百年老店、產生中國的巨頭公司,應當成為當前芯片設計創業者的目標。

  瑞盟科技主打模擬芯片,創業之初是從一顆馬達驅動芯片(motor driver)開始的。馬達驅動芯片作用是用電流控製電機運行,大量應用於生活場景和工業場景。生活場景包括玩具、智能鎖、掃地機器人等,工業級場景包括汽車機電控製、3D打印、工業機器人等。

  這其中,既包括消費級產品的“紅海”市場,也包括工業級產品的“藍海”市場。

  馮炳軍指出:“消費級市場對模擬芯片技術要求不高,而且很容易陷入價格競爭,只有面向工業級應用才具有更長的生命週期和利潤週期,也才能實現資本積累。”

  然而,力闖“藍海”並不容易。瑞盟的馬達芯片,從誕生之初便遇到技術壁壘、市場壁壘。

  在技術壁壘方面,馮炳軍總結其為一場“資金和時間的雙重博弈”。這顆馬達芯片的誕生前後花費超過一年。整個芯片設計流程大致包括系統、版圖、線路設計,接著是流片(行業術語,指試生產),完成流片的樣片拿回設計方進行多環節測試,接著送往封裝(package,將集成電路裸片包裝為一個整體),一系列動作完成後才開始做小批量銷售。

  “此間有大量關卡,一環不過就得重走部分流程,時間再拖延數月。”馮炳軍說,其間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對於等著銷售款“續命”的創業型公司來說更具壓力。

  馮炳軍直言,“當時的目標客戶只用進口產品”。這並非國產製造商“崇洋媚外”,而是在國際模擬芯片市場上,正是主要由美國、歐洲公司“寡頭壟斷”的格局。對這個格局,行內人常說是“一超多強”。“一超”指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該公司在2020年模擬芯片銷售額為108.9億美元,占全球市場份額約20%;“多強”是指亞德諾半導體(ADI)、英飛淩(Infineon)、思佳訊(Skyworks)、意法半導體(ST)、恩智浦(NXP)、瑞薩(Renesas)等。

  馮炳軍坦言,從小批量供應,到大批量供應,最後成為核心供應商,切入市場並不局限於對設計理論的掌握,更需要“多年經驗的沉澱”。這裏的經驗涉及對市場需求的瞭解、對客戶要求的判斷。

  “模擬芯片設計是一個慢行業,”馮炳軍說,“需要工匠精神。”

  不僅模擬芯片如此,國產數字芯片、數模混合芯片等多種主要芯片類型,事實上都面臨著瑞盟科技所經曆過的技術和市場壁壘。

  為了盡快突破目前的困境,國產芯片設計商事實上都在做不同方向上的努力。

  南方科技大學深港微電子學院創院副院長餘浩指出,開源式的架構、國內開發商在設計軟件方面的進步、以及第三代半導體材料的誕生,都在為打破原有壁壘創造條件。

  餘浩分析稱,中國芯片行業與國際巨頭的競爭,應當充分利用新的軟件、架構、市場需求,他建議從計算、傳感器、通信等三大方面去尋找國產芯片的高精尖發力點。

  (作者:江月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