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初期擔心的這件事 如今全球警報拉響

2021年07月27日19:50

  來源:國是直通車

  為應對新冠疫情衝擊,去年以來全球各經濟體紛紛推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刺激措施“自救”。儘管重疾要用猛藥醫,但帶來的“副作用”也正在顯現。

  美國2020年3月重回零利率,重啟量化寬鬆政策,之後實行無限量化寬鬆政策;2020年,歐洲央行擴表2.3萬億歐元,折合美元3.3萬億美元;日本央行擴表129.5萬億日元,折合美元1.5萬億美元......

  早在疫情初期,不少專家就曾發出警告:這種只著眼當下的超寬鬆政策最終將帶來通貨膨脹的後果,有可能是一把“雙刃劍”。

  果不其然,如今全球通脹警報正在拉響,併成為不少國家經濟複蘇中的主要擔憂因素,尤其美國政府及美聯儲的政策立場引起越來越多警惕。

  通脹來襲會對世界造成哪些影響?全球複蘇勢頭會否因此受到抑製?面對種種不確定性,中國經濟能否繼續堅挺?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近日採訪了瑞士再保險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安仁禮(Dr.Jerome Haegeli)。他預計,今年所有主要市場通脹率將高於去年,全球經濟雖有望強勁反彈,但風險亦在潛滋暗長。

  通脹已引發市場廣泛擔憂

  國是直通車:目前全球經濟正經曆一波通脹衝擊,大宗商品價格和主要經濟體通脹指標表現出上行態勢,甚至創下多年新高。應如何看待這波通脹?

  安仁禮:近期,美國最新的CPI指數同比上漲了5.4%,這符合我們此前的基本觀點:通脹正成為全球普遍關注的問題,並引發市場廣泛擔憂,包括對保險業的擔憂。我們預計,今年所有主要市場通脹率將高於去年,美國今明兩年通脹率都將高於2%的目標。由於重新開放導致消費支出加速,可能造成經濟過熱,加劇通脹風險。主要特點在於全球通脹呈現同步迅速上行,生產端通脹壓力高於消費端。

  更高的通脹率既是政策選擇,也是採取擴張和激進財政及貨幣政策以應對疫情衝擊的結果。政策製定者採取寬鬆貨幣政策,提供有史以來最低的信貸門檻,並表示只要滿足經濟恢復增長需要,將容忍由此產生的通脹壓力。

  其他一些短期但重大的通脹來源包括三方面:2020年油價下跌產生的基數效應;封鎖措施導致消費需求一度受到抑製,又有累積過量的儲蓄及向家庭提供的直接財政補貼;持續的供應鏈瓶頸。因此,截至2021年4月,全球大宗商品總體價格同比上漲72.0%。

  國是直通車:目前主要經濟體對來勢洶洶的通脹態度不一。在各國經濟和社會活動修復參差不齊的背景下,這輪通脹何時見頂?

  安仁禮:我們預計,到2023年底前,主要央行將依然對通脹持溫和立場。美聯儲、歐洲央行和中國人民銀行均表示,近期通脹上行料不會對中期通脹產生重大直接影響。美聯儲和歐洲央行相繼通過調整貨幣政策框架,以容忍更高通脹,從而支持經濟複蘇。7月,瑞再研究院上調了美國全年通脹預期增速至3.7%,預計美國CPI增速將於年內見頂;中國6月PPI和CPI均較上月有所回落,中國全年通脹壓力可控,我們預計全年CPI增速將低於3%的政策目標。

  鑒於發達市場主要央行預計將容忍更高通脹,短期內將延續寬鬆貨幣政策與積極的財政政策立場不會改變,經濟仍將得到有力支撐,因此不會製約全球經濟複蘇態勢,我們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實際增速將達創紀錄的5.8%。

  疫情降低全球經濟韌性

  國是直通車:新冠肺炎疫情至今,一些經濟體陷入了困境。有的因為疫情控製不力導致經濟複蘇遙遙無期,有的因為債務增長和國際收支出現困難。後疫情時期,我們是否需要擔心全球金融風險出現上升?

  安仁禮:根據瑞再研究院的評估,應對新冠疫情的政策措施使2020年全球經濟韌性比2019年降低近20%。據我們估計,全球韌性指數值從2019年的0.62降至0.50。展望未來12個月,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新發展可能是全球經濟複蘇面臨的主要下行風險。

  隨著新變異毒株的出現,各國疫苗接種率是否足以阻止變異病毒傳播仍存在相當大不確定性,有可能迫使各國重新採取封鎖措施,從而抑製經濟複蘇態勢。如果實體經濟複蘇不及預期、或央行開啟貨幣政策正常化(縮減購債規模)時點早於預期,全球金融風險或將上升,經濟增長可能會因此放緩。我們認為全球經濟增長面臨下行風險的可能性約為20%。

  儘管現在的財政刺激措施總量是史無前例的,但是其中只有4%投入了可持續基礎設施領域;而這一比例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是16%,為現在的4倍多。我們認為,基礎設施是推動經濟增長的關鍵因素之一,相關項目可以創造更多就業崗位、可以提高交通聯通度,同時可以直接推升生產力。而生產力提升及就業市場改善正是發達國家所欠缺的要素。因此,儘管目前財政刺激規模龐大,但在可持續基建方面的投資遠遠不足。

  中國將延續強勢複蘇態勢

  國是直通車: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實現了穩定恢復。支撐下半年中國經濟繼續複蘇的有利因素是什麼?挑戰又是什麼?

  安仁禮:瑞再研究院認為今年中國經濟增速將達到8.3%,延續強勁複蘇態勢。我們預期全年通脹率總體可控;與發達國家相比,貨幣政策空間更加充裕,有助於抵禦外部衝擊。

  下半年,中國經濟將主要受益於投資和消費的持續恢復。在投資端,鑒於上半年地方債發行節奏相對較慢,下半年債券發行規模將顯著提速,這將帶動固定資產投資穩健增長。同時,疫苗接種快速推進將有助於穩固中國的防疫成果,促進以境內旅遊為代表的服務業回暖,從而帶動整體消費增速持續恢復。

  主要下行風險包括:新冠病毒的演變導致海外需求恢復尚不穩固、歐美央行政策調整存在的不確定性導致全球金融環境趨緊、以及輸入性通脹風險。

  國是直通車:儘管經濟增速在全球名列前茅,但如今中國對增長質量及可持續性的重視程度顯然更高。這種著眼於長遠的發展思路會給中國自身和全球複蘇帶來什麼影響?

  安仁禮:我們認為著眼於長遠的經濟發展思路正是全球各國應採取的正確發展策略,這也是瑞再的長期願景:讓世界更具韌性。自2019年瑞再研究院發佈全球經濟韌性指數以來,我們致力於呼籲各國更關注於改善經濟結構、提升應對風險的經濟韌性。

  著眼於長遠的發展思路有助於改善經濟結構、推動經濟向可持續發展模式轉型、提升經濟應對外部衝擊的能力,從而使全球各國受益。

  國是直通車:中國已承諾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有機構測算隨之而來的投資需求將達到百萬億元。這會給保險業帶來哪些機遇?保險業助力中國低碳轉型發展有何優勢?

  安仁禮:保險業在幫助各國政府以及經濟體向碳中和轉型期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綠色未來或碳中和對於中國發展至關重要,我們非常高興地看到中國已經製定了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同時也寫進了政府工作報告。我們認為,將綠色發展作為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內容之一,保險業、再保險業將為經濟綠色轉型作出更大貢獻。

  保險行業能夠充分地發揮風險保障作用來推動構建綠色經濟。具體來說我們可以做以下幾件事情:

  首先我們可以為綠色發展相關風險提供保險保障,包括綠色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基建、氣候風險和巨災風險、環境相關項目等。

  其次,我們可以提供融資支持,包括進行資產管理或長期投資。目前險資占全球機構投資管理資產規模的1/3,因此險資是重要長期投資者,對促進綠色產業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第三,再/保險公司可以將風險專業知識、對風險的洞察分享給政策製定者,有助於綠色發展相關政策製定。此外,再/保險公司可以廣泛參與社會治理,以支持企業和社會層面風險管理能力的提升,提升社會韌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