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部門發文壓實外賣平台企業責任:明確用工關係,算法或待測試

2021年07月28日16:33

原標題:七部門發文壓實外賣平台企業責任:明確用工關係,算法或待測試

鼓勵算法取中、明確最低工資標準、敦促和支援參加社會保險……7月26日,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網信辦、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商務部、中華全國總工會聯合印發《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對保障外賣送餐員正當權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7月27日,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副教授、中國新就業形態研究中心主任張成剛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表示,《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是在前期發佈的《關於切實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意見》框架下進一步細化,與《關於切實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意見》一脈相承,回應了社會對於外賣送餐員勞動權益保障問題的關切。

《意見》從保障勞動收入、保障勞動安全、維護食品安全、完善社會保障、優化從業環境、加強組織建設、矛盾處置機製這七方面對網絡餐飲平台提出要求,明確了平台方的責任義務。

“新就業形態的趨勢不可阻擋,在這種情況下,要考慮要把以前的製度上的痛點堵點解決掉,也要考慮製度創新以適應發展形勢,所以我們有了這一系列的政策措施出台。”張成剛說,“新就業形態出現的這幾年時間,製度有很多不相適應的地方,勞動力市場本身製度上也有不完善之處,所以我覺得是在發展中解決問題。”

兩份指導意見出台,明確平台企業責任

近年來,以外賣配送員、網約車司機為代表新形態就業規模不斷擴大,他們大多處於靈活用工模式下,與平台的勞動關係如何認定,長期處於爭論之中。

在過去的做法中,平台企業通過將勞動關係轉嫁給第三方,規避了繳納社保等責任。而第三方管理者與勞動者之間,因“靈活”用工的需求,多以“合作”形式,而不是直接簽訂勞動合同,確立勞動關係。

這滋生了一系列問題:平台、第三方公司和勞動者的關係是什麼,出了問題如何劃定各自的責任?在現行的法律框架下社保與勞動關係強綁定,在沒有確認勞動關係的情況下,靈活就業勞動者社保誰來繳,最基礎的工傷保險、失業保險如何保障?不少勞動者是背井離鄉來到一二線城市工作,異地如何繳納社保?

兩份指導意見的出台,逐步回應了這些痛點。

7月16日,八部門聯合發佈《關於切實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意見》,7月26日,七部門聯合發佈《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

根據《關於切實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意見》,勞動者和企業的關係被明確劃分:一是符合確立勞動關係情形的,企業應當依法與勞動者訂立勞動合同。二是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係情形但企業對勞動者進行勞動管理的,指導企業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協議,合理確定企業與勞動者的權利義務。

“新就業形態(的保障)這一塊,之前沒有嚴格按照現行的法律做這件事,現在相當於進行進一步的明確。比如(勞動關係)這塊,按照法律應該有(怎樣的)勞動關係,之前這個事不明確,現在明確下來。”張成剛說。

明確關係有什麼意義?

據新華社報導,人社部勞科院勞動和社會保障法治研究室主任王文珍表示,這一方面是要求企業依法合規用工,該簽勞動合同的不能逃避責任;另一方面根據平台經濟的新特點,明確了一種新的用工關係形態,為那些未能和平台直接簽訂合同、但受企業勞動管理的勞動者的基本權益保障提供了依據,同時也消除了平台對新就業形態勞動者被簡單認定為勞動關係的擔憂。

這意味著,在關係確定後,平台未來將難以逃避對勞動者的責任——不管是簽訂了勞動合同的勞動者,還是“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係情形”,出現問題時,平台無法再退避三舍。

比如《關於切實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意見》提出平台和企業被要求健全最低工資和支付保障製度,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係情形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也納入製度保障範圍,企業應向提供正常勞動的勞動者支付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勞動報酬。《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也延續了相關要求,提出確保外賣送餐員正常勞動所得不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在備受關注的社會保險問題上,《關於切實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意見》嚐試搬開過去製度下的障礙,提出了各地要放開靈活就業人員在就業地參加基本養老、基本醫療保險的戶籍限製,督促企業依法參加社會保險,企業要引導和支援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係情形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根據自身情況參加相應的社會保險。《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也明確,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單位為建立勞動關係的外賣送餐員參加社會保險,支援其他外賣送餐員參加社會保險。

至此,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和平台到底是什麼關係,勞動者如何保障等問題,有了處理思路。

但其影響和效力幾何,仍待後續實踐檢驗,政策效果也可能和政策目標背道而馳。張成剛指出,如果要求籤勞動合同,讓企業承擔所謂勞動保障成本,可能導致的結果包括平台經濟發展受損,或者平台減少“專送”騎手(與企業簽署勞動合同),增加“眾包”騎手(不完全符合確立勞動關係情形)的比例,或者是將成本轉嫁給消費者,以及勞動者本身。“成本最終還是加到普通人身上,加到消費者和勞動者身上,不一定是形成新的一種分配的模式。”

算法被納入監管,試點職業傷害保障

兩份指導意見將算法納入了監管範疇。

《關於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指導意見》提出,督促企業製定修訂平台進入退出、訂單分配、計件單價、抽成比例、報酬構成及支付、工作時間、獎懲等直接涉及勞動者權益的製度規則和平台算法,充分聽取工會或勞動者代表的意見建議,將結果公示並告知勞動者。

《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提出,不得將“最嚴算法”作為考核要求,通過“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確定訂單數量、準時率、在線率等考核要素,適當放寬配送時,實際上是去訂立一個行業標準。

張成剛介紹,這實際上是一個勞動定額問題。傳統的勞動定額受兩方因素的影響,一是市場因素,另一方面是行業和主導企業,來確定行業內的大致標準。

在標準提出後,

如何確保後續對算法實施監管,張成剛建議,政府可以成立專業機構,來做算法的審查測試,或者是對勞動力市場運行結果做監測

呼聲已久的職業傷害保障也已展開試點。《關於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指導意見》提出,強化職業傷害保障,以出行、外賣、即時配送、同城貨運等行業的平台企業為重點,組織開展平台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平台企業應當按規定參加。

《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也提出,督促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單位,按照國家規定參加平台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鼓勵探索提供多樣化商業保險保障方案,提高多層次保障水平。

平台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不同於五險一金中的工傷保險,後者的前提條件是存在勞動關係簽訂勞動合同,但靈活用工之下,這個前提難以滿足。另起爐灶的平台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可以將新就業形態人員囊括進來。

“比如這些騎手可能遇到的問題是什麼?磕磕碰碰,腿劃傷了,要休一個禮拜。這種傷其實夠不上工傷保險的(賠付標準),但這一個禮拜騎手就沒有收入了。”張成剛說,“(所以)平台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險一定要適應該類工作的風險分佈和靈活進入退出的特點。”

張成剛還建議,平台靈活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應和平台企業的商業保險形成互補。

表態堅決貫徹,對平台影響幾何

自去年《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一文引發社會關注後,外賣平台已陸續採取一些措施。

美團稱,2021年上半年,美團外賣在全國舉辦了近百場騎手懇談會,新成立了美團騎手服務部,美團騎手App新增了訂單“改派”和“出餐後調度”功能,保障騎手在出餐慢、出餐不穩定等場景下的工作體驗。此外,美團外賣正在探索平台靈活就業群體的職業傷害保障試行辦法。

美團表示,接下來將堅決貫徹和落實指導意見,繼續積極改進,在勞動保障、配送安全、騎手福利、騎手體驗提升等多方面切實維護勞動者權益,提高勞動保障水平,提升行業就業質量。

餓了麼稱,餓了麼堅決擁護並將認真遵守意見要求,圍繞騎士安全、騎士健康、騎士收益、騎士保障等方面進行方案製定,在有關部門的指導下積極行動落實。

不過,在《關於落實網絡餐飲平台責任 切實維護外賣送餐員權益的指導意見》發佈後,外賣配送巨頭美團(03690.HK)連續兩日大跌,在7月27日收報194港元/股,跌幅17.66%,從巔峰時期的2.7萬億港元市值,回落到1.2萬億港元,和去年7月份相當。

7月27日,中信證券分析師薑婭、楊清樸發佈研報稱,針對近期監管的相關指引,尚無法進行準確的量化影響測算,但從邏輯上判斷監管部門並未有意推翻和顛覆外賣現有商業模式,也沒有對其商業化變現能力進行明確約束,而是將平台焦點由單純的效率提升轉向對收入的合理化分配、對整個平台背後生態的穩定性和人性化提出了更高標準和要求。

研報表示,從美團上市之初所提的外賣日均1億單、每單1元錢的目標中,已經讀出公司自身對外賣業務並未進行充分盈利性追求,外賣業務的UE模型測算可知該業務的實際盈利能力具備彈性,測算每單盈利2-3元錢並非難事,但公司提出的1元錢目標認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維持生態平衡的戰略思考。因此總體上,認為騎手社保、權益保障等監管存在必要性但對業務生態影響有限。

“目前這個階段是在指明方向,對平台企業有指導意義。”張成剛說,“從長期來看,是希望平台企業不要掙快錢,把勞動者權益作為企業的重要責任。企業實現本身的發展,就需要對勞動者提供權益保障,因為勞動資源是有限的,不把勞動權益保障好,就可能沒有持續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