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20年,毛烏素沙地牧民烏蘭達來的兩次治沙

2021年07月26日16:35

原標題:時隔20年,毛烏素沙地牧民烏蘭達來的兩次治沙

中新網鄂爾多斯7月26日電 題:時隔20年,毛烏素沙地牧民烏蘭達來的兩次治沙

  作者 奧藍

  “以前種樹只有投入沒有收益,但是能讓我在沙丘的包圍中活下去;現在種樹不僅能改變生態,更能讓我過上好日子。”

  烏蘭達來今年55歲,是內蒙古鄂爾多斯烏審旗烏審召聞名的治沙植綠大戶,半輩子都在讓“不毛之地”毛烏素沙地“毛起來”。如今,他所承包的6700畝沙地幾乎全都披上了綠衣,盛夏時節放眼望去,一片鬱鬱蔥蔥。但烏蘭達來告訴記者,他最初種樹時只是迫於生存壓力,並不太情願。

  1997年,烏蘭達來32歲,惡劣的沙漠環境讓他終於動起了植樹的心思,他也是同村牧民中最早一批想著要種樹的。“那時候的沙子是會‘跑’的,有時候一覺起來家門口就多了一座大沙丘。”

  於是,烏蘭達來向鄰居借了一輛毛驢車,一車一車地將沙柳拉到家後面的沙窩子種。忙活了一年,種了20多畝。

圖為為牛羊種的“口糧”。 奧藍 攝
圖為為牛羊種的“口糧”。 奧藍 攝

  隨後的20年,這20多畝綠色慢慢地變成了50畝。談起為什麼沒有大規模種樹,烏蘭達來有些感慨。“種不起啊。家裡一年的收入才僅有萬元左右,每一棵沙柳的成本大概在4元左右,還要投入大量精力,沒有任何經濟效益。”

  觀念的轉變發生在2006年。這一年,烏審召開了一家生物質熱電廠,牧民沙地裡的沙柳正是發電的原材料。

  “沙柳竟然能賣錢?”2006年,在親戚的“安利”下,烏蘭達來再一次動起了種樹的心思。

  “既能掙錢還能改善家鄉的生態,國家也有幫扶政策,我不能錯過這樣的機會。”這一次,烏蘭達來豁出去了。他不僅賣掉了所有牲畜,還從銀行貸款數十萬元,花3年時間將自家6700畝沙地幾乎全變成了綠色海洋。機械化設備幫了他大忙,1天能種100-200畝,比1997年時候的效率,高出百倍。

圖為烏蘭達來走在自己親手栽種的綠蔭下。 奧藍 攝
圖為烏蘭達來走在自己親手栽種的綠蔭下。 奧藍 攝

  隨著沙柳林日漸繁茂,烏蘭達來的日子也越過越好了。他把平茬後的沙柳賣到電廠,又重新養了牛羊,再加之政府的生態治理項目的補貼等,年收益已穩步邁入10萬元大關。

  “沙柳的葉子其實還是特別好的牛羊飼料,沙柳本身還是很好的發電材料,但我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只知道用它紮羊圈。”烏蘭達來總覺得自己文化程度低、不懂科學,一談起從前更是覺得有點虧。

  再也不用在黃沙中掙紮生存,不用辛辛苦苦種樹,也不用趕著牲畜在沙漠里到處找吃的……如今烏蘭達來的生活輕鬆了很多,照看牛羊和草場、欣賞綠色的美景是他的日常,補種樹苗、將沙柳平茬後送到熱電廠這樣的體力活他都僱人做。

  但他也有煩心事:“現在不好僱人了。1997年的時候,我請周邊的人幫忙,一天50-60元,大家都乾得很賣力。現在260元一天的工資,都找不到好幫手。”

  綠色給烏蘭達來帶來庇護,也成為動物們的樂園。牛羊棲息樹下,蝴蝶在草叢中翩翩起舞,野兔子、野雞時不時穿梭其中,候鳥也會每年定點來“打卡”。

  “變化太大了,以前站在家裡舉目四望全是黃色,除了牛羊不見一隻活物,除了狂風嗚嗚幾乎聽不到其它的聲音。現在的我每天早晨都會被野雞叫醒,吃飯時望著窗外,心都要醉了。”

圖為烏蘭達來正在檢查枝葉有無病蟲害。 奧藍 攝
圖為烏蘭達來正在檢查枝葉有無病蟲害。 奧藍 攝

  按照草畜平衡標準,烏蘭達來可以養300隻羊和幾十頭牛,但他只養了100多隻羊和30多頭牛。

  “不能不養,也不能多養。”烏蘭達來解釋說,牛羊的舌頭是清掃害蟲的天然掃帚。它們在啃食沙柳、檸條枝葉時,樹上的蟲子會被這些大舌頭們刮到沙地上,被高溫的沙地燒死。然而,當牛羊數量多了以後,它們擠在一起不僅會吃沙柳的葉子,還會啃沙柳的樹皮。“那樣沙柳就活不成啦!我不想,也不敢拿我的林子冒這個險。劃不來!”

  為了保障牛羊的口糧,烏蘭達來還在家門前種了數十畝苜蓿草。如今正值盛夏,一片初綠新長成,看得人神清氣爽。

  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瞭解到,在烏審召,以前治沙是一道單選題:要生存,還是要經濟效益?而現在這成了一道多選題。正因如此,當地牧民們的植綠積極性都比以前高多了。

  如今烏蘭達來的沙漠草場中,成排的沙柳高大舒展、生機勃勃。這也是烏蘭達來植樹成功經驗的活招牌。有人來向他請教沙漠植樹經驗,有人會向他買樹苗,當地的林業局也邀請他去幫助周邊的牧民種沙柳。“周邊有2萬多畝的沙柳都是我幫著種的呢。我相信,在我們這些老百姓的努力下,毛烏素會越來越綠的。”(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