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Apple、Google巨頭都在嗑的元宇宙距離爆款還有多遠?

2021年07月28日18:11

  近日,Facebook宣佈成立新產品團隊開發“元宇宙”。除Facebook外,Apple、Google、亞馬遜和微軟目前正在開發的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技術都與“元宇宙”概念密切相關。人類對宇宙的幻想從未停止,從美好幻想到現實落地,元宇宙是否會迎來大爆發?

  “其實沒有那麼玄乎,不用過於神化元宇宙,先實現一個無限可能的遊樂園再說。”創世夥伴CCV創始合夥人周煒向福布斯中國表示。

創世夥伴CCV創始合夥人周煒
創世夥伴CCV創始合夥人周煒

  特別是自在線遊戲平台Roblox今年3月在紐交所直接上市以來,元宇宙概念廣受市場關注。資本市場當然也不會缺席這個令人充滿想像的賽道。投資人如何看待這個被稱為互聯網盡頭的賽道?創世夥伴CCV創始合夥人周煒向福布斯中國詳細介紹了資本、技術、內容等維度的現狀。

  近日,CCV領投了“虛擬人”頭部生態公司次世文化的A輪500萬美元融資。周煒介紹,其實在Metaverse概念熱起來之前,CCV在2018年上半年獨家領投了MetaApp,也是目前我認為是中國最像Roblox的一家公司,也是規模最大的一家。

  以下為福布斯中國與創世夥伴CCV創始合夥人周煒的對話:

  福布斯中國:在元宇宙這個嶄新的賽道上您的投資邏輯是什麼?

  周煒:其實“元宇宙”對於我們科幻迷來說並不是一個新概念,而在我們心目中這是一種必然。

  簡單來說,不管是叫它“Metaverse元宇宙”,還是其它稱呼,大家都知道技術、遊戲、社交各種東西發展到一定的時候,就要進入到下一個階段。這下一個階段,以前大家叫沙盒遊戲或沙盒式的環境,可以被用戶塑造的,但是今天往前更走一步進階成了Metaverse,它的靈活度變成無限大,所有的東西都更真實。

  在這種前提下,其實可以想像未來不管是遊戲還是社交甚至更複雜的生活,可能都會加入Metaverse,與現在的平台都不一樣。包括現在的遊戲,這麼多年來其實無非就是畫面更漂亮了,變得越來越多的是人和人的互動,但是玩法並沒有太大的創新。現在,Metaverse本身是一個革命性的產品,可以讓用戶在裡面自由創建、自由交互,產生無限的可能性。

  在這個基礎設施里會有很多底層技術的提供商、引擎,包括其中各種玩法都需要提供很多技術和內容,這些公司都可以成長得很大。

  於是,CCV在MetaApp的投資基礎上,繼續在賽道裡面找,這次投資的次世實際上是一個內容提供商,他們原創虛擬人IP的能力獨一無二,可以大量地為Metaverse提供虛擬人的IP和內容的服務。我們還投資了另一家公司是提供技術服務的,是技術提供者。我們在這個方向一步一步佈局,Metaverse方向我們還持續在看。

  CCV的邏輯很清楚,肯定是希望能投到未來最大的元宇宙的平台,目前看來MetaApp有希望成為這樣一個平台。基於“創世界伴左右”的理念,模式上來說,我們一般是同一類型只投一家,投完這個平台以後,下一步看賽道的一些技術提供者、內容提供者。次世就是Metaverse裡面內容和IP的提供者。你也可以認為次世是一個基礎設施的提供者,因為它可能會給元宇宙裡面的用戶提供大量的的虛擬人,不同的身材、思想、性格,而且都有“擬人”的情感,甚至可以量身定製。同時它其實也可以幫助這些平台提供大量的具有個性的NPC(Non-Player Character),所以我覺得這是Metaverse生態環境中的組成部分。我們的投資邏輯比較清楚,先從最大的平台開始,就是MetaApp,然後開始在裡面尋找它的關鍵的貢獻者,不管是技術貢獻者還是內容貢獻者,還是其他它,只要是這個產業鏈上的關鍵節點,都會繼續投資。

  福布斯中國:其實VR/AR概念從2016年或更早就開始是元年,但當時都以為是可以落地或可以爆發,或可以迎來一個新的時代,但其實並沒有。元宇宙從概唸到規模化商用的大爆發,是否也會經曆這樣一個曲折的過程?還是現在正在迎來爆發的時機?

  周煒:首先Metaverse本身並不一定要跟VR/AR結合到一起,因為它只是它的一種表現形式而已,關鍵在於內容是無限豐富的,是用戶可以跟這個世界互動創建的,這是關鍵。至於它是在VR/AR,還是在屏幕上,還是在所謂全息影像里展示,那是交互界面的問題。

  確實VR今年看來是爆發的情況出現了,現在STEAM上幾款VR遊戲也賣得非常成功,大家評價都非常正面,沒有像以前一樣大家會覺得它是一個過渡性產品,現在基本上是一個完善的產品。無論從內容還是硬件,當產品從試驗品變成消費者覺得很完善的時候,自然它的爆發期就一定會出現。

  福布斯中國:無論怎樣,元宇宙代表著未知,代表未來的方向。對於資本來說,您覺得投資元宇宙面臨最大的挑戰來自於哪裡?

  周煒:的確。首先,元宇宙這個事是相當大的事情,必然存在一個問題,因為現在已經有很多的巨型公司,像Facebook,包括國內一些巨頭公司,大家都在這個方向上發力。可以想像巨頭有它的優勢,但創業公司有它的鬥志、有獨特的靈活性,勝利最終是屬於巨頭還是屬於創業公司的,目前來看是比較大的挑戰。當然我們希望一個社會永遠給創業公司在新模式、新時期時出現的機會。這是我們堅持做投資的動力來源。

  其次,這個方向實際上現在很早,雖然大家講得很熱,但去看很多產品,離Metaverse還是很遙遠的。所以我覺得要有耐心,不要覺得好像一夜之間羅馬就可以建成了,這個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必然有一個過程。

  當然還有來自底層技術的挑戰。要做一個完善的Metaverse元宇宙的話,底層技術非常重要,可以理解為搭建了一個有無限可能的新的世界或新的遊樂場,裡面有無限可能的玩法。要支撐這個無限可能,地基必須有足夠靈活性,或者引擎要有足夠的靈活性,為大家提供更方便地創建metaverse的可能性,實現所有可能的玩法,基礎底層設施的技術要求會非常高。

  同時底層設施上面搭建的還有經濟體系和運行規則。所謂的宇宙或一個世界一定要有規則,沒有規則的話就亂套了,一定要有經濟體系才能運行。因為大家都要在裡面創建內容,所以一定要交易,要讓創建內容的人能夠賺到錢,他才會有動力去創建更好的內容、創建更好的玩法。這些都需要一個完善的經濟體系,這對行業從業者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哪一個遊戲曾經創建過這麼大複雜的虛擬的經濟體系,這都是很挑戰的事情,也都是必須在技術層面需要解決的問題。

  福布斯中國:突然想到一點,好像智能駕駛一樣,在元宇宙這一波,創業公司會有超越巨頭的空間機遇?

  周煒:當然都是有這種機會的,必須要有,要是沒有的話,我們就不會做投資了。我們作為早期風險投資機構,就是要幫助這些比較弱小的創業者在巨頭裡去彎道超車,所以我相信是有這個機會的,而且從目前來說,這個方向跑在前面的還是創業公司。

  巨頭公司的優勢在於有流量,但歷史上也有很多次擁有大量用戶和流量的巨頭被新事物超越的案例。否則這個世界早就已經固化了。

  可以肯定的是,元宇宙最後一定是一個生態。不管是Facebook這樣的巨頭,還是創業公司,大家都在這樣一個生態裡面。

  福布斯中國:總結來看,目前您這邊投了內容方面和技術方面的,未來會從哪個方面先爆發起來?

  周煒:當然首先是平台爆發,平台必須先爆發,在裡面玩的生態玩家才會有可能爆發。所以一定要有一家平台先具備雛形,商業是非常重要的,能夠讓經濟體系、能夠讓它的收入發生,這個收入要在參與者里能夠實現分配。

  以次世文化為例,不一定只與元宇宙合作。現在的趨勢是商業嗅覺敏感的大的品牌方很多廣告都在用虛擬人了,未來的數字化時代,一個數字人,無論是有原型還是無原型的,像次世做了迪麗熱巴和黃子韜的虛擬原型,還做了超寫實國潮數字人翎-Ling,她的人設是喜愛跨次元文化的女孩,讓她變成一個有血有肉像真人一樣的形象存在。

翎-Ling
翎-Ling

  目前,我最關注的是投的MetaApp有沒有機會成為這樣一個平台,是生態的創建者,這是第一。

  第二,我們希望找到更多的在這種平台上能夠提供核心的技術引擎的公司,在這個方向上能夠提供技術的公司,而且有獨到技術的公司,會非常感興趣。

  Metaverse生態環境比喜馬拉雅這樣的音頻平台複雜多了,需要的技術也更複雜,對參與者創建能力的要求更高了。換句話說,如果提供了更好的技術引擎,大家可以傻瓜創建當然是最理想的,但當然不是那麼容易實現的。

  還是那句話,現在大家都想得太遠了,第一步先實現一個有無限可能的遊樂園,這是比較現實的第一步場景。

  元宇宙真正實現可能需要很久,現在還是一個嬰兒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