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月估值漲兩倍 麵食成新消費投資風口

2021年07月28日10:43

  來源/IT時報

  記者/孫鵬飛

  新風口盛宴的一“面”之緣

  四個月估值漲兩倍 麵食成新消費投資風口

  這可能是資本的又一場“盛宴”,儘管宴席的主菜只是一碗麵。

  7月15日,五爺拌麵獲得頭部資本高瓴創投A+輪融資,但未披露融資金額,而在6月24日,它剛剛宣佈完成3億元A輪融資。

  參投麵館似乎與高瓴創投以往的投資偏好有所不同。根據企查查提供給《IT時報》數據,今年以來高瓴創投累計有20筆投資,主要集中在AI、醫療健康和鋰電池領域。

  今年年初,高瓴創投對外稱,成立一年間投資超過200個項目,其中技術驅動型公司占78%。

  對麵食情有獨鍾的資本不止高瓴創投一家。7月8日,和府撈面獲得8億元的E輪融資,投資方包括CMC資本、眾為資本、騰訊投資、龍湖資本。企查查數據顯示,2020年11月16日,和府撈面完成4.5億元D輪融資。8個月內獲得12.5億元融資,創下今年國內連鎖麵館最高融資紀錄。

  此外,7月14日,遇見小面再度獲得由碧桂園創投領投的超1億元戰略投資,其估值也由3月11日的10億元上升至30億元。短短四個月,估值漲了2倍。

  一個新風口正在發酵。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告訴《IT時報》記者,由於麵食的賽道比較寬,對應人群和場景比較多,這是資本開始佈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只是,風口之下,狂歡和隱憂從不缺位。

  狂歡:毛利率五六成的“連鎖”反應

  每天傍晚四點半,成濤(化名)便開始等候用餐高峰。他的麵館開在浙江某二線城市,店舖面積只有二三十平方米。每天,標價20元左右的杭幫面能賣出數百碗,業績好時營業額有5000-6000元,即使雨天客流變少,依然能有3000元左右進賬。

  儘管年近六旬,但成濤每天都在採購、煮麵、打掃、收拾中匆匆度過,還未考慮退休。他告訴《IT時報》記者,做麵館是一門賺錢的生意,毛利率能有五六成。

  事實上,成濤曾想過再開一家麵館,但遲遲未能邁出第一步。他無法確認自己的麵館模式是否可以複製,也擔心店面裝修和管理成本的重壓,“畢竟我們夫妻倆精力和資金有限。”他說。

  成濤認為,傳統麵館對應的多為需求式顧客,只為快速解決一餐。如果走連鎖路線,顧客群體對應的是吃快餐的白領,對於店面裝修和服務的要求更高,成本投入也更大。他沒找到合適的合夥人。

  中餐走向連鎖是大勢所趨。

  美團發佈的《中國餐飲大數據2021》顯示,中國餐飲市場連鎖化進程不斷加快,餐飲連鎖化率已由2018年的12.8%增長至2020年的15%。中金研報顯示,2018年美國、日本的餐飲業連鎖化率分別在54%和49%。

  在一位餐飲業內人士看來,未來中國餐飲將會湧現一批快速增長的連鎖品牌,通過連鎖化實現優化效率,降低經營成本,“倉配一體化的中央廚房能讓餐飲店利潤率提升超過10%,配送成本減少三成”。

  火鍋店、快餐店是以往常見的中式餐飲品牌,號稱中式快餐排名第一的老鄉雞,成立於2003年,到2020年底,開了800多家直營店,並預計在2023年擴展到1500家,而在2021年興起的這股新消費投資風口中,麵食店,卻成為資本寵兒。

  一位深圳投資人告訴《IT時報》記者,麵館是剛需、高頻場景,具有較好的群眾基礎。假設一家麵館每天銷售額能有一萬元,如果連鎖加盟店能開出了一千家,那麼這個品牌每日流水可以達到一千萬元,“如此好看的數據會吸引資本矚目”。

  和府撈面的創始人李學林曾對外稱,全國有三萬多億的餐飲體量市場,麵類佔據了其中的8000億,且每年均呈兩位數的體量增長速度。

  這是一塊資本不願放過的蛋糕。  

  誘惑:麵館的“互聯網打法”

  資本湧入,風口升溫,一些連鎖麵館品牌通過加盟方式開疆擴土。故事似曾相識。某創投基金管理人王旭(化名)直言,這是將互聯網打法應用在麵館生意上,通過加盟形式將大部分擴張成本轉嫁至加盟商身上,從而實現門店數量的躍升。

  以五爺拌麵為例,官網顯示,品牌成立於2018年,目前門店數量超過700多家。到2022年,五爺拌麵計劃突破1500家門店。這意味著,它每天將開出2家新店。

  一位五爺拌麵招商經理告訴記者,加盟商需要支付10萬元左右的加盟費,包括8萬元的設備費用、4000元裝修圖紙費用、一萬元保證金以及開業後退還的五千元加盟誠意金,其他諸如裝修費用、店租、員工工資等則需要加盟商自行承擔。

  該招商經理透露,一個80平方米的店舖需要配置4-5個服務員,不需要配備後廚,因為食材只需微波爐加熱即可上桌。

  此外,五爺拌麵按日營業額5%收取服務管理費,加盟商有二萬元訂貨額度,需向品牌方購買除青菜及酒水外的食材。五爺拌麵以每15天為一週期結算一次,扣除服務管理費及訂貨款後打入加盟商賬戶。

  《IT時報》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按照日流水5000元和65%的毛利率計算,那麼每月毛利潤在十萬元左右。如果按照杭州一間80平方米店舖算,裝修費用大約在八萬元,租金也要超過十一萬元(日租金每平方米4元)。此外,加盟商每年需要做好至少三十六萬元員工工資、二萬元水電費、六千元服務管理費,三四萬元包括桌椅、燈具等其他費用以及十萬元加盟費,一年總支出大約在七十萬元。

  按照這個邏輯,如果五爺拌麵有1500家門店,通過加盟一年可省十億元左右擴張成本,就加盟商而言,每月能賺三萬元左右。一位上海五爺拌麵加盟商對此頗為心動,由於門店所在美食城仍未開業,但他已躍躍欲試。

  但這是理想狀態。

  事實上,日均營收達到5000元並非易事。

  記者發現,五爺拌麵走大眾平價路線,根據招商經理提供的菜單,一碗川香麻辣麵售價15元,最貴的醬牛肉不過24元,只是在“江浙滬地區,菜品單價會上調3-5元”。

  大眾點評顯示,上海目前只有一家五爺拌麵,客單價在30元/人。

  也就是說,如果日流水要達到5000元,這家五爺拌麵平均一天要有150多位客人光顧,賣出200-300碗麵。

  另一方面,五爺拌麵發跡於東北地區,儘管官方稱已有超過700家門店,但如今能在江浙滬體驗的門店並不多。其招商經理表示,目前上海地區只有一家門店開業,在金山區,而浙江省僅嘉興市內有一家。

  南方人能否適應北方的風口?可能是加盟商需要考慮的問題。

  隱憂:資本的擊鼓傳花

  對於麵館賽道,王旭有諸多擔憂。

  “中國餐飲業要在A股上市很難!”王旭表示,最主要的問題在於餐飲企業很多時候不開發票,在稅收方面存在不透明的情況。因此上市時,監管層會對餐飲企業的審核更加嚴格。

  據前述投資人預估,因為考慮到上市難,早期投資人在餐飲行業的投資週期可能為兩到三年,等新投資人入場後,大賺一筆離開。

  這是一場擊鼓傳花的資本遊戲。王旭擔心與資本風光退場形成對比,是加盟商真金白銀投入助推品牌門店數量後,可能會成為“韭菜”。

  事實上,在資本入場前,餐飲市場也曾有明星跨界做麵館的熱浪。“很多明星利用自己的流量進入實業,但最終倒閉的不在少數。”他說。

  2014年,藉著《非誠勿擾》的熱度,主持人孟非在南京開出一家重慶小麵館,售價最低的一份小面也要28元。據報導,開業之初,因為諸多明星捧場,店舖火爆,甚至出現排隊三四個小時進店,黃牛現場賣號的情況。

  此後,孟非的重慶小麵館開出多家連鎖店,但到2018年,有媒體報導,已關閉超過三分之一。

  “誰能保證麵館一直火爆下去?”王旭說。

  如今各家麵館走出裝修、社交功能等差異化路線,但王旭認為,麵館的社交屬性似乎是個悖論,“很少有人會在麵店看書、談大生意”?

  逐利的資本,升溫的行業,歷史似乎是循環的。一飛衝天與一地雞毛間,成敗皆風口。或許這一次預示著麵館站在風口上八“面”威風,也可能只是風口之下的一“面”之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