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整治校外教培 “留學教父”俞敏洪財富帝國“守土”難解

2021年07月28日20:51

  原標題:監管整治校外教培,“留學教父”俞敏洪財富帝國“守土”難解

  近日,網上流傳的一張微信聊天截圖顯示,新東方將在遊輪上舉辦長達45天的“新東方優能中學暑期集訓營”,費用高達219800元/人,且名額僅有4000個。截圖中,還煞有介事地介紹此次集訓“全程高強度集訓,穿插各種考試,二十年名師授課經驗積累”。

  7月27日早間,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新東方”)在其官方微博針對上述截圖闢謠。而新東方創始人、董事長俞敏洪更是在個人朋友圈駁斥,“你對新東方到底有多恨,才能在這種艱難時刻還要落井下石?”

  俞敏洪所謂的“艱難時刻”更多應該是來源於一份對校外教育市場產生深遠影響的文件。

  7月24日,傳聞中的《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下稱“《雙減意見》”)正式面世。正如此前的傳聞一樣,《雙減意見》直接關閉了義務教育學科類培訓機構通向資本市場的大門,斷絕了其營利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根據《雙減意見》,在該文件出台之前,“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這就意味著,目前已經上市融資、資本化運作的學科類培訓機構要麼自我剝離,要麼直接退市。

  有媒體報導稱,在新東方早前的內部會議上,公司已開始討論轉型的問題,會上俞敏洪還落了淚。

  今年初,俞敏洪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欄目《慧見》專訪時表示,痛苦是人生的底色。那麼時下,一手打造新東方教育品牌的“留學教父”,也曾一度成為“教育首富”的俞敏洪,與他的教育王國也正經曆一場痛苦吧?

  “教育”改變的人生

  2013年5月,陳可辛執導的電影《中國合夥人》上映後,不僅攬獲了5.38億元的高票房,還為大眾展現了一段來源於現實的傳奇創業故事。

  成東青的原型便被外界猜測為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如今回過頭來看,可以說“教育”二字貫穿並改變了俞敏洪人生的每個階段,讓草根出身的他跳脫出寒門,並讓他從一個普通的大學老師蛻變為教育企業家,並締造了如今的財富版圖。

  “作為一個農民的兒子,18歲之前,我從未出過農村,萬萬沒想到後來能走遍世界。”俞敏洪曾說道。

  1980年,在母親的堅持下,三度參加高考的俞敏洪終於被北京大學西語系錄取。畢業那年,全班50個學生,49個出國留學,唯有俞敏洪迫於經濟窘困留校任教。

  在北大任教期間,俞敏洪仍對出國留學年年不忘,於是一邊教學一邊在校外辦培訓班“創收”。不幸的是,因為打著“北大教師”的名號,北大以嚴重影響教學秩序為由,將俞敏洪除名。

  正如俞敏洪所言,痛苦是人生的底色,但命運的餽贈或許也會緊隨痛苦而至。俞敏洪離開北大的當年,國家教委進一步放寬自費出國留學的政策,瞬時掀起一場席捲全國的出國留學浪潮,而這直接引爆了留學語培市場。

  1993年11月,站在“出國熱”風口上的俞敏洪創立了北京新東方學校,兩年內學生規模達到一萬五千人,俞敏洪本人也成為中國最早一批的千萬富翁。

  後來,俞敏洪回憶道,“假如沒有我,90年代的留學熱照樣會興起,我只是起到了一個催化的作用”。2006年9月,憑藉留學語培起家的新東方順利登陸美國資本市場,成為中國大陸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教育機構。很快,俞敏洪便憑藉3.5億美元的個人財富奪得中國“教育首富”的桂冠。

  如今,在俞敏洪的掌控下,新東方已經發展成為覆蓋全年齡段和全學科的綜合性教育集團。數據顯示,截至目前,該公司已經在全國設立100多所學校、擁有超過5萬名教師,累計面授學員超6000萬人次。

  根據新東方此前披露的2021財年第三季度財務,該公司淨收入超11.9億美元,同比增長29%,略高於11.41億美元的市場預期值;淨利潤1.51億美元,同比增長9.88%;學生報名人次約為2296,800,同比增長43%。

  對此,俞敏洪表示,利潤增長主要得益於作為公司增長引擎的K12中小學全科課後教育業務開始全面複蘇,學生報名人次同比增長57%,收入同比增長約37%。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新東方赴港上市,成為首家回港二次上市的中國教育機構。彼時,俞敏洪表示,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戰,新東方更加積極地推進教師薪酬改革,人才培養,加快線上線下佈局的建設步伐,“對於未來,新東方充滿信心”。

  而在2019年3月,新東方旗下在線教育服務供應商新東方在線已成功登陸港交所。

  俞敏洪的跨界投資版圖

  今年4月,福布斯發佈的2021年全球富豪榜顯示,俞敏洪以44億美元的財富位列第655名,相較去年的30億美元身家有明顯上升,排位提升了25名。不過,相對於這些數字的變化,俞敏洪似乎更專注於開拓自己的投資業務,這讓新東方的觸角不斷延伸。

  記者瞭解到,在新東方,俞敏洪親自負責集團的投資與投後管理板塊,包括集團戰投部。而根據新東方披露,集團會投資或收購對其現有業務形成合力的中小規模公司。啟信寶顯示,截至目前,新東方已投資多達151家企業,投資佈局主要考慮產業延伸和彌補自身短缺,尤其注重在線教育。

  2018年7月時,新東方還成立了一支新東方教育文化產業基金,重點投資學前教育、K-12教育、非學科教育、職業教育、國際教育和教育AI等主題,以期培養一批教育龍頭企業。啟信寶顯示,新東方產業基金目前共投資11家企業。最近一次出擊是在今年5月份,該基金獨家領投職業教育培訓機構北京課觀教育科技有限公司B輪融資,目前持有該公司10%的股權。

  而在6年前,俞敏洪便與資深投資銀行家盛希泰合夥發起成立了洪泰基金,投資方向聚焦於人工智能大數據、金融科技、消費升級、文體娛樂等領域。

  對於自己的投資哲學,俞敏洪曾表示,“一定先看準趨勢、看準方向才投資”。他還曾明確指出,沒有商業計劃書、創業團隊不和、依賴資源創業、沒有獨立IPO可能和沒有核心競爭力的項目,堅決不投。

  足見,俞敏洪在投資方面偏向穩健。在接受《慧見》欄目採訪時,他也表示,自己的冒險行為比較少。“比如這件事投十個億可以搏一把,但我也想想萬億他們做不成呢?這也讓我失去了一些好的商業機會。”

  但俞敏洪也強調,正是這樣一些“弱點”才使得新東方當下還健康地存在和發展。

  監管重拳下轉型思考

  如今《雙減意見》正式落地,新東方後續如何應對,尚未可知,但資本市場已然給出了最直接的反應。

  美東時間7月23日收盤,新東方股價暴跌54.22%,市值蒸發59.49億美元。7月26日,新東方股價再次狂跌33.79%。7月27日,其股價回漲12.89%報收2.19美元/股,但與《雙減意見》出台之前的6.4美元/股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

  根據新東方披露,俞敏洪持有該公司19750272股,占已發行股本總額約12.4%。據此計算,從7月23日至今,俞敏洪持股價值已縮水近9億美元。

  過去的一週是探索的一週,教育培訓機構都在探尋新領域新商機,但新東方目前仍無明顯大動作,僅表示將致力遵守校外培訓新規,積極尋求政府當局的指導及配合行動。

  有媒體援引新東方內部人士稱,“早前集團管理層已經知道教培行業要經曆嚴打,大家在內部會議上談論了公司的轉型問題,俞敏洪還在內部會議上落了淚。有人建議公司轉型做托兒所。除了 K12,考研、留學等成人教育也要受打擊,教育行業只能向職業培訓、素質教育去轉型。”

  事實上,俞敏洪也是支持整頓教培領域的。在今年5月30日舉辦的“第四屆全國青年企業家峰會”上,俞敏洪坦言,培訓領域確實應該整頓,資本跟教育領域結合後,理應推著教育領域往前走,但結果急功近利的事情越來越多。在他看來,資本與教育培訓領域,若結合到位,會有裨益。“資本可以增進科技與教育的結合,教育領域內容的研發,教育的新模式的探索,推動教育均衡式發展。”

  不過,俞敏洪彼時應該不會想到整頓重拳來得如此猛烈。7月27日,穆迪將新東方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此前新東方在25日表示,公司正在考慮採取適當的合規措施,並預計這些措施將對其在中國義務教育系統中與學術科目相關的校外培訓服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