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積水涵洞的女子遇難,救人者滿是遺憾

2021年07月29日20:36

  原標題:被困積水涵洞的女子遇難,救人者滿是遺憾

  第二天,積水退至腳踝,家人返回何慧麗遇難的涵洞,找到那輛倒在牆根的黃顏色電動車。

7月23日,家屬在涵洞里找到何慧麗的電動車。受訪者供圖
7月23日,家屬在涵洞里找到何慧麗的電動車。受訪者供圖

  文 | 新京報記者 彭衝 左琳

  7月20日下午4點17分,被困在鄭州黃河路與沙口路交叉口附近涵洞的何慧麗,最後一次撥通向大哥求助的電話。此處涵洞多,家人沒能找到確切位置。

  何慧麗最終被循著呼救聲趕來的好心人李經科撈出水面,但還是晚了一步,她不幸遇難。

  7月26日,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提及此事,李經科深感遺憾和歉意,“我覺得我耽誤了(救人時機),沒及時把人救出來。這幾天每次想到這事,心裡都不舒服。”

  “能不能找人幫幫我”

  7月20日下午3點,47歲的何慧麗結束了一天的工作。

  她在東風路上的世紀聯華超市做促銷員。同事劉燕見到正從超市往樓下走的何慧麗,“外面雨下得特別大,你不要走了。”看她準備離開,劉燕勸了一句。她們是一個貨櫃上的搭檔。劉燕不知道自己的話有沒有攔住何慧麗,也不知道她究竟幾點離開超市。

  據中央氣象台消息,鄭州7月20日16—17時,一小時降雨量達到201.9毫米。這幾乎占鄭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640.8毫米)的三分之一。

  下午4點17分,大哥何家民接到妹妹何慧麗的電話:“哥,你能不能找人幫幫我?我在黃河路涵洞里。”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涵洞是何慧麗回家的必經之地。這裏離超市有不到6公里,如果是白班,她3點下班後,會在天色尚早時騎著電動車路過。穿過這裏,能看見一牆向上攀去的爬山虎,繼續往西南走,家就在不遠處。

  等了一分鍾,何家民不見回音,便趕忙撥回去。“救命啊!救救我!”電話裡傳來妹妹的喊聲,但只一句,電話便再次掉線,此後再也沒聯繫上何慧麗。

  李經科聽到了這聲求救。

  24歲的他在涵洞旁邊的鄭州鐵路局鄭州電務段工作。單位離涵洞很近,他看到附近的積水從下午兩點開始慢慢上升,到4點的時候,已經快漫到涵洞上沿。

  這是一處建在火車道下的涵洞,從沙口路、黃河路交叉口往西南走,經過一段下坡路就可到達,涵洞內中間兩條機動車道,兩側、挨著涵洞牆的位置,還用欄杆隔出了非機動車道。繼續往前,這裏有多個涵洞。

  下午4點剛過,李經科和一位同事在室外巡查單位的進水情況。雨下得還很大,兩秒鍾,衣服就淋透了。

  “救命!”他突然聽到有人喊。聲音不大,勉強能聽到,他循著聲音找去,但慢慢地聽不見呼喊聲了。火車道上找不到人,兩人又來到涵洞樓梯口,隱約看到有個人在橋下面的水裡。

7月25日,事發涵洞牆壁上留有多條汙泥痕跡,最高的一條接近涵洞頂部。新京報記者 彭衝 攝
7月25日,事發涵洞牆壁上留有多條汙泥痕跡,最高的一條接近涵洞頂部。新京報記者 彭衝 攝

  來不及的營救

  呼救的正是何慧麗。李經科趕緊跳下樓梯。“那個位置就在橋沿正下方,水特別深,跳下去腳就沾不到地了。”等李經科遊過去,發現“人已經不行了”。

  同事找了一根繩子,從火車道上順下來準備把人拉上去,李經科覺得行不通,他擔心綁不穩人再摔下來。“而且她已經呼吸困難了,我不想用繩子勒著她。”慌亂中,另一個陌生人也遊過來幫忙。兩人一手游泳,一手架著何慧麗,總算把她托到樓梯口處的平台上。

  從撈人的位置到樓梯口只有十來米,但即便是從小就識水性的李經科,也已經累到虛脫。幾個人沒有放棄何慧麗,通話記錄顯示,他們輪番打110、120、119等求救電話,但都占線沒有接通。

  何亮接到大哥何家民的電話後,趕忙也聯繫二姐何慧麗,但呼出的電話始終無人應答。

  他們兄弟姊妹4人,除了大姐外都在鄭州生活。下午四五點雨水正猛,何亮和一家人蹚著水往黃河路的涵洞趕。

  何亮離事發地只有四五公里,一路上他連遊帶蹚,就是不見何慧麗的蹤影。黃河路上涵洞多,路上水已經齊腰,他們不知道何慧麗被困在哪一個,一家人在涵洞邊上無計可施。

  直到21日早上5點多,路上的水才退下一些,何亮繼續沿路找。在黃河路與沙口路交叉口西南方向的第一個涵洞外,見到了姐姐的遺體。

  得知有家屬來尋人後,李經科想去和他們道歉,但看到這些悲傷的家人後,又不忍上前打擾。“我覺得我耽誤了(救人時機),沒及時把人救出來。水太大了,從我聽到呼救,到我看到她漂起來,幾分鍾的時間人就不行了。”他感到遺憾,“這幾天每次想到這事,心裡都不舒服。”

  事故發生的第二天,鄭州交警在微博發佈積水路段提醒,稱“黃河沙口東涵洞積水東西雙向斷行”;此後兩天,“沙口路黃河路涵洞”也被鄭州交警列為積水點之一。

7月20日,何慧麗打卡上班的截圖。受訪者提供
7月20日,何慧麗打卡上班的截圖。受訪者提供

  “姐姐做飯很好吃,很疼愛孩子”

  與姐姐告別,何亮還沒做好準備。

  這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姐姐,從小把他帶大。“我們農村都說’引孩兒’,從小都是我姐引著我。”五年前,何慧麗從周口來到鄭州,她才47歲,去年剛在鄭州貸款付了首付買了個二手房,在家人眼裡,這算是在城里站穩了腳跟。

  但她的生活並不寬裕。夫妻倆商量著,何慧麗每個月三四千的收入,負擔房貸,丈夫打零工收入不固定,負責照顧家裡的生活。

  在何景順眼裡,二姐“渾身上下都不閑著”。在扶溝縣老家,何慧麗還有七八畝地,農忙的時候,她還要趕回去種地。

  從老家回來,何慧麗總會帶點東西給弟弟送去。有時候是菜,有時候是別的。事發前幾天,何亮最後一次見到姐姐,她又帶了菜來,至今還在家裡的冰箱放著。“姐姐做飯很好吃,經常炸個丸子或做點好吃的給我們。她不會什麼,但是很疼愛孩子們。”

  何慧麗在超市的工作是賣牛奶。每天早上,她都要趕來上貨,冷櫃有五層高、七八米長,她得把牛奶一件件擺上去。用同事劉燕的話說,這份工作不算累,但是冷。“要穿長褲長袖,每次一碰那些牛奶,都覺得涼得慌。”

  她與何慧麗相識才兩個月,但還是覺得何慧麗“人很好,挺實在”。印象里,何慧麗說話快、嗓門兒大,幹活利索。自己剛來的時候,很多東西都不懂,何慧麗全都告訴她。貨櫃在超市三樓,有時劉燕有搞不清楚的,就打電話給何慧麗,即使是在吃飯,何慧麗也會從二樓休息室趕過去幫她。

  第二天,劉燕因為害怕積水沒去上班。22日,劉燕到超市上班時,看到一位和何慧麗關係很好的同事在哭,才知道何慧麗遇難的消息。

何慧麗生前工作的超市櫃檯。新京報記者 彭衝 攝
何慧麗生前工作的超市櫃檯。新京報記者 彭衝 攝

  7月22日,當地警方開具了何慧麗的非正常死亡火葬介紹信,死因為“溺水”。第二天,積水退至腳踝,家人返回何慧麗遇難的涵洞,找到那輛倒在牆根的黃顏色電動車。

  25日,鄭州放晴了。馬路恢復乾淨,超市迎來了往日的熱鬧。三樓的牛奶貨櫃旁,促銷員繫著藍圍裙,等著顧客過來。這裏曾是何慧麗的“工作台”,旁邊的工作人員見到過幾個在那裡工作的導購,但不知道誰才是何慧麗。

  事發涵洞的積水已經排空,偶爾有灑水車經過,一輛沾滿汙泥的黃色單車立在路邊。涵洞內的牆壁有些斑駁脫落,一條清晰的水跡印在一米多高的地方。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劉燕、何家民、何亮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