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手參加奧運會的“上海阿姨”火了!58歲的她代表盧森堡出征打得乒乓響!

2021年07月27日13:35

  追逐快樂、享受過程、重在參與,58歲的“上海阿姨”倪夏蓮,作為奧運乒乓球史上年紀最大的參賽者,為人們展現了奧林匹克精神除“更高、更快、更強、更團結”之外的另一個面向。

  作者:陳嶸偉 阿曄

  “可惜了,可惜了。”剛剛走下賽場的倪夏蓮帶著上海鄉音,懊惱地連聲說道。

  7月25日下午,東京奧運會乒乓球比賽女單第二輪,盧森堡國寶級運動員、58歲的倪夏蓮迎來了她的東奧首秀,對陣17歲的韓國小將申裕斌。

  這場“祖孫戰”的結果不言而喻,過程卻驚心動魄。在經過7局長達66分鍾的較量後,申裕斌艱難擊敗這位大自己41歲的“奶奶級”對手。

  儘管不敵年輕對手,但倪夏蓮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我從沒想過這個年齡還能站上奧運賽場,也沒特別想贏什麼,更不會害怕失去什麼。能來到東京,就是一種快樂和享受。”

  這是倪夏蓮第五次參加奧運會,首戰失利,意味著她的東京之旅到此止步。“只要身體健康,打得開心,又何必為自己的運動生涯去設定一個期限呢?”在結束東京之戰後,倪夏蓮如此說道。

  盧森堡奧委會“三顧茅廬”

  雖然對輸球早有準備,但倪夏蓮仍對自己的比賽表現有些不滿,“第一局贏得太輕鬆了,然後覺得,哦!還挺容易嘛!第二局有一點點閃失,那麼多機會沒打上。”

  “她(申裕斌)非常優秀,(我)輸了也是應該的,只是自己生氣的時候就覺得,我還是在這上面不夠、不夠……”她突然舉起食指,帶著一絲狡黠,“不夠老練。”在說出“老練”這個詞後,她笑了起來。

  談笑間,倪夏蓮還不忘誇讚對手,“她是非常棒的,非常有潛力的一個選手。”說著又舉起食指,語調上揚,帶著俏皮和得意:“但是我四年前贏過她哦!”“哈哈哈,那時候她很小,我還年輕一點。”她笑著補充道。

  ·“四年以前,我還贏過她哦!” 倪夏蓮賽後採訪視頻截圖。

  為了備戰東京奧運,倪夏蓮很早就抵達日本進行適應性訓練。她的丈夫,同時也是教練湯米·丹尼爾森陪伴著她。

  作為奧運乒乓球史上年紀最大的參賽者,倪夏蓮受到不少關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她透露,去年得知東京奧運會將延期舉行時,其他運動員開始加緊備戰,可她卻決定出去渡假!“反正57歲和58歲也沒什麼兩樣。我難得有這樣大段可以旅遊的時間。”

  倪夏蓮的淡定從容,除了骨子裡的自信,也源於目前相對穩定的生活狀態。

  “我的媽媽現在和我住在一起,她已經90歲了,身體健健康康。我的兩個孩子目前也一切都好,兒子已經獨立了,開了自己的診所,女兒正在讀高中,也不用我花太多心思。我想如果沒有這樣好的生活環境,我也是不可能一直打乒乓球到今天的。”

  “乒乓球只是我生活中一部分。”倪夏蓮沒有將乒乓球看作自己世界的全部,對參加奧運會的興致也並不高,但架不住盧森堡奧委會的“三顧茅廬”。

  ·倪夏蓮(左)與丈夫隔著口罩深情一吻。圖片來源:新民體育。

  據《新民晚報》報導,從倪夏蓮首次代表盧森堡參加雪梨奧運會開始,之後的每屆奧運會,盧森堡奧委會都會提前上門做她的“思想工作”。

  這次東京奧運也一樣,當聽說倪夏蓮萌生退休想法時,盧森堡乒協對她直言“那怎麼行,這是全世界人民都不同意的”!

  在盧森堡,倪夏蓮是家喻戶曉的體育明星。有時,她走在馬路上,都會被不認識的行人問及奧運會準備情況,並收到鼓勵和祝福。在她出征東京奧運之前,盧森堡最有名的通訊社為她製作了整整6頁的大專訪。

  倪夏蓮知道,盧森堡人民已經將她視為“自己人”了。“這份信任和尊重是無價的。”“他們非常需要我,總是鼓勵我、推(動)我,我實在被他們感動了,我就想‘幫幫人家吧’,對我也是舉手之勞。我在國內學了那麼好的技術,現在發現沒丟,還丟不了!所以我就幫人家,也幫自己,也挺開心的。”

  正因此,這屆奧運會,她才選擇繼續站在賽場上。

  兜兜轉轉的乒乓人生

  “我沒想出國要做‘乒乓海外軍團’,也沒想要攀高峰、參加奧運會,(這些)已經不在我人生計劃里了。”回想起剛出國時的情景,倪夏蓮說道。但世事難料,兜兜轉轉之間,她最終還是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乒乓球。

  1978年,15歲的倪夏蓮入選中國乒乓球國家隊,和蔡振華、曹燕華、郭躍華等名將成為隊員。1983年,她搭檔郭躍華贏得第三十七屆東京世乒賽混雙冠軍,兩年後又和曹燕華合作奪得第三十八屆哥德堡世乒賽女子雙打銀牌。

  ·年輕時的倪夏蓮。

  在第三十八屆世乒賽後,倪夏蓮從國家隊退役,前往上海交通大學唸書。此時適逢出國熱的興起,她也選擇遠赴歐洲,尋找人生的新可能。

  心態轉折點發生在1988年。那年的漢城奧運會上,乒乓球首次被納入奧運會比賽項目中。然而此時倪夏蓮已經退役,只能看著昔日的隊友逐夢賽場。雖然與奧運無緣,但能夠參加一次奧運會,成為埋在她心中的願望。

  1989年,倪夏蓮決定去德國的一傢俱樂部打球。她在歐洲賽場上的優秀表現很快引起了盧森堡國家隊的注意,於是他們邀請倪夏蓮前往盧森堡打球,並為她提供了良好的生活工作環境。

  落腳盧森堡後,倪夏蓮自1991年開始代表盧森堡出征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在1993年的世乒賽上,她和自己的師妹、中國選手陳子荷纏鬥了五局,一直到最後兩分才決出勝負,遺憾落敗。除此之外,她還多次參加歐錦賽、歐洲十二強賽等洲際賽事,屢摘乒乓球女子單打項目金牌。

  在賽場上全力拚搏的日子並未持續多久,她在盧森堡國家隊結識了現任丈夫,兩人結婚、生子、開旅館,生活過得有滋有味,她也逐漸淡出了乒乓球比賽。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舉辦前,盧森堡奧委會曾勸說倪夏蓮代表盧森堡出戰,但被她拒絕。“我的計劃是結婚、生小孩。”她說道。

  到了2000年雪梨奧運會時,“鍥而不捨”的盧森堡奧委會再次登門拜訪。盛情難卻下,已經回歸生活的倪夏蓮身披盧森堡戰衣,以乒乓球女子單打十六強的成績,結束了自己的首次奧運之旅。

  參加並體驗了一把奧運會,倪夏蓮已經心滿意足,之後她拒絕了參加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邀請,“反正也都體驗過了”。她準備一門心思地經營自己的生活。

  但2008年夏奧會將在北京舉辦的消息,又在她心中激起了波瀾,45歲的她決定再度復出。“祖國日新月異的發展讓我自豪,在北京我天天吃烤鴨。”說這句話時,她臉上遮不住的傲嬌。

  ·倪夏蓮接受媒體採訪時總是笑得很燦爛。圖片來源:羊城晚報。

  此後兩屆奧運會的賽場上,都有倪夏蓮閃轉騰挪的身影。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閉幕式上,她還作為盧森堡代表團的旗手出現,在一眾高大的歐洲運動員中頗為醒目,一時間成為國際明星。

  不久前,當談及她為何至今還能保持歐洲一流水準時,倪夏蓮坦言,這是歸功於小時候打下的良好基礎,“我在上海接受的乒乓球啟蒙教育、在國家隊經曆的高水平訓練,才是關鍵。這讓我打下非常紮實的技術基礎,也從小培養出自律和良好的生活習慣。”說到這裏,她爽朗地笑了起來。

  “向世人展示乒乓球可以很美”

  “倪大姐還會打多長時間?”有許多人曾詢問過倪夏蓮這個問題,她的回答也總是一句:“不要強求,能打到什麼時候就打到什麼時候。”

  雪梨、北京、倫敦、里約,以往每當倪夏蓮結束比賽離開奧運村的那一刻,她都會覺得“是時候結束”了,然而誰能想到,如今她還能以參賽選手的身份來到東京。

  “這麼多年來反複已經很多次了,但每次真正想要離開的那一刻,心裡總會有些不捨。這種不捨一方面是來自於盧森堡體育部門誠心誠意的一次又一次邀請,另一方面來自於自己心中對乒乓球的不滅的熱情。”

  作為乒壇的“活化石”,倪夏蓮曾和不同時代的頂尖球手對陣。幼時紮實的專業訓練和成年後的國家隊經曆,讓她即便年近六旬,也仍能和歲數近乎是自己孫輩的對手較量一番。

  2015年,52歲的倪夏蓮在國際乒聯克羅地亞公開賽上,以4比3戰勝了福原愛。在2019年的歐運會上,56歲的倪夏蓮更是擊敗眾多歐洲一流女單選手,摘得銅牌,拿到了東京奧運會的入場券。

  ·2019年歐運會,倪夏蓮摘得乒乓球女單銅牌。

  此次敗給申裕斌後,有媒體向她拋出了同上述相似的問題:“下一屆奧運會還有參加嗎?”倪夏蓮樂嗬嗬地回答道:“其實(參加)多久無所謂,身體好,運動總是要搞的,順手可以參加奧運會的話,也還行吧。”

  “我對自己參與奧運會的定位很清晰,我參加比賽不是為了證明什麼,也不是為了獎金,而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享受過程。至少,我這個年齡還能參與奧運會,我希望給比賽帶去正能量和拚搏精神,向世人展示乒乓球可以很美。”

  追逐快樂、享受過程、重在參與,58歲的“上海阿姨”倪夏蓮為人們展現了奧林匹克精神除“更高、更快、更強、更團結”之外的另一個面向。

  期待更多優秀小將出現在賽場,但也同樣期待今後的奧運賽場上能夠有更多像倪夏蓮這樣的“奶奶級”選手,正因為有他們,奧林匹克的精神才顯得如此生動鮮活。

  資料來源:新民晚報、解放日報、東方網、文彙報等。

來源:環球人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