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倩射落首金:清華大學學霸奧運後要補修兩年學分

2021年07月24日12:31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陳力齊

  值得一提的是,楊倩現在還是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的學生。

  7月24日,在東京奧運會第一個產生金牌的項目女子十米氣步槍項目決賽中,來自浙江寧波的楊倩以總成績251.8環奪得冠軍。浙江選手從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以來,連續10屆夏季奧運會奪金,寧波選手連續2屆奧運會奪金。

  中國射擊隊派出雙保險楊倩和王璐瑤,她們都來自浙江。在早些時候的預賽中,楊倩排名資格賽第6進入決賽,王璐瑤列第18位止步預賽。值得一提的是,楊倩現在還是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的學生。

  預賽成績並不帶入決賽。決賽每人先打10槍。之後每2槍淘汰1人。10槍過後楊倩以104.7環排名第一。第18槍,楊倩儘管打了10.6環,排名降到第2。從第18槍到第23槍,楊倩一直排名第2,落後環數在0.1和0.5之間。最後一槍前,她落後對手0.2環。最後1槍 ,楊倩打出9.8環,而對手打出8.9環,最終楊倩驚險獲勝。

  偶遇伯樂,“大心臟”離家練射擊

  2000年出生的楊倩是“00後”,鄞州薑山人。在她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寧波射擊隊教練虞利華一次例行的走訪, 讓楊倩和射擊結了緣。

  虞教練是寧波2個國家級教練之一,他對當時的情況記憶猶新。“我當時見到楊倩的時候,就覺得這女生眼睛里有一汪亮晶晶的水,非常有神。之後讓她做了摞子彈殼等測試,又發現她的穩定性非常好,再加上看她比較文靜,就覺得這個小女孩是個練射擊的好苗子。”現在已經在海亮教育集團帶射擊隊的虞利華教練說。

  發現了苗子,虞教練很高興,便通過學校來和楊倩的父母商量。父親楊利成有點捨不得,覺得那麼小去練體育太苦了。母親施安方倒覺得挺好的,可以先嚐試嚐試。雖然不知道射擊是什麼,楊倩自己非常樂意。於是家人決定送楊倩去寧波市體育運動學校射擊隊從事射擊訓練。楊倩和射擊的一段緣分就這樣結下了!

  練習射擊剛開始的訓練都是以基礎動作為主,日複一日的重複很快讓楊倩感到枯燥無聊。到體校一年後,楊倩產生了放棄的念頭。“當時想回家的想法非常堅定。”楊倩回憶道。

  說起當時的情況,楊倩媽媽施安方說:“她當時回到家裡,跟我們說她不想練了,想回來上學。我馬上就不同意,告訴她不希望她半途而廢。和別的同學比起來,因為訓練,學習已經落下了,這個時候更不應該放棄。”

  母親的及時阻止讓楊倩打消了退出訓練的念頭。從那時候開始,楊倩的射擊訓練開始漸漸有了起色,成績逐步上升。

  楊倩最初練的是小口徑步槍,進步非常快。初出茅廬的她在瀋陽舉行的全國重點城市比賽上,使用國產小口徑步槍以578環的成績獲得第二名。這是個很高的成績。2012年全國青少年錦標賽上楊倩獲得了亞軍;在2014年的省運會上她拿下3塊金牌,並在射擊女子氣步槍40發比賽中打出了399環的世界級成績。2015年第一屆全國青少年運動會上,楊倩獲得季軍,同年12月她入選國家青年隊,取得了國家級運動健將稱號。

  射擊這個項目其實練到一定程度之後,高手之間動作和水平都相差無幾,關鍵時刻真正拉開差距的其實是心理素質。楊倩的優勢不僅在於自身穩定性、協調性好,更是在於心態好。據虞利華教練介紹,楊倩是他帶過的運動員里,有顆能裝大事的“大心臟”隊員。

  從小被隊里的教練戲稱作“馬大哈”的楊倩,2012年在江西舉行的全國青少年比賽中,因為天氣炎熱,楊倩竟然在賽前練習中跪姿睡著了。甚至在2018年的全國錦標賽,楊倩還因睡過頭錯失比賽機會。每當說起這事,虞利華教練都會哈哈大笑,他說正是這樣遇大事不急躁、不慌張的心態,才造就了楊倩的勝不驕、敗不餒的性格。面對訓練時的失誤或比賽時沒有取得理想的成績,楊倩從來沒有在意過。楊倩曾在一次賽後採訪中表示,“心理暗示真的能很有效地提升自己的狀態,我就在比賽時每打完一槍會告訴自己,你一定可以的,你很棒。”

  壓力山大,“好學生”步入“清華園”

  從學生到健將一路走來,楊倩對兼顧學習和訓練兩件事情深有感觸。在寧波體校讀書時,她給每一任班主任都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王嬌娜是帶過楊倩初中三年的班主任。王老師回憶說:“楊倩年紀不大,遇到事情卻沉著冷靜。有次比賽她拿了冠軍,我和她交流心得,問她‘賽場上那麼多對手你慌不慌’,她說不會,因為她從來都不去看別人的分數,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自己和自己較勁,下一槍要比這一槍打得更好!”

  王嬌娜說楊倩讀書也非常上心。“有次考試前,晚上我去查寢室,她學習太投入,我和她說話都沒聽見。一到文化課考試,倩倩都是最刻苦的一個,抱著試卷學到很晚。”除了學習訓練,楊倩還是班上的文藝積極分子。王嬌娜說:“有一年,倩倩和同學利用一個月的課餘時間打磨了一段舞蹈,深受老師、同學好評。她對每一件事情都充滿熱情。”

  後來楊倩進入寧波體校高中,吳莉華成為她的班主任。吳莉華提到楊倩,同樣不惜溢美之詞。“楊倩成績優異,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她每次英語課發言積極,發音標準,記憶力也不錯。她還寫得一手好字,擅長畫畫,是班里的宣傳委員。”楊倩在班上的人緣也非常好,“個性活潑,落落大方,是個熱心腸,在班里很有號召力。”

  作為啟蒙教練,虞利華非常支持體教融合,倡導要做有文化的運動員,不能犧牲文化來提升專業成績。於是,在虞利華的極力推薦和寧波體校的支持下,2016年楊倩經過考核進入了清華附中馬約翰班。由於長時間接受運動訓練,進入清華附中後,文化課成為楊倩的弱點。2018年,射擊項目的冬測在上半年的4、5月份,幾乎和6月份的高考在同一時間段。這意味著楊倩時刻都要兼顧體育和學業。考慮到楊倩文化基礎弱,學習壓力大,清華的射擊教練在訓練之餘讓老運動員給她補習功課,並幫她尋找家教。在最難熬的半年里,楊倩一邊備戰高考一邊準備射擊冬測,難免會出現焦躁情緒,和父母交流也屢屢出現爭執。提起那段時間,楊倩一直很感激師兄師姐的幫助。這半年內,射擊隊里的師兄師姐在訓練和學習、生活上都給了她很大的幫助,經常和他們分享自己當年是怎麼一路堅持下來的,積極開導楊倩。在自己的努力和各方的助力之下,她成功通過高水平運動員分數線,成為一名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學生。

  進入清華大學後,楊倩曾一度思考放棄射擊。聽說此事,虞利華急忙前往北京找她談話。所幸楊倩領悟很快,馬上重新進入狀態。她以清華大學大學生運動員身份在二青會賽場上獲得好成績,成為不少年輕運動員的榜樣。

  在清華大學這樣的國內頂尖大學學習,文化課壓力很大。楊倩想要兼顧學業和競技,真正的“亞曆山大”。入選國家隊後,楊倩想要回學校上課只能和國家隊請假。文科生的她剛剛入學就遇到了“微積分”這個難題,一度讓賽場上無比自信的她感到迷惑和挫敗。好在大一期末考試,楊倩順利通過了全部考試科目,這也讓賽場上的“常勝女生”長舒了一口氣。

  作為一名“00後”小將,此次奧運選拔賽,楊倩憑藉著在4站國家氣步槍射擊隊東京奧運會最終隊伍選拔賽上的出色發揮,正式入選國家氣步槍射擊隊東京奧運會參賽名單。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後,虞利華在電話裡叮囑楊倩,打第一場比賽和打最後一場比賽都是一樣的,不需要緊張。

  作為一名“00後”小將,此次奧運選拔賽楊倩憑藉著在4站國家氣步槍射擊隊東京奧運會最終隊伍選拔賽上的出色發揮,正式入選國家氣步槍射擊隊東京奧運會參賽名單。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後,虞利華在電話裡叮囑楊倩,打第一場比賽和打最後一場比賽都是一樣的,不需要緊張。

  史無前例,楊家弄村出了 “女狀元”

  寧波市鄞州區薑山鎮的楊家弄村,位於鄞南平原一大片農田的中央,距離明代天一閣藏書家範欽墓地所在的“南來第一山”茅山不遠。一條小路直通村里,這是一個有300多戶人家的小村莊,村民們大多數都姓楊,是鄞州區楊姓最集中的村莊。一條小河沿著村莊的西邊流過,將村子分成了一大一小兩部分,楊倩的家就坐落在小河的東邊,距離村口不遠的一幢兩層農家小院。家裡收拾得非常幹淨,小院里四把灰色和橙色的小椅子圍在一張小圓桌旁,這是他們家夏夜平時和客人聊天納涼的地方。由於楊倩是家裡唯一的孩子,自從她做了運動員練上射擊之後就很少回來,家中只有父親、母親和奶奶。就是這樣一個平平常常的浙東小村莊,這段時間成了媒體關注的焦點。

  據楊家弄村的村幹部楊國飛介紹,2018年楊倩考上清華大學就引起了全村的轟動,這次楊倩又去了奧運會,真的是不得了的大事情。“我們楊家弄村過去都沒人知道,自從出了楊倩,名氣大了。這在古時候就是狀元啊!”當天組織全村人到文化禮堂看比賽的楊國飛開心地說。

  “楊倩小時候可乖了,我們大人做事情,她就在一邊安安靜靜地玩,從來不哭不鬧。因為長得可愛,村里的大人們都喜歡抱抱她,逗她玩。”楊倩家的鄰居也湊上來說上兩句。

  自從小學四年級楊倩離開家去體校訓練讀書後,只能在訓練比賽間隙偶爾回家,村里人就很難再見到她了。2018年楊倩媽媽生病住院動手術,楊倩知道後曾請假回來在醫院陪了媽媽一個月。楊倩的媽媽施安方說:“這是楊倩當運動員以來放過最長的假期。每天到醫院來陪著我,我當時感覺也很幸福,但是時間一長我又替她著急了!”躺在病床上,施安方著急女兒回隊後會跟不上訓練,為此又讓楊倩儘早回去。而自備戰奧運以來,楊倩已經一年多沒有回過家了。

  “不回來也沒關係,我們經常會通電話,視頻聊聊天。這次去東京,她告訴我19號手機就要上繳了,到時候我們會跟她失聯,比賽完才能聯繫啦!”施安方說。

  對於楊倩入選東京奧運中國射擊隊,楊倩父母感到很驚喜。施安方坦言,她曾叮囑楊倩,不管能不能拿到名次,父母都很開心,不要在乎輸贏,開心最重要。對於為備戰奧運會而休學的兩年,施安方非常重視。“打完奧運以後,我打算讓楊倩抓緊時間補修學分,把休學兩年的功課補回來,學習是絕對不能落下的。”施安方說。

  在楊倩家的客廳里,沙發正對著的玻璃櫥中珍藏著全家的寶貝。“她每一次比賽完就會把獎牌帶回來,時間長了,每次她要回家了我們就問她獎牌有嗎?”楊倩媽媽施安方笑嗬嗬地說。打開櫥門,一排懸掛得整整齊齊的獎牌和獎盃、證書就放在裡面,這些都是楊倩一槍一槍打下來的獎章。施安方介紹,家裡來的客人都喜歡拿著楊倩的獎牌看看、說說。每當這個時候楊倩的爸爸媽媽和奶奶也都很開心。

  得知此次楊倩代表中國出征東京奧運會,而且是第一個比賽項目,村里人喜氣洋洋,村委會還專門對全村環境進行了一番“梳妝打扮”,就像過年一樣等著比賽這一天的到來。

  24日上午7時開始,楊家弄村文化禮堂就開門迎客,一台大電視擺放在檯子上,全村人圍坐在前,等著比賽的開始。看到楊倩最後一槍驚險獲勝,村民們一下子歡呼起來。

  (作者係北京體育大學競技體育學院2020級學生,上海體育學院副教授陳國強對此文亦有貢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