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比特幣受多頭強撐走高:儲值期或已過 馬斯克被邊緣?

2021年07月27日16:08

原標題:21深度|比特幣受多頭強撐走高:儲值期或已過 馬斯克被邊緣?

短暫於各版新聞顯著位置消失一段時間後,比特幣似乎露出重佔據版面的苗頭,雖明顯遜色於通脹相關標題,但在比特幣投資者眼裡,其攀升的價格絕對比通脹數據令人興奮。

徘徊在30000美元/相對低點約兩個月,期間滑落該水平線下方,北京時間7月26日,比特幣升入40000美元/枚以上區間,精準落在40501.7價值點。上升並非一蹴而就。在此之前,比特幣以保持連續第八個交易日上漲,於7月24日觸及34609美元,並超過了其50天移動均線,為5月12日以來首次。

然而,即便按照7月比特幣期貨市場價測算出3.5萬美元月度價格上限,甚或走向4萬美元,可距離其4月約6.5萬美元的峰值卻愈發不容易。與此同時,馬斯克上週再次作出“支援意味”表態。

當地時間7月27日,Tesla公佈二季度財報,與創紀錄的11.42億美元淨利潤相比,其持有的比特幣減值損失顯得沒有那麼重要。與此同時,在交易員與分析師眼裡,如今的比特幣,已經過了儲值階段,或正邁入交易價值期。

目前,比特幣穩於37000美元附近,若想重回4月峰值,需要黑天鵝。

SpaceX依舊會帶著比特幣,馬斯克卻力所不能及

上週始的比特幣漲勢不足以引起公眾的慣常注意,除了一撮持幣人,後者將此視為看漲跡象,朝著3萬至4萬美元區間邁進。

此前,耶倫(Janet L. Yellen)治下的財政部(U.S.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聯合美聯儲(Fed)及監管機構對穩定幣發出警告,受此影響,比特幣滑落至30000美元下方。

過時不久,馬斯克(Elon Musk)、多爾西(Jack Dorsey)、與伍德(Cathie Wood)的系列言論,以及亞馬遜模棱兩可的訊息比特幣注入一股上行動力,後者於7月21日,逐步抬升,並7月26白天近約39000美元,隨後攀上40000美元,達至40501.7月內小高點。

當地時間7月21日,加密貨幣創新委員會(Crypto Council for Innovation)主辦的B Word會議線上舉行,Tesla、支付集團Square與科技投資公司Ark Invest三位首席,同時作為比特幣機構支援者,悉數到場,概述其加密貨幣投資心得,為後者站台。

馬斯克表示,其SpaceX一直持有比特幣,Tesla也很有可能恢復接受比特幣作為其電動汽車的付款方式。“我建議使用水電、地熱或核能,甚至或許還可能是空間加熱器來挖掘加密貨幣。 挖礦正在轉向可再生能源,並有增加的趨勢,如若如此,Tesla將重新接受比特幣。”

“我個人將持有比特幣、以太坊與更為小眾的狗狗幣”,馬斯克補充,“SpaceX與Tesla則是比特幣的投資者,二者將繼續這樣做。而若比特幣價格下跌,我出現虧損,我可能會抽,但不會甩賣,我希望看到比特幣成功。”

伍德與多爾西隨後依次講話。前者督促企業將比特幣納入資產負債表,稱比特幣將起到“對衝通脹的作用”;後者身著紮染T恤,稱比特幣具有彈性,希望比特幣能創造世界和平,Square將推出一個平台,讓開發者創建基於比特幣的“去中心化金融”項目。

受三位標杆人物言論影響,比特幣當日上漲逾5%,至3.16萬美元,交易價格自5月初以來首次超過關鍵技術水平;以太坊上漲逾7%,至1900美元。

但近兩日比特幣衝入40000美元的勢頭或許並非單由馬斯克拉動,後者一貫的反複作態,使得其影響力愈發邊緣。

7月26日,部分受賣空頭寸被平倉與亞馬遜可能性舉措影響,比特幣價格躍升至六週以來高點,期間一度飆升至40501.70美元,達6月中旬以來最高水平,日內上漲約14.5%。

當地時間7月22日,亞馬遜發佈數字貨幣和區塊鏈專家職位招聘訊息,根據內容,此人將加入其西雅圖支付團隊,負責開發“亞馬遜的數字貨幣、區塊鏈戰略和產品路線圖”。由此開始對亞馬遜或將允許客戶使用加密貨幣的猜測。

但在隨後的同一天內,亞馬遜發言人聲稱,儘管公司對這一領域感興趣,但相關對亞馬的加密貨幣具體計劃的猜測並不真實。然而,一週後才公開表態的時間間隔引發猜想,即亞馬遜此手法是否是為提振比特幣價格的一種嚐試之舉。

與此同時,空頭在繼續。Bybt數據顯示,約7.4億美元的比特幣空頭頭寸於週一被平倉,為過去三個月裡最多。

“因數次反複無常言論,馬斯克在幣圈信用已經崩塌” 一位加密貨幣分析師告訴記者,“此番價格上調主要是亞馬遜可能接受比特幣支付消息帶動。“

“說實話,要不是被提醒,我都不知道馬斯克最近又發言”,一位比特幣投資者對記者說,“總體來說,馬斯克的影響力不如從前,至少我們對馬斯克的討論都很少。 在我個人看來,馬斯克不值得信賴,他可能是想做一位加密貨幣或比特幣領域的KOL(關鍵意見領袖),可他過於前後不一,把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帶的有點烏煙瘴氣。馬斯克確實是一位天才級別的商人,也很有太空理想,但他對加密貨幣的這幾波帶節奏確實非常傷。”

不過,該投資者同時認為,大家逐漸忽略如馬斯克這一類的KOL,其實是有益加密貨幣市場的長期發展。

“KOL的言論波動只會加劇市場風險,並沒有什麼真正意義可言”,她說,“對比特幣態度曖昧的企業在某種意義上都在擾亂市場。各國加強對加密貨幣的監管,比特幣這一波的價格也趨於理性,或者說回歸到正常波動狀態,我覺得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長期發展均是有益的。”

即便多爾西呼籲企業將比特幣納入資產負債表,可至少就目前而言,已採取實質行動的企業在財報季內面臨著尷尬的數字局面。

“具體還是要看財報如何處理”,一位會計從業人員對記者表示,“企業除非出售比特幣,否則無法確認收益。作為單獨流動性資產,如果按成本法入賬,直接減值損失就可以了。”

在她看來,這對公司的短期影響不會太大。“資產負債表中的減計折損不太可能會產生什麼影響,因為交易量並不大,而且可以將其分批賣出。與投資股票類似,比特幣等可作為金融資產或有的會作為無形資產,都屬於投資而已。”

持續購入比特幣的MicroStrategy將於8月公佈財報。一直以來,MicroStrategy視比特幣為其業務的核心部分,同時發行債券以為購買比特幣融資。截至目前,MicroStrategy已購入超22.5億美元比特幣。不過,比特幣價格的持續回落下,其CEO Saylor承認將出現至少2.845億美元的減值,而第二季度綜合減記幅度或將更大。

與將比特幣作為核心業務的MicroStrategy不同,比特幣減記或上漲的影響對Tesla影響完全有限。

當地時間7月27日,Tesla公佈其第二季度財報。根據財報,該公司第二季度總營收119.6億美元,淨利潤為11.42億美元,超出市場預期值6.4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1.04億美元增998%。與售賣汽車大幅利潤相比,比特幣的減值顯得有些微不足道。第二季度,Tesla比特幣減值2300萬美元,截至二季度末,其持有的數字資產淨值為13.11億美元。

第一季度(截至3月31日)內,Tesla擁有價值超13億美元的比特幣,同期比特幣減計約2700萬美元。與此同時,按照馬斯克“展示比特幣流動性”的說法,Tesla於同一季度出售了約10%的比特幣,由此獲得約1.28億美元的收益。一季度財報公佈之際,比特幣價格達約54000美元/枚。

除非來只黑天鵝,否則無望重回峰值

2020年年末至今年年初,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漲幅炫目,但隨著監管收縮與接連而至的審查意味口頭表態或動作,大部分漲幅業已被抹去。

“本次漲幅其實不大”,一位加密貨幣交易員對記者說,“虛擬貨幣市場沒有任何意義上的漲停與跌停,因杠杆高和24小時進出等性質,其一天可漲五六倍。我個人認為它近期漲勢與期貨市場有很大關係。虛擬貨幣可以加大到125倍杠杆,且不需要任何資質和大量保證金,與傳統期貨市場由此差別很大。一般來講現貨會影響期貨,但今年大牛市虛擬貨幣是由期貨市場拉動的,做空的盤面一直在頂著。”

加密貨幣錢包公司Ballet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Bobby Lee認為,過去兩個月,加密貨幣市場一直缺乏好消息。“現在它們開始慢慢流出,所以投資者和投機者正在利用這個機會建立頭寸,回購比特幣,導致價格大幅上漲。

加密貨幣交易所允許用戶通過在保證金交易賬戶中建立空頭頭寸來押注價格下跌。與股票一樣,交易員通過借入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有時是通過杠杆,或借入資金),然後在以較低價格回購之前出售,以償還貸款方。“當價格意外上漲時-尤其是在有大量期貨和其他衍生品交易的加密貨幣領域-就會造成所謂的空頭擠壓,導致價格進一步上漲。“ Lee解釋說。

不過,即便價格有上行趨勢,上述交易員轉而也表示,除非出現黑天鵝,比特幣不太可能重回今年約6.5萬美元的最高點。“如灰度(Grayscale Investments)這般傳統投資背景的機構轉而支援虛擬貨幣的情況,可視為黑天鵝事件。比特幣6.5萬美元炫目走高是被哄抬起來的,個人投資者在3月12日大幅砸盤2、3億美元,直接砸出一個大實線。而Coinbase的上線也直接刺激了大家虛擬貨幣的認知。 ”她同樣認為, 馬斯克上週表態並非特指虛擬貨幣,更為有可能的是借此要熱度,為SpaceX造勢。

“加密貨幣當下玩法很多,涵蓋支付、加密與應用”,她說,“時間推移,加密貨幣演變的更像是一種金融產品。因監管困難,一些傳銷公司或老闆發行一個代幣輕而易舉,一夜賺一夜敗。”

在各國監管對幣安等平台收緊會否造成明顯影響這一問題上,上述交易員認為,監管更多的是在洗錢、涉黑方面收緊,如軍火買賣。政府其實從幣安那裡掙了錢,雖然作為一家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幣安聽那個有需要定期繳稅,此輪嚴打,主要就是因為對擾亂金融市場的擔憂。

“前段時間個人提取5萬都要被反詐中心監管,此種情況之下,對加密貨幣的打擊意料之中”,她表明意見,“我個人覺得影響不大。歷史數據顯示,2017年的那場嚴打都沒有徹底杜絕。有買賣,就有差價,有差價就有賺有賠,各有賠賺遊戲就會繼續。比特幣的基礎認知是強共識,監管目前開始打擊共識性,但因鏈狀去中心化結構,目前來看,對比特幣的影響不是很大。“

對於比特幣估值這門玄學,在她看來,這很不容易,與整體金融環境也息息相關。“它與股票不同,股票估值可以參照券商與機構的買入賣出活動,但比特幣只有快報,且匿名,很多時候其交易可能是轉入個人賬戶,而不一定進入市場。這是二者最大的區別,也是對比特幣估值最大的障礙。”

如今比特幣、以太幣等龍頭幣已經過了儲值階段,不知道誰會接下去。它們可能更多的將如同金融危機前美國房貸市場,為瞭解決信用問題,卻引發信用危機。那麼,比特幣可能會是為瞭解決貨幣主權問題,反而卻引發金融危機。

當地時間7月27日,全球最大上市對衝基金管理公司曼氏集團(Man Group)的首席執行官Luke Ellis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加密貨幣沒有內在價值,但由於其劇烈的價格波動,正在為他的公司創造交易機會。

比特幣目前穩於37000美元附近,較4月中旬近6.5萬美元的高點低約40%。

(作者:胡天姣 編輯:李伊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