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璐瑤首先是王璐瑤 請珍惜運動員的真性情表達

2021年07月27日09:38

  作者|南風窗記者施晶晶

  “對我來說努力訓練取得成功才是炫耀的資本。。。。。。”被網友指責的第二天,射擊運動員王璐瑤微博上回應道。

  7月24日,初次參加奧運會的王璐瑤,無緣女子10米氣步槍項目決賽,而同場競技的楊倩,拿下中國奧運代表團首金。

  賽後王璐瑤上微博發了一張自拍,寫下19個字:“各位抱歉,很遺憾,我承認我慫了,三年後再⻅吧~”

  一個初出茅廬的奧運小將無緣決賽和獎牌,這本不會引來太大的輿論關注,但評論區衝頂留言一句——“你就是這個態度跟祖國人⺠說話的?”——把這個只有23歲的年輕人推到了輿論⻛口。

  很快,王璐瑤刪除了這條自拍認慫的微博,25日晚,再發微博回應。

  這是一條“周正”的回應,200多字,面面俱到:先恭喜取得優異成績的隊友,接著感謝媒體、朋友的鼓勵,又表示接受大家的批評,解釋自己“認慫”指的是緊張、發揮失常,發自拍是想擺正心態,還表態自己不會認輸,巴黎再戰,最後不忘祝福其他隊員,為中國隊加油。

  王璐瑤於7月25日深夜在微博回應

  得體,但讓人心疼。

  輿論⻛暴之後,王璐瑤接受了這樣的邏輯:努力訓練、取得成功才是炫耀的資本。

  這一次,評論區終於沒有人挑刺了。

  與王璐瑤的經曆似曾相識,13年前,劉翔也曾捲入類似的輿論漩渦。

  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110米欄的賽道上,試跨階段,劉翔的右腳出現了異樣,上道準備起跑時,他露出痛苦的表情,一度跪在地上。

  發令槍響,他離開起點,但在第一個跨欄前停了下來,單腿蹦了幾下後,轉身默默離場,猝不及防地退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賽場上,幾萬觀眾發出了“啊”的驚訝。

  亞洲飛人在家門口退賽,國人失落的期待奪去對他負傷的體諒,在網絡上,他被貼上“劉跑跑”“退賽懦夫”的恥辱標籤。

  2012年倫敦奧運,劉翔又站到賽道起點,人們期待他“王者歸來”。這一次,他成功起跑,卻在跨越第一個跨欄時,跌在了地上。他摀住自己的右腳踝,表情痛苦。

  他起身單腳跳到運動員通道,後又返回賽場,在跑道外單腳跳到終點,還親吻了跨欄,贏得了現場觀眾的掌聲,解說員楊健形容他“像沒有槍的戰士一樣,用身體衝向敵人的堡壘”。賽後,劉翔被診斷為跟腱斷裂。

  但網絡上,劉翔還是挨罵了。有人稱他在“表演”“作秀”,稱他為“影帝”。

  2017年,在和魯豫回顧這段經曆時,劉翔有些悲涼:“我放得了自己,別人放不了我,這就是命。”

  對王璐瑤和劉翔的指責,從正反兩個⻆度說明了,輿論審視運動員的目光有多嚴苛——無論他們是否拿到獎牌,他們公開的姿態都會被置於放大鏡下。

  十三年過去了,在劉翔和王璐瑤中間,還隔著姚明、李娜、傅園慧、張繼科。。。。。。以及王璐瑤的隊友,即奪首金但因收藏NIKE鞋被指責的楊倩。

  一次次的喧囂過後,我們在兩件事上進退失據:運動員如何在公眾面前展現自己?公眾該用什麼樣的心態審視運動員?

  輿論矛盾之所以如此尖銳地出現,不該草率歸結為:一群抽像的“鍵盤俠”在興⻛作浪,而應該對群體心態和環境加以審視。

  有三個點值得關註:運動員身份的特殊性、媒介自我呈現的⻛險、大眾認知的滯後和局限。

  從許海峰開始,一個個奧運典型走到公眾和世人面前。中國運動員在世界舞台,身影從無到有,實力從弱變強,構成綜合國力的一個側面。

  7月23日,中國體育代表團在開幕式上入場(圖源:新華社 許暢 攝)

  直到今天,運動員們參加奧運會,在我們眼裡當然是為國爭光、為榮譽而戰。

  這是對的,也正是運動員們的初心。而大眾的期待,也無形中給了運動員們一種心理壓力:運動員代表的不僅是自己,所以一切行動被要求上升到超越個人的更高層面。

  於是,我們用更嚴苛的目光審視運動員作為個體的行為,過程中,哪怕是運動員不經意的率性,都有被誤解的⻛險。

  再說媒介,它的作用是塑造和呈現運動員的形象,可今天的媒介環境已經變了,也醞釀了⻛險。

  很⻓一段時間,運動員的形像是刻苦和勵誌的“強人”,不僅競技實力強,體力和意誌力也勝於常人。

  但這樣的形象也是單一和扁平的,我們很少能看到他們作為人的性情流露。

  比如受傷是常態、需要手術、很久才能恢復;高強度訓練,他們會累會抱怨會沮喪;體育不是生活的全部,他們也有自己的興趣愛好。

  但今天,運動員也時不時到娛樂圈去串⻔,上個綜藝,也都有自己的微博或抖音,他們有更多渠道展現和表達自己,他們作為“有個性的人”的一面,開始被公眾看⻅。

  中國奧運金牌第一人許海峰正式入駐短視頻平台

  不過對“個性”不做加工的暴露,也給他們帶去了⻛險。因為這些印記,隨時可能在被發現、追溯、揣測和放大,而與他們的⻆色期待發生衝突——即便他們沒有錯。但在群體面前,個人很少能贏。

  環境變了,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適應了變化。

  我們看⻅了更多,卻不⻅得我們對他們多了理解。

  當運動員因為表情包、綜藝上的金句、驚人之舉被推上熱搜,我們對他們的認識仍是片面的,和盲人摸象沒有太大區別。但我們卻也只能僅僅憑藉這些碎片信息去認識一個本就立體的人。

  傅園慧參加綜藝《中國冠軍範》,講述自己走紅、奪獎後的心路曆程

  比如上了一兩次綜藝,就指責他們“不務正業”“圈錢”,而不知道運動員也身處體製,他們的商業活動並不那麼自由。但人們只看到了他們活躍在綜藝里,看不到比起錄節目的幾個小時,他們更多時間花在訓練上。

  身份和職責不同,決定了我們沒法消除認知狹隘,但我們至少需要意識到自己的認知局限。

  今天,中國的綜合國力在各方面都有了矚目成就,我們完全有理由更加自信,參加奧運也可以更純粹地理解體育精神——

  熱愛運動本身,比賽輸贏、奪冠與否固然重要,但不是全部。我們要享受運動,享受體育帶來的一切,不必給運動員過大壓力,更不能以雞蛋裡挑⻣頭的方式上綱上線——它實在沉重,是所有人的負擔。

  王璐瑤比賽失利,她把自己緊張發揮失常總結為“慫了”,不妨接納這種舉重若輕的自我調侃,而不是讓它成為過不去的坎。至於自拍,這也不過是同齡女生並不異常的性情和喜好。

  尊重運動員的“個性回歸”,珍惜運動員作為個體的“真性情”表達。

  奧運冠軍成百上千,但不是每個人都像傅園慧一樣贏得大眾喜愛。

  而傅園慧打動我們的,不正是“沒有保留(實力),我已經使出洪荒之力啦”的鮮活表達,和驚訝時瞪大雙眼、張大嘴巴、低頭聳肩的自然和可愛嗎?

  本屆奧運中國代表團運動員的平均年齡只有25.4歲,293人是第一次參加奧運會,占運動員總人數接近7成,這是一群年輕的新秀、體育界的後浪。

  圍觀這些新星升起的我們,不妨抱著最大的善意,接納他們的審美、興趣、喜好、消費能力,包容他們的緊張、失意和寵辱不驚,以及平常心看待種種無關是非、無傷大雅的不成熟。

  年輕的運動員需要在競技賽場成⻓。

  圍觀的我們在輿論場上也應該更成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