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時間”的民意割裂:喝彩奧運,也憂心最嚴峻疫情

2021年07月27日20:05

  原標題:觀察|“東京時間”的民意割裂:喝彩奧運,也憂心最嚴峻疫情

  7月23日的東京夜空被煙花和無人機點亮,東京奧運會在重重爭議中姍姍來遲。可容納6萬觀眾的國立競技場顯得有些冷清,只有不到千人在現場觀看奧運會開幕式。與此同時,場外卻有數百名抗議示威者舉行集會,高聲呼喊著“中止奧運”,與高亢的演出音樂交相混雜。

  23日前往東京國立競技場附近參加抗議集會的和田奈奈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很遺憾沒能阻止奧運會,但(我們)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表達主張的機會。”警方當天以妨礙道路通行為由驅散抗議者,他們被迫提前散場。但和田奈奈強調:“疫情下不應該以國民的生命為風險舉辦奧運會,不會停止抗議。”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東京奧運會誌願者告訴澎湃新聞,23日晚他在國立競技場外協助維持秩序,當場內煙花射向高空時,許多抗議者舉起手機拍攝,併發出“好看”的讚歎,甚至還有人鼓掌。“明明很享受歡慶的時刻,為什麼要製造反奧運的氛圍呢?很難理解。”

  隨著東京奧運會開幕,海內外反對奧運的聲浪有所減弱,但仍然難掩日本國內割裂的民意。《日本經濟新聞》26日發佈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超四成日本民眾認為空場舉辦奧運會是妥當的選擇,另外超三成受訪者仍然要求取消奧運會。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23日播出的訪談節目中談到奧運會時說:“作為承辦國,必須履行對世界各國的義務。”他坦言,最擔心的就是輿論分裂。

  說不出口的“反對”

  奧運會開幕式前1小時,東京國立競技場附近的JR千駄穀站已有抗議人群聚集,不少人舉著“奧運中止”標語牌和橫幅。和田奈奈說,她看到混亂的場面,一度猶豫是否要加入抗議集會。“這種行為將給很多人造成困擾,但夥伴們堅信我們是在做正確的事,打消了歉疚感。”

  2021年7月23日,日本東京,2020東京奧運會開幕式舉行當晚,不少人舉著“奧運中止”標語牌和橫幅。人民視覺 圖
  2021年7月23日,日本東京,2020東京奧運會開幕式舉行當晚,不少人舉著“奧運中止”標語牌和橫幅。人民視覺 圖
 

  包括和田在內的許多反奧運人士都表示,他們抗議的目的是為了“讓政府把國民的生命放在首位”。東京工業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西田亮介對澎湃新聞指出,圍繞奧運的一些抗議行為已經“變味”,大多數人原本是為了呼籲更好地防控疫情,而現在的訴求越來越分散,涉及環境、稅金、住房等,實際是表達對菅政府的不滿。

  “人們聚集在一起喊著口號抗議,反而容易增加病毒傳播風險。”西田認為,這一點與抗議者強調防疫的初衷背離,顯得有些諷刺。

  在東京服務業工作的和田奈奈,所在的公司運營困難,員工遭遇減薪,她將此歸咎於東京四次進入緊急狀態。“奧運會將使疫情更加糟糕,疫情影響帶來的痛苦將由普通國民承擔。”不過她也承認,“疫情中遭遇不幸的人們,可能把奧運會當成了發泄情緒的出口,但運動員沒有做錯任何事,希望他們取得好成績。”

  7月24日,東京奧運會柔道男子60公斤級決賽中,日本選手高藤直壽獲得日本首金。菅義偉親自致電高藤,對他表示祝賀。次日,日本滑板手堀米雄鬥贏得男子滑板街式賽冠軍,立憲民主黨議員蓮舫在推特發文:“堀米雄鬥選手太棒了!好興奮。”

  一直以來反對舉辦奧運會的蓮舫突然熱情高漲,引髮質疑。隨後蓮舫發文解釋說,對選手的支持和對政府危機管理的批評是兩碼事。

  事實上,蓮舫看似矛盾的心態也代表了許多日本民眾的複雜情感。西田亮介表示,日本人常常把“沒辦法”掛在嘴邊,看到運動員在賽場不斷取得佳績,反對奧運這樣的話語很難說出口,但這並不代表人們會轉變立場支持奧運會。

  奧運會開幕5天,日本8枚金牌入賬,而東京的新冠確診病例也在迅速飆升。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報導,東京都7月27日新增病例超2500例,創單日曆史新高,較一週前增加約1000例。此前專家曾預測,奧運會結束後東京單日新增將超2400例,而此時的疫情嚴峻程度已經超出了預期。

  《朝日新聞》分析稱,此屆奧運會將與疫情的痛苦一起被銘記,很難留下積極的印象,而日本可能也不會再把申奧作為目標了。

  主流日媒的“難言之隱”

  今年奧運會將給日本民眾留下怎樣的回憶,一定程度上也取決於媒體的報導走向。在臨近奧運會開幕的2個月期間,日本主流媒體刊發了許多質疑奧運會的各界意見,但在報紙社論內容上表現得異常謹慎,而社論被日本新聞界視為佔據輿論陣地的重要力量。

  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教授山腰修三曾於5月中旬在《朝日新聞》撰文表示,“圍繞東京奧運會是否舉辦的爭議中,日本新聞界不作為。”他指出,主流媒體的社論始終不明確針對“中止奧運”展開討論,而且還發佈自相矛盾的信息。

  事實上,日本國內率先舉起取消奧運輿論旗幟的是地方媒體。5月22日,國際奧委會強勢表示,就算日本處在緊急狀態的防疫階段,奧運會照辦。此番表態激怒日本民眾。長野縣地方報紙《信濃每日新聞》23日以《政府應該作出取消決定》為題刊發社論。緊接著,九州地區報紙《西日本新聞》發表社論稱,“如果得不到國民的理解,就應該取消或延期舉辦奧運會。”

  直到5月26日,政治立場中間偏左的《朝日新聞》刊登《要求首相作出中止決斷》的文章。而中間偏右的《讀賣新聞》和《產經新聞》仍然迴避是否應該舉辦奧運會討論,將注意力轉移到具體防疫措施。

  根據日媒發佈的報告,日本《朝日新聞》《每日新聞》《讀賣新聞》《日本經濟新聞》2016年均已簽約成為東京奧運會的官方合作夥伴,這也意味著四個媒體分別投入了約6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54億元)的讚助費。2年後,《產經新聞》和《北海道新聞》與東京奧組委簽約,成為奧運會官方支持者,分別拿出15億日元讚助費。

  日本週刊雜誌《週刊郵報》今年5月向上述6家與東京奧組委簽約的媒體問詢對於奧運會的態度,無一明確反對,這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熱議。

  日媒相關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讀賣新聞》和《每日新聞》今年早些時候,將支持奧運會的海報掛在報社大樓的門口,非常醒目。隨著反對奧運的輿論壓力增加,作為奧運會官方合作夥伴的媒體都趨於低調,撤去了海報和周邊商品,社論的風向也發生了變化。

  曾就職朝日電視台、現任日本武藏大學社會系教授的奧村信幸撰文指出,自2012年安倍再次執政,自民黨對媒體的施壓與日劇增,國會相繼通過了《特定秘密保護法》、《監聽法修正案》等。而日媒向政府靠攏的根本原因是,該國強大的“記者俱樂部”製度,記者俱樂部壟斷了首相官邸、政府部門及大型企業機構的新聞發佈。

  “主流媒體難形成引導力,社交媒體操縱輿論。”日本綜合研究所(智庫)調查部首席研究員藻穀浩介對澎湃新聞表示,社交媒體上反奧運的輿論壓倒性地蓋過支持聲音,因為人們在疫情中渴求信息,也更傾向於表達負面情緒。而部分主流媒體很難進行立場抉擇,失去一部分民眾的信賴。

  奧運會開幕後,不論是地方報紙還是主流媒體,頭版都被日本奧運選手的喜報佔據,其中夾雜著一些疫情反彈的憂心報導,支持奧運的氛圍似乎佔據了上風。

  奧運年的首相下台厄運?

  “東京第一次舉辦奧運會時,我還是一個高中生,當時日本排球、體操和馬拉松運動員的表現令我感動,這種影響是巨大的,以至於時隔50多年,那些記憶仍然湧上心頭。”菅義偉在奧運開幕前的美媒採訪中回憶了1964年奧運會的場景,也寄希望於2020東京奧運會給日本社會帶來新氣象。

  然而,奧運會開幕並未助長菅義偉的支持率。《日本經濟新聞》7月26日公佈的一項民調顯示,菅義偉的支持率下滑9個百分點至34%,創下2020年9月上任以來的新低。

  《日刊sports》刊文指出,日本政界流傳著“奧運年首相下台厄運”的說法,因為從曆史來看,日本幾次舉辦(或準備舉辦)夏季和冬季奧運會的當年,時任首相都辭職離任。

  1964年東京奧運會舉辦時,開幕式第二天,時任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因患病辭職,次年去世;1972年劄幌舉辦冬奧會後,當年7月,時任首相佐藤榮作在日本各界要求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強大壓力下辭職;1998年長野冬奧會,時任首相橋本龍太郎領導的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大敗,引咎辭職。值得注意的是,“2020東京奧運會”雖未能在當年順利舉辦而延期到了今年,但在當年8月,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因病宣佈辭職。

  儘管上述四任首相辭職與奧運會並無因果關係,但今年東京奧運會在疫情下堅持舉辦,造成輿論分裂。隨著自民黨總裁選舉和眾議院選舉的期限越來越近,外界普遍認為,菅義偉或借奧運會成功舉辦的東風解散眾議院。

  《月刊Hanada》在7月26日刊發了對菅義偉的採訪,當問及眾議院選舉的目標時,菅義偉表示:“我只想說我是貪婪的。”至於解散的日期,他仍表示希望疫情平息之後再決定。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外交室副主任、研究員張勇對澎湃新聞表示,從目前日本的政治安排和政治議程來看,菅義偉仍然立足於“過關”。不出意外的話,菅義偉堅持辦奧運會的政治收益應高於政治風險。而且,自民黨內支持菅義偉的勢力與挑戰他的勢力相比,總體稍占上風。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政界近日再現安倍出山的聲音。自民黨相關人士近日向日本《AERA》雜誌透露,安倍此次沒有出席奧運會開幕式,可能是考慮眾議院選舉而做出的判斷,沒必要在民怨沸騰之時去挨批評。“在菅義偉缺乏對手的情況下,安倍三度上台的幾率正在增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