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天津會談交鋒激烈 中方給美方提出兩份清單

2021年07月27日07:41

  中美天津會談交鋒激烈 中方給美方提出兩份清單

  21世紀經濟報導 鄭青亭 北京報導

  “總體看,這次會談深入、坦率,增進了對彼此立場的瞭解,對爭取下一階段中美關係健康發展是有益的。”謝鋒說。

  “只想解決美方關切的問題,只想得到美方想要的結果,單方面受益,既要壞事做絕,還想好處占盡,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7月26日上午,在中美天津會談中,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嚴厲譴責美國“徹頭徹尾的脅迫外交”。

  面對遠道而來的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謝鋒開門見山,稱中美關係“目前陷入僵局,面臨嚴重困難”。謝鋒指出,根本原因是美國一些人把中國當作“假想敵”。他敦促美方改變“當前這種極其錯誤的思維和極其危險的對華政策”。

  “美國全政府全社會動員,全方位遏製中國,似乎只要遏製住中國的發展,美國內外難題就能迎刃而解,美國將重新變得偉大,美國治下的霸權就可以延續。美方動輒拿中方說事,好像不扯上中國,都不會說話做事了。”謝鋒說。

  在會後的吹風會上,謝鋒表示,除了闡述對中美關係的原則立場,敦促美方改變極其錯誤的對華認知和極其危險的對華政策,中方還重點就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台灣、涉疆、涉港、南海等問題上的錯誤言行向美方再次表達強烈不滿。

  當天下午,舍曼還同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舉行了會面。在會面結束後,舍曼發文稱,她闡述了美國致力於維護健康的競爭關係、保護人權和加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立場。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賴斯(Ned Price)在會後發表聲明稱,舍曼同王毅就一系列問題進行了開誠布公的討論,顯示了保持溝通渠道的重要性。雙方討論了如何為負責任地管理美中關係設定條件。在會面中,舍曼強調,美國歡迎兩國之間開展激烈的競爭,美國將繼續加強自身的競爭力,但不尋求與中國發生衝突。

  舍曼是美國國務院二號人物,現年72歲,是美國首位女性副國務卿,曾參與2015年伊核談判。此次舍曼來華訪問只有兩天時間,除了同中方官員舉行會談,她還在25日同在華美國企業舉行了一場閉門會議,以瞭解美國商界對中國營商環境的看法。

  這是自拜登就任美國總統以來雙方高級別官員為數不多的一次會面。今年3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同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和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舉行了會談。“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楊潔篪當時在會上的這一嚴正表態引起國際輿論廣泛關注。

  複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吳心伯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中方現在對美外交的策略就是,該鬥爭的時候就得鬥爭,一味地妥協和讓步無法真正發展中美關係,也不能有效地維護我們的國家利益。因此,我們看到,從阿拉斯加會談到天津會談,中國對美該交鋒就交鋒,該反擊就反擊,這種模式會成為今後中國對美外交的一個常態。”

  中方向美方提出兩份清單

  謝鋒透露,在會談期間,中方向美方提出了兩份清單,一份是要求美方糾正其錯誤對華政策和言行的清單,一份是中方關切的重點個案清單。

  在糾錯清單里,中方敦促美方無條件撤銷對中共黨員及家屬的簽證限製,撤銷對中方領導人、官員、政府部門的製裁,取消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證限製,停止打壓中國企業,停止滋擾中國留學生,停止打壓孔子學院,撤銷將中國媒體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或“外國使團”,撤銷對孟晚舟的引渡要求等。

  在中方關切的重點個案清單里,中方主要就中國部分留學生赴美簽證遭拒,中國公民在美遭受不公正待遇,美不法分子滋擾、衝撞我駐美使領館,美國國內仇亞、反華情緒滋長,中國公民遭暴力襲擊等個案向美方表達嚴重關切,要求美方盡快解決,切實尊重、保護中國公民和機構在美的合法權益。

  “過去,往往是美國人給我們拉清單、提要求,然後中方作出反應;而現在,我們在跟美國人提清單,說明我們正在以一種更加主動、更加進取的姿態處理中美關係。”吳心伯說。

  與此同時,吳心伯指出,中方主動提要求的做法也說明中方對改善和發展中美關係還是抱有誠意的,“既然要改善和發展中美關係,我們就提出中方的合理關切,這樣才能夠真正推動中美關係的發展。”

  至於美國會對中方的清單作何反應,吳心伯表示,“當然,中方不會天真地指望美方照單全收。但不管怎麼樣,我們提出來了問題,如果美方想要改善對華關係,爭取中方在美方關心的一些問題上的合作,就必須在這些清單的問題上有所行動,所以,這個是必須的瞭解。”

  謝鋒稱,會談中,美方就氣候變化、伊朗核、朝核等問題尋求中方的合作與支持。對此,中方明確提出,美方應當樹立正確的合作觀,不能一邊尋求合作,一邊損害中國利益,這是行不通的。

  “總體看,這次會談深入、坦率,增進了對彼此立場的瞭解,對爭取下一階段中美關係健康發展是有益的。”謝鋒說。

  中美緊張關係持續升級

  此次訪問前夕,中美緊張關係再次升級。7月20日,美國國土安全部網絡安全與基礎設施安全局發佈報告稱,美國政府跟蹤23家美天然氣管道運營商,在2011年至2013年期間曾經遭受網絡攻擊,並認為中國政府支持的行為體實施了網絡入侵。針對這一指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1日回應,美方所謂報告完全是顛倒黑白、賊喊捉賊,並稱美國是對中國網絡攻擊的最大來源國。

  “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相關機構捕獲超過4200萬個惡意程序樣本,在境外來源的惡意程序樣本中,有53%來自美國。要論全球頭號黑客,如果美國自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美國竊聽監聽行為連盟友也不放過。”趙立堅說,“在網絡安全問題上,美國早已信用破產,說什麼也不足為信。”

  此外,美國商務部近日將23家中國實體列入出口管製“實體清單”,理由是“在新疆侵犯人權和進行高科技監控”。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9日表示,美方所謂的“實體清單”,實質是打著人權幌子打壓中國特定企業和產業的工具,是美方“禍亂新疆、以疆製華”的手段。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11日表示,中方將採取必要措施,堅決維護中方合法權益。

  7月23日,中方宣佈對前美商務部長羅斯、美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USCC)主席卡羅琳·巴塞洛繆、“國會—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CECC)前辦公室主任喬納森·斯迪沃斯、“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金度允、“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在港授權代表亞當·金、“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及“香港民主委員會”等7個美方人員和實體實施製裁。

  吳心伯指出,當前,中美關係明顯陷入僵局,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兩國外交團隊自3月阿拉斯加會晤以來基本上聯繫就中斷了,直到這次的天津會談。“我們本來希望阿拉斯加會談是中美重啟雙邊關係的一個開始,但實際上,那次會談沒有起到這個作用,所以,在此後幾個月中,雙方外交團隊的互動處在一個停擺狀態。”

  吳心伯說,從具體的領域來看,過去幾個月,雙方的合作也是非常有限的,在整個雙邊關係中所占的份量很小,“兩國關係並沒有擺脫特朗普時期的那種低位運行的消極導向的趨勢”,因此,“無法排除中美爆發全面的和長期的戰略對抗的可能性”。

  壞事做絕還想好處占盡?

  6月2日,在訪問東南亞期間,舍曼在電話會議中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中美關係十分重要,而且有很多方面。她說,一方面,美國將為贏得21世紀與中國競爭,同其他國家一起圍繞一些問題挑戰中國;但另一方面,美國也將找到同中國合作的領域,包括軍備控製、全球健康和氣候變化。

  在天津會談期間,謝鋒毫不客氣地指出,美方“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就是遏製打壓中國的“障眼法”。對抗遏製是本質,合作是權宜之計,競爭是話語陷阱。有求於中方時就要求合作;在有優勢的領域就脫鉤斷供封鎖製裁;為了遏製中國,不惜衝突對抗。

  對於謝鋒的這番表態,吳心伯認為,中方在明確表示對拜登執政以來對華政策的強烈不滿。“我們曾經對拜登的上台是抱有期待的,當時也很積極地喊話,希望拜登執政以後中美進行‘三個重建’——重建互信、重建對話和重建合作。但這半年下來,我們發現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繼續了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對中國還主要是以施壓、遏製、攻擊為主。”

  吳心伯指出,在特朗普執政的最後一年,中美就已經走向戰略對抗,談不上合作了;在拜登上台以後,中方希望重建合作,不斷地恢復和擴大合作空間,“但現在看來,合作還是很睏難的”。

  與特朗普相比,拜登在對華策略上有所不同。

  吳心伯指出,首先,拜登在通過拉攏盟友加強對華施壓,不管是印太戰略,還是修補同歐盟關係,拜登今年的外交重頭戲都是鞏固盟友體系,而此前,由於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單邊主義政策,其盟友在對華問題上對美國的支持和配合是有限的。

  其次,特朗普對中國的打壓是從貿易戰開始的,而拜登的重點在於牽製中國力量上升,沒有在貿易戰問題上加碼,而是把重點放在技術封鎖和限製上,因為拜登政府相信,美國要保持政治和經濟優勢,還是要靠技術。

  第三,拜登政府也強調所謂的“規則”,通過重返特朗普退出的國際組織、國際條約來推行美國所偏好的規則,通過這些規則來約束中國,向中國施壓。

  (作者:鄭青亭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