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曝出“監聽門”事件誰在背後指使仍是謎

2021年07月26日05:26

  來源:法製日報

  □ 本報駐斯里蘭卡記者 陳潤澤

  據印度“The Wire”網站7月19日報導,超過300個印度手機號碼出現在一款以色列間諜軟件“飛馬”的數據庫中。其所有者包括記者、活動人士、反對黨政治家、政府官員和企業高管,其中大多是印度現任總理莫迪的反對派,印度國內政壇大為震驚。

  監聽事件調查曝光

  據悉,數據庫中的信息最先由總部位於巴黎的媒體組織“禁忌故事”披露,並與印度“The Wire”網站、《衛報》、《華盛頓郵報》等媒體分享。報導稱,這些媒體聯合對這一監聽事件發起調查。

  “The Wire”網站稱,在這些號碼被泄露的人中,包括超過40名記者、3名“主要反對派人物”、2名莫迪政府現任部長以及安全機構官員等。報導稱,這些記者中包括《印度時報》《印度斯坦時報》等印度大媒體的頂級記者。

  耐人尋味的是,這些被監控對象出現在名單中的時間點十分敏感,政客幾乎都是在大選期間,而記者則是在跟蹤報導一些關鍵事件的時候。

  據報導,包括印反對黨領袖拉胡爾·甘地在內的大多數人,都是在2019年印度全國大選前夕成為監控目標,在這場大選中,莫迪以比2014年更大的多數票優勢而重新掌權。這一爆料在印度引發了一場重大的政治爭議,國大黨諷刺莫迪領導的右翼政黨印度人民黨是“間諜黨”,並指責該黨偷聽人們的“私房話”。

  《印度教徒報》的記者維賈塔·辛格表示,直到幾天前,她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機遭到了駭客入侵。“這非常令人不安”“如今,我們的手機幾乎涉及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記者麗蒂卡·喬普拉為《印度快報》報導有關印度選舉委員會和教育部的新聞。她指出,就在“The Wire”網站聯繫她並要求她對此事置評後,她才發現自己的電話號碼出現在了一份被泄露出來的潛在監控目標的名單內。

  《經濟與政治週刊》的前編輯、作家帕蘭喬伊·古哈·塔庫爾塔的手機也遭到了竊聽。

  反對派議員群情激憤

  隨著“監聽門”曝光,印度反對派議員們群情激憤。據新德里電視台報導,多名反對黨成員在聯邦議會會議上指責政府是“間諜活動的部署者和執行者”,並稱這是明顯的叛國行為,是對國家安全的徹底放棄。他們還稱,監聽行為是內政部長和總理對憲法宣誓的褻瀆和否定。

  在7月19日當天的議會會議上,印度平民黨議員桑賈伊·辛格要求取消印度議會人民院預先確定的主題,在聯邦院討論“飛馬”間諜軟件事件,印度全國人民黨議員馬諾傑·傑哈也提出相同要求。此外,人民院的國大黨領袖喬杜里說:“我們的國家安全受到威脅。我肯定會提出這個問題。”

  國大黨發言人蘭迪普在新德里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通過外國企業製造的間諜軟件對印度的安全部隊、司法部門、內閣部長、拉胡爾·甘地等反對派領導人、記者及其他活動實施間諜活動,難道這不是叛國的罪行嗎?難道不是對國家安全製造的不可原諒的破壞嗎?”。

  選舉策略師基肖爾稱,“儘管我們過去曾懷疑有人實施監聽,但沒想到這是真的”。基肖爾補充說,從2017年到2021年,他換了五部手機,但駭客的攻擊仍在繼續。

  國際媒體調查團隊對上述可能受到監聽的印度號碼的分析結果也印證了一點:這些號碼主要指向那些批評莫迪政府的人。

  捍衛全球用戶數字權利的組織Access Now在7月20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以色列軟件公司NSO生產的產品據稱被“用來入侵和監聽全球數千人的私人通信”,這讓我們感到憤怒。

  “Access Now”的亞太政策主管和全球網絡安全負責人拉曼·吉特指出,駭客攻擊是一種犯罪,即使是以政府為主導,也並不例外。他要求印度政府必須明確回答,它的機構或安全部門是否在與NSO合作。

  印度政府堅決否認

  事情發生之後,印度政府官員堅決否認對國民實施監聽。內政部長阿米特·沙阿稱,“這是破壞者寫給阻撓者的報導。這些破壞者是不喜歡印度進步的全球性組織。阻撓者是印度的政治角色,他們不希望印度進步。”他補充道,“他們的陰謀絕不會得逞。”

  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對此事進行了否認,該部門表示,印度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民主國家,並且致力於確保所有公民的隱私權。關於政府監視特定人群的指控,是沒有任何具體依據以及與之相關的事實存在的。

  印度前信息技術部長拉維·尚卡爾·普拉薩德指責披露此份電話號碼清單的“國際特赦組織”旨在推進“反印度議程”。與此同時,他還稱反對黨“正在失勢”,並質疑他們的指控是“對莫迪政府處理新冠疫情的方式進行某種報復”。

  新任命的信息技術部長阿什瓦尼·瓦什納也在議會上為政府辯護,稱這些指控“非常聳人聽聞”“過分誇大”和“企圖詆毀印度民主”。他表示此次曝光是“企圖詆毀印度的民主及其成熟的政治製度”“在過去,類似的指控也曾被提出,但是這些指控根本沒有事實依據,已經被斷然否認了”。

  瓦什納還表示,在“我們健全的法律和司法機構的製衡”之下,“任何形式的非法監控”都是不可能出現的。但諷刺的是,當他在議會發表聲明幾分鐘後,印度“The Wire”網站就披露,他的名字也在2017年作為潛在的監視目標出現在名單上,當時他不是莫迪的印度人民黨成員。

  不過,印度的《信息技術法》明確規定,任何個人,不管是私人還是官方,在印度使用駭客技術進行監聽的行為都是違法的。就目前而言,除了動機指向莫迪之外,並沒有其他任何實質性的證據證明這件事是由莫迪指使的。現在爆料還處於第一階段,證據不夠完善,真相到底如何還有待觀察。

  前插行後插行刪除複製剪切設為主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