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上海大媽火了!征戰東京奧運女乒 曾爆虐日本

2021年07月28日23:12

  “我是倪夏蓮,土生土長的上軒寧(人)。”

  當倪夏蓮放下球拍,擦擦汗,背上包離開賽場時,她看起來像是個在某個公園健身角剛運動完的上海阿姨。

這位上海阿姨又來了
這位上海阿姨又來了

  但這位“阿姨”,真正的身份是盧森堡的國寶級運動員,代表盧森堡參加東京奧運會乒乓球女單比賽。一場長達66分鍾的鏖戰過去,她苦戰七局,不敵小她41歲,看起來就像是她孫女一樣的南韓天才少女申裕斌。

  賽前說起這個對手時,倪夏蓮一口吳儂軟語,聽起來有些嬌嗲——“哎呦,聽講伊(她)老凶額。”但你絲毫看不出她臉上有什麼緊張表情,滿臉堆著都是笑意,那意思好像在說,“讓奶奶我陪你玩一玩吧,年輕人。”

她的對手,更像她的孫女
她的對手,更像她的孫女

  不過,上了場,58歲的倪夏蓮就收起了慈祥,板起了臉。

  左手執拍,目光如炬,殺氣逼人……僅僅過了3分多鍾,她就11-2先下一城。第二局,依然焦灼,兩人一直打到17-19,倪夏蓮惜敗。然後,雙方各拿兩局,比賽進入決勝局。出色的發揮,讓南韓媒體的評論員也不禁稱讚倪夏蓮的“老辣”:“像狐狸一樣,幾乎不動,只有手腕在動”。

  但即便只是如此,倪夏蓮也累了——她沒有想到會打這麼久。當17歲的申裕斌在最後一局依然拚盡十足時,倪夏蓮笑了,好吧,那就到此為止吧,奶奶我打累了,也知足了。

  看著對面的少女,她一恍惚,彷彿回到了很多年前自己年輕的時候。

年輕時候的她,殺氣十足
年輕時候的她,殺氣十足

  1983年世乒賽,她20歲,髮型是可愛的蘑菇頭,但上了場卻霸氣怪異十足——搭配曹燕華把現在日本女乒的主帥星野美香斬落馬下,又在混雙賽場摧枯拉朽……結果是,女團和混雙兩個冠軍。

  之後,她就退出了國家隊。考大學,遠赴歐洲,開啟新的生活。在德國打了兩年球後,她出名了——因為無論男女,那裡沒有人能夠打得過她。盧森堡派了個市長來邀請她,於是她定居盧森堡,並認識了教練湯米-丹尼爾遜。

1983年參加世錦賽的倪夏蓮,右二為倪夏蓮
1983年參加世錦賽的倪夏蓮,右二為倪夏蓮

  尼爾遜對倪夏蓮說,“世界上只有一個倪夏蓮”,兩人合作,倪夏蓮勢如破竹,世界排名直衝前十,彼此也日久生情,結為夫妻。

  但她似乎沒有想過參加奧運。她想得是,我打打乒乓球,很開心,我和老公在一起,也很開心。

當年也是榮譽滿身
當年也是榮譽滿身

  直到有一天——在邀請倪夏蓮參加奧運被“我要結婚生娃沒心思”懟回來後,盧森堡體育局不甘心,又一次找上門,苦口婆心,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倪夏蓮心動了,世界第四終於想要嚐嚐奧運的滋味。

  於是,2000年的雪梨奧運會上出現了倪夏蓮的身影,37歲的她打進了女單16強。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倪夏蓮又回了娘家比賽……之後,她要掛拍退役,盧森堡體育局不同意,三天兩頭找她,沒辦法,她就繼續打。

生活甜美
生活甜美

  當然,年齡下滑,實力自然也下降。倪夏蓮已經不複當年之勇,可帶著那句“我年紀比較大,但不會讓你贏得太輕鬆”,她也打出了像贏下福原愛、和丁寧鏖戰等名場面。

  但她早已不在乎勝負了。

  2019年歐洲運動會上,她獲得乒乓球女單銅牌,拿到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她很“凡爾賽”地表示:“每次都不想參加,但打得太好排名又高,自動獲得參賽資格。”聽到東京奧運延期,別的運動員繼續苦練,倪夏蓮第一時間出去渡假——玩摩托車、學潛水、去徒步……她想享受生活,再順便拿著拍揮幾下。

  拿東京奧運會來說,她是年紀第二大的運動員。輸給申裕斌,她笑言,自己“順手參加個奧運會”,她還開玩笑,說自己“還不夠老練。”下了賽場的她一直在笑,“我從沒想過這個年齡還能站在奧運賽場,也沒特別想贏什麼,更不會害怕失去什麼。來到東京,就是一種快樂和享受。”

比賽間隙喝個可樂,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比賽間隙喝個可樂,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從30多歲打到40多歲,再打到50多歲,馬上倪夏蓮就要60歲了。但就像在公園鍛鍊的阿姨一樣,她不知道自己要打到什麼時候。

  “只要身體健康,打得開心,又何必為自己的運動生涯去設定一個期限呢?”

  這或許才是奧運的真諦,獎牌和成績重要,但參與精神更重要。

  (韋雨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