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文章:解開“滾輪行李箱之謎”

2021年07月26日20:06

原標題:英媒文章:解開“滾輪行李箱之謎”

參考消息網7月26日報導 英國《衛報》網站6月24日發表題為《滾輪行李箱之謎:性別刻板印象如何阻礙了發明的曆史》的文章,作者係《發明之母》一書作者卡特里內·馬卡爾,文章認為,性別觀念阻礙了創新。全文摘編如下:

1972年,一名美國箱包公司高管把四個腳輪從一個大衣櫃上卸下來,裝到一隻行李箱上。然後,他在這新奇玩意兒上安了一根帶子,歡快地拉著它圍著自家房屋小跑起來。

伯納德·薩多就這樣發明了世界上第一隻滾輪行李箱。這發生在輪子發明出來大約5000年後,距離美國航空航天局利用有史以來最大的火箭成功地將兩人送上月球表面(此處指1971年7月美國的阿波羅15號成功載人登月,這次行動首次使用月球車——本網注)不到一年。我們讓一輛輪式電動月球車在域外天體上行駛,甚至還發明了倉鼠輪。那麼,為什麼我們過了這麼長時間才在行李箱上安上輪子?這成了一個典型的創新之謎。

發明姍姍來遲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席勒在《敘事經濟學》和《金融新秩序》兩本書中討論了這個問題。他認為,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表明創新如何會是一件非常緩慢的事。

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利布是另一位世界知名思想家,他一直在思考這個謎題。多年來,他一直帶著沉重的行李箱在機場和火車站穿行,他對自己不容置疑地接受這種現狀感到震驚。塔利布認為滾輪行李箱是一個比喻,說明我們往往忽視最簡單的解決方案。作為人類,我們為難事、大事和複雜的事而努力。技術——比如在行李箱上安上輪子——或許在事後看來是顯而易見的,但這並不意味著技術是顯而易見的。

在關於管理和創新的著作中,滾輪行李箱的發明姍姍來遲常常被當做某種警告,提醒我們作為創新者的局限性。

解謎重要線索

但這些思想家忽視了一個因素。我在為我關於女性與創新的書蒐集資料時偶然發現了這個因素。我在一份報紙檔案中發現了一張照片,照片上一名穿裘皮大衣的女性拖著一隻滾輪行李箱。這讓我馬上停下了手頭的事,因為照片拍攝於1952年,也就是滾輪行李箱正式“發明”之前20年。我深感興趣,不停地查找。很快,一個完全不同的關於我們作為創新者的局限性的故事呈現出來。

現代行李箱誕生於19世紀末。當時大眾旅遊開始興起時,歐洲的大型火車站擠滿了搬運工,他們會幫乘客拿行李。但是到20世紀中葉,搬運工人數減少,乘客越來越多地自己拿行李。

早在20世紀40年代,英國報紙就刊登了將輪子的技術應用於行李箱的產品廣告。這些不是確切意義上的滾輪行李箱,而是一種被稱為“便攜式搬運工”的裝置——一種可以綁在行李箱上的輪式裝置。但它從未真正流行起來。

1967年,英國萊斯特郡一名女性給當地報紙投了一封措辭嚴厲的信,投訴公交車售票員非要她為她的滾輪行李箱另買一張車票。售票員認為,“任何帶有輪子的東西都應歸為嬰兒推車”。她想知道,如果她穿旱冰鞋上公交車,售票員會怎麼辦?是把她當作乘客還是當作嬰兒車來收費?

穿裘皮大衣的女性和公交車上的萊斯特郡女性是解開這個謎題的重要線索。滾輪行李箱在1972年被“發明”之前就存在了幾十年,但被認為是適合女性的小眾產品。而認為一款針對女性的產品可以讓男性生活變輕鬆、或完全顛覆全球箱包行業的觀點並非當時的市場所樂於接受的。

性別設想作怪

對滾輪行李箱的抗拒與性別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官方”發明者薩多描述了讓美國連鎖百貨公司出售它是多麼困難。他說:“當時就有這種大男子主義思想。男人過去常常為妻子搬運行李。我想,這是……自然而然要做的事。”

這裏有兩個關於性別的設想在作怪。第一個設想是,沒有男性會滾動行李箱,因為這樣做“沒有男性氣概”。第二個設想關於女性的流動性。箱包行業設想女性不是獨自旅行。如果一個女性旅行,她會與一個男性同行,後者會為她提箱包。因此,箱包行業看不到滾輪行李箱有任何商業潛力。這項發明進入主流市場用了超過15年時間,哪怕是在薩多獲得專利之後。

在1984年的荷李活電影《綠寶石》中,一隻滾輪行李箱被描繪成某種帶有愚蠢的女人味的東西。凱瑟琳·特納扮演的角色堅持要把她的滾輪行李箱帶到叢林里,這令邁克爾·道格拉斯扮演的角色極為惱火。他試圖從壞人手中解救前者,同時追蹤一塊傳奇的巨型綠寶石。

到了1987年,美國飛行員羅伯特·普拉思發明了現代手提行李箱。他讓薩多的行李箱側立,使其變小。20世紀80年代,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獨自旅行,沒有男性來提行李。滾輪行李箱里裝著女性想要浪跡天涯的夢想。

技術創新受阻

滾輪行李箱逐漸成了現代商人的裝備之一。我們忘了這種產品所遇到的強烈的、非常有性別色彩的阻力。但我們不應該忘記——因為這個故事包含了有關創新的一些重要教訓,值得今天的我們聆聽。

我們看不出滾輪行李箱蘊含的巨能,因為它不符合我們對男性氣概的普遍觀念。回過頭來看,我們發現這很奇怪。關於男性氣概的流行觀念怎麼能比市場賺錢的願望更固執?重物必須由男性來搬運這一樸素的觀念怎樣能阻止我們看到一種產品最終改變全球範圍整個行業的潛力?

但這真的那麼令人意外嗎?世界上充斥著寧願死也不願放棄某些男性氣概的觀念的人。諸如“真正的男人不吃蔬菜”“真正的男人小病不檢查”之類的信條每天都在讓真正的男人痛苦不堪。我們的社會對男性氣概的觀念屬於我們最堅定的一些觀念,我們的文化往往重視保護某些男性氣概的觀念,而不是生活本身。在這種背景下,這樣的觀念肯定影響非常大,足以阻礙技術創新。

問題仍然存在

滾輪行李箱遠非孤例。19世紀電動汽車首次出現時,被視為充滿“女人味”,因為它們速度較慢,危險性較小。這阻礙了電動汽車市場的規模,尤其是在美國,並促使我們打造一個面向汽油動力汽車的世界。當汽油動力汽車的電子啟動器開發出來時,它們也被認為是女士用的東西。其背後的設想是,只有女性才會要求採取旨在不必冒受傷風險用手搖曲柄啟動汽車的安全措施。同樣,性別觀念也使我們推遲了為應對生產封閉汽車的技術挑戰作出努力,因為在汽車上加個車頂被認為是“沒有男性氣概”。

如今,關於男性氣概的設想在圍繞可持續性的創新方面也起了類似作用。例如,我們常常認為,吃肉和偏好大型汽車——而不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是男性氣概的重要特徵。這阻礙了創新,限製了我們想像以新技術為動力的新生活方式。

也許在將來,我們會笑話我們現在為讓眾多男性接受更環保生活方式所做的努力,就像我們對40年前一個男性使用滾輪行李箱多麼難以置信表示搖頭一樣。

性別是為什麼我們過了5000年才把輪子安裝到行李箱上這一謎題的答案。或許很容易認為我們今天不會犯類似錯誤。但許多結構性問題仍然存在。我們仍然有男性占主導地位的行業,這些行業對處理女性影響所有消費者決定中的80%這一事實不感興趣。

許多經濟學家和思想家一直思考我們怎麼直到1972年才把輪子安裝到手提箱上,他們正確地指出,這個故事是一個更大問題的徵兆。只是這個問題與他們想像的問題略有不同。

20世紀中葉,在倫敦聖潘克勒斯火車站搬運工罷工期間,女性自己拖著行李。(英國《衛報》網站)

《發明之母:巧想在為男性打造的經濟體中是如何被忽視的》一書封面
《發明之母:巧想在為男性打造的經濟體中是如何被忽視的》一書封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