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嘉余的這份拚勁 恩師徐國義在天之靈一定能看到

2021年07月27日12:07

徐嘉余和恩師徐國義
徐嘉余和恩師徐國義

  來源:澎湃新聞記者 陳均 實習生 馬一焱

  徐嘉余肯定記不清自己在泳道中遊過了多少個來回,從3歲第一次進入游泳館到成為中國游泳隊的中堅力量,26歲的他已將自己生活的全部貢獻給了游泳。

  但他還有一個目標,那就是站上奧運會的最高領獎台——如已故恩師徐國義所期許的那樣。

  只可惜,身體的傷痛不期而至。在東京的賽場,徐嘉余帶病拿下第五名,但他拚搏的過程,恩師的在天之靈一定能看見。

徐國義教練。
徐國義教練。

  徐爸爸

  一年前的7月19日,國家游泳隊教練徐國義因腦癌去世,年僅50歲。這對於中國泳壇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對於徐嘉余 、葉詩文等隊員而言,則失去了他們的“徐爸”。

  徐嘉余從13歲就師從徐國義,除了每年一兩次機會回家,其餘時間都和“徐爸”待在一起,因為都姓徐,曾經有不少人猜測徐嘉余和徐國義是不是親戚。

  對於徐嘉余,徐國義傾注了所有,生前接受採訪時他依然能夠清晰描繪出師徒二人初識時的畫面:“當時有兩個隊員,另外一個各方面素質都比徐嘉余要好,他們兩個人訓練都不太認真,那我就說你們都回家去吧。徐嘉余就是躺在游泳池邊上,他哭著,他說我不要回家。我認為,從徐嘉余這方面看,他還是喜歡游泳的。”

  年少的徐嘉余也許不會想到,這一哭,將他與這個影響他一生的人牢牢連結在了一起。

徐國義默默跟在弟子身後。
徐國義默默跟在弟子身後。

  “核桃芝麻黃酒,還一定要是紹興的,起碼要泡48個小時,完了是隔水燉,三個小時以後拿勺子把他勻開……”這是徐國義的阿膠製作秘方,他在無數個日夜中為他的每一名隊員親手熬過阿膠,天氣冷了更會提醒隊員們多穿衣服,每天還要叮囑他們早睡覺、別熬夜。

  即使在自己身患重病的日子,隊員們一個感冒徐國義都會緊張焦慮……

  2015後,徐嘉余進入了職業生涯的瓶頸期。徐國義為此感到十分難受,最終他分析出徐嘉余的問題在於身體過於單薄:身高1米86的徐嘉余彼時只有75kg,“只有增重他才會有力量,要想盡辦法讓他吃的更好。”

  此後,徐國義為徐嘉余製定了專屬的牛肉食譜,並讓徐嘉余到哪裡都會帶著牛肉,每天規定他必須吃四到五塊,從而提升體重。

  就是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的處理方法,幫助徐嘉余在半年內提升了4kg肌肉,使得身體不占優勢的徐嘉余漸漸補足了原有的缺點。

徐國義為了中國游泳,奉獻一生。
徐國義為了中國游泳,奉獻一生。

  砸電腦的嚴師

  徐國義是一個慈父,但更是一個嚴師。

  “我對他們還是比較嚴格的,我一直認為寵子不發。如果一味地寵,你不想做惡人,不想嚴厲地管教他們,那對他們是不負責任的。”

  徐國義不止一次提到,“你必須做惡人啊,和他們的父母一樣。”

  徐國義對於處於青春期的隊員們管教很嚴,甚至砸過兩次電腦,這兩次都發生在兒時調皮的徐嘉余身上。

  正是在徐國義一路悉心培養下,徐嘉余從當年那個素質並不算出眾的孩子成長為中國游泳的領軍人物之一。

  2017年的布達佩斯,世界游泳錦標賽,徐嘉余以52秒44獲得男子100米仰泳冠軍,這也是中國選手首次在男子仰泳項目上獲得世界大賽冠軍。

  奪冠後,徐嘉余迫不及待地將金牌掛在了徐國義的脖子上,抱著教練哭起來。事實上,每每在發表感言時,徐嘉余口中最先提到的總是感謝徐爸。

  2017年全運會,徐嘉余牽著徐國義的手,一起登上領獎台。

  自游泳世錦賽之後,徐嘉余迎來了屬於自己的時代。他在幾年內斬獲的榮譽數量或許連他自己都數不清楚,奪得的獎牌可以掛滿牆壁,但是徐嘉余自己的金牌收藏中始終存有一個空缺——這也是恩師徐國義最後的執念:奧運金牌。

  徐國義曾經談到:“2018年亞運會、2019年世錦賽和2020年東京奧運會,奧運會是最重要的,象徵著最高榮譽,(弟子中)還缺一塊奧運男子金牌,東京奧運必須決勝。”

  作為人們口中的“金牌教練”,徐國義桃李滿天下,他的弟子包括雅典奧運會冠軍羅雪娟、中國泳壇首個“金滿貫”葉詩文、蝶泳名將吳鵬和周雅菲。。。。。。獨缺一塊男子奧運金牌,這都寄託在徐嘉余身上,寄託在東京奧運會上。

  但多年與病魔抗爭的徐國義,卻無力等待這屆延期的奧運會……

徐嘉余帶出了葉詩文。
徐嘉余帶出了葉詩文。

  夢裡好累好累

  2015年年底,徐國義被診斷出腦癌4級(以嚴重程度由低到高總共分為5級),為了不影響備戰里約奧運會,他一度對隊員們隱瞞了病情,獨自去北京手術。

  術後僅僅幾個月,徐國義又回到了隊員身邊,繼續陪伴他們不間歇地訓練和參加高強度的大賽。

  儘管每隔3個月還要去醫院複查,但徐國義一進入游泳館就像脫韁的野馬,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健康。

  這樣的狀態讓外人感到擔心,但作為妻子,樓霞最理解丈夫:“只要他開心,他願意……我每天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監督他按時服藥。”

葉詩文悼念徐國義。
葉詩文悼念徐國義。

  2019年7月,南韓光州國際泳聯世錦賽舉行時,病情加重的徐國義未能親臨賽場,他在病床上通過電視看著自己的愛徒摘金奪銀。

  賽後徐嘉余在接受現場記者採訪時,幾度哽咽地表達了對恩師的感激和牽掛。“你的徒弟是最棒的,蟬聯了冠軍,感謝您。”

  此後,徐國義的身體已經極度虛弱,唯有聽到隊員的比賽成績和訓練情況時,眼睛馬上又亮了起來。醫生曾說,現有的醫學技術對徐國義的病情很難有治癒的辦法,做了兩次大手術,能堅持這麼久,已經是醫學上的奇蹟了。

  而支撐著徐國義的,大概就是對於東京奧運會的執念——他想陪伴自己的孩子們一同拚搏,他想看見徐嘉余在東京登上最高的領獎台。

  2020年的7月19日,在泳池邊奮鬥了一輩子的徐國義終於無法再支撐。淩晨4點09分,這位功勳教練走到了自己人生的終點。

  或許是冥冥中的某種關聯,這一夜,徐嘉余也沒能睡好。

  “做了個夢,夢裡好累好累,和樓教練哭訴練不動了練不動了,樓教練還在溫柔的安慰我。疲憊醒來看到樓教練的信息,呆坐在床上,身邊空蕩蕩,沒了主心骨,回憶一幕一幕湧出。”

  在接受採訪時,徐嘉余悲慟地表示:“與徐指導在一起訓練、生活12年,他既是慈愛的父親,又是嚴厲的老師,在我心裡他的身影那麼高大,他離開我們,以後再也沒有人為我遮風擋雨了……”

徐國義和妻子樓霞。
徐國義和妻子樓霞。

  寫給丈夫的小詩

  徐國義去世後,徐指導的遺孀樓霞教練接過接力棒,成為了徐嘉余的主管教練。

  在央視拍攝的一段紀錄片中,提到丈夫,樓霞幾度哽咽,但她依舊堅強地站在泳池邊,看著徐嘉余一次又一次帶著丈夫的夢想在水中穿梭……

  而據《錢江晚報》報導,為了紀念丈夫,樓霞還寫下詩作《我多想陪你更久——獻給愛人徐國義教練》。

  我多想陪你更久

  你開心便是幸福瀰漫我心頭

  我還想做你事業的搭檔和生活助手

  我想用對你的愛去熱愛你此生的追求

  我願意陪你更久

  陪伴是我此生最快樂的擁有

  我多麼相信沒有你克服不了的困難

  重病手術幾個月你又叱吒訓練館裡頭

  我願意傾我所有

  陪著你帶領游泳隊員們勁遊

  我理解你一生只獻身給游泳一件事

  沒要孩子的我們把隊員當自己的孩子

  我多想挽你的手

  看國旗再升奧運游泳館裡頭

  你總是說該奮鬥的時光一定要奮鬥

  可這回你把我一個人丟在訓練館裡頭

  我多想陪你更久

  累了的你卻自己放假去遠遊

  是不是考驗孩子們能不能自在遨遊

  你別忘答應過我補辦婚禮我記在心頭

  徐國義離開了,但屬於他與愛徒的故事並沒有畫上句號,徐嘉余曾在微博上寫下承諾:“徐導安心,您對學生的期望學生清楚記得,光州蟬聯時您在病榻上對我講,這不算什麼,東京才是你的舞台。徐導走好,待盛夏,帶金牌回家看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