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愛你,但我也還有夢想”,吳靜鈺遺憾無緣跆拳道四強

2021年07月24日14:19

原標題:“媽媽愛你,但我也還有夢想”,吳靜鈺遺憾無緣跆拳道四強

吳靜鈺在東京重出江湖。
吳靜鈺在東京重出江湖。

“2008年渴望;2012年磨煉;2016年突破;2021年探索。”吳靜鈺出征東京的那天,她的丈夫侯琨在朋友圈寫下這樣一段話。

四次奧運之旅,吳靜鈺成為歷史首個參加四屆奧運會的女子跆拳道運動員。同時,她和鞏立姣、龐偉、董棟等人一起,成為本屆中國代表團中參與奧運會次數最多的運動員……

但很可惜,在7月24日的東京奧運會跆拳道女子49公斤級1/4決賽中,吳靜鈺2-33不敵西班牙選手塞雷佐·伊戈萊西亞斯,無緣四強。 ​

復出?我從未想過放棄

2008年一鳴驚人、2012年睥睨天下,吳靜鈺成為了站在跆拳道神壇上的人。當所有人期盼著吳靜鈺實現三連冠時,她卻在里約的喧鬧里跌回人間。

痛苦、和解、回歸……5年時間,吳靜鈺退役生子,卻依然選擇重返跆拳道台。此時,她已經是34歲,女兒還有10天就滿4歲。

4年聚少離多,吳靜鈺想走一條此前沒人走過的路,她對女兒說:“媽媽真的很愛你,但是媽媽必須要去完成自己的夢想。”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復出,其實打完里約奧運會後,就一直沒有放棄過這個念頭。”2019年宣佈復出的吳靜鈺,無數次面對這樣的提問,她的回答都是如此。

在外人看來,2016年里約奧運會結束後,吳靜鈺已經沒有太多停留的理由:退役、結婚生子、人民大學教師……她的人生似乎已經翻開了新的篇章。

但在這個景德鎮女生的心裡,里約奧運會最多隻是一個逗號,吳靜鈺對於奧運的渴望,讓她從未放棄來到東京,“我雖然退役了,生孩子了,但這隻是一個緩衝。我內心從來就沒有放棄過,我覺得我還可以。”

這種渴望,不是她想證明什麼,也不是所謂的哪裡跌到從哪裡爬起來,“可能就是對跆拳道的一種熱愛,我覺得我想去探索,探索沒有人走過的路,尤其當你經曆過失敗以後。”

吳靜鈺和女兒。
吳靜鈺和女兒。

於是,2017年夏天剛剛生下女兒的吳靜鈺,在2018年春節就開始了恢復訓練。訓練中,女兒還躺在一旁吸著奶嘴,吳靜鈺訓練前不捨地瞟了女兒一眼,就要繼續投入訓練。

彼時,吳靜鈺已經31歲。在她面前,是一條從未有人走過的路——歷史上,從未有一名女子跆拳道運動員參加過四屆奧運會。

2019年除夕,吳靜鈺還在阿聯酋的富查伊拉,那是她產後復出的第一場比賽,她用一塊金牌宣示了自己的回歸。此時,她的世界排名是42位。

“從40多名開始追,那時候我根本看不到希望,就是憑藉熱血去幹,最後還剩兩三場比賽,我們都覺得沒有希望。”

為了搶奧運積分,隨後的十個月裡,吳靜鈺轉戰德國、英國、日本、保加利亞等多個國家,馬不停蹄參加了十場國際賽事。

比賽期間受傷是家常便飯,吳靜鈺腳踝腫得像個饅頭,但她絲毫不敢停歇。經曆了307個無法鬆懈喘氣的日夜,直到在莫斯科舉行的最後一場奧運積分賽,吳靜鈺獲得亞軍,拿到48個奧運積分,將世界排名提到第6位,最終“壓哨”獲得東京奧運參賽資格。

賽後,她激動地衝向場邊擁抱主教練管健民,喜極而泣,隨後跪在場地中央,“感覺如釋重負,在那一場打完之後我才敢想,我進奧運會了,我真的太難了。”

吳靜鈺進行體能訓練。
吳靜鈺進行體能訓練。

生完孩子=武功全廢

退役、生子、回歸……

吳靜鈺用10個月時間,從世界排名42位“攀升”到第6位,聽起來像是王者歸來,但復出之路比吳靜鈺預想的更加艱辛。

生孩子長胖30多斤,一切只能從頭開始。“整個人都散架了,”在吳靜鈺口中,生完孩子的她相當於武功全廢,“練得疲勞的時候胯疼得比較厲害,特別是生完孩子以後,明顯感覺胯可能出問題了。”

從家庭回歸賽場,在比自己小十幾二十歲的隊友面前,吳靜鈺別無他法,只能比別人更努力。

那些基礎動作,當隊友因太累而動作變形時,這位兩屆奧運會冠軍依然高標準的堅持到底。

“很累,但你走近訓練場那一刻就得想,‘我必須吃苦’,累了也不能說,必須要忍著,你的忍耐就是未來的自信。”

有多累?看看被吳靜鈺練趴下的洪鑫鑫就知道了。這位25歲的男陪練,曾獲得2018年全國錦標賽男子63公斤級亞軍。但是每次和吳靜鈺練完,他的衣服都會從里濕到外。每趟訓練課,洪鑫鑫都會用簡短的休息時間趕去換衣服。

吳靜鈺已經有兩金在手。
吳靜鈺已經有兩金在手。

“跟鈺姐訓練更累,因為她的身體素質再加上對自己要求更嚴格。感覺比跟別人練累兩倍。”渾身濕透的洪鑫鑫這樣感慨道。

可明明大家訓練內容差不多,吳靜鈺為何能更狠?她簡單舉個例子:如果踢雙飛,踢到腰部就夠了,但是吳靜鈺要求自己必須踢到腰部以上。

“胯抬起來了,你練的部位才不一樣,那實戰比賽中我就能用上。”談到這些細節,吳靜鈺痛苦但同樣快樂,“雖然比他們累,但我一定會做,因為練完更有效果。”

2020年10月的冠軍總決賽前,中國跆拳道隊進行了一次內部的體能測試,吳靜鈺的總成績在女運動員中排第二位,總分只比第一名差了1分。

“30米跑我是最快的,只是在3000米項目中慢了0.46秒,最後差了1分。”吳靜鈺說,她的深蹲、腹肌耐力和背肌耐力等項目都獲得了滿分。

倫敦奧運,吳靜鈺奪金。
倫敦奧運,吳靜鈺奪金。

從神壇跌回人間,她重新出發

每每談到奧運會,吳靜鈺都會談到里約,那是她從神壇回到人間的比賽。

2008年北京奧運會,21歲吳靜鈺在祖國拿到自己首枚奧運金牌,她無比自豪;2012年倫敦奧運會,25歲的吳靜鈺在決賽中戰勝三節世錦賽冠軍布里吉特成功衛冕,她覺得意猶未盡;2016年里約奧運會,所有人都在喊著“三連冠”,吳靜鈺卻意外止步1/4決賽,淚灑賽場。

“鈺姐大比分落後時,我都沒覺得她會輸。”2009年才進入國家隊的鄭姝音,看到過吳靜鈺“不敗戰神”的一面,卻從沒想過她會倒在奧運賽場。

輸,彼時的吳靜鈺也沒想過,“我當時已經不在乎比賽過程了,就想著比賽趕緊結束,我要去領獎了。”

里約奧運,吳靜鈺淚灑賽場。
里約奧運,吳靜鈺淚灑賽場。

於是,輸掉比賽的吳靜鈺在鏡頭面前哭成淚人:“太多人為我付出了太多……”甚至連採訪的記者都不忍心提問,而是選擇安慰。

當結局已經無法改變時,吳靜鈺終於坦露心聲,“每天都在聽別人說三連冠,三連冠。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只是個運動員,我只是想比賽,我只是想證明自己還能比賽。”

這一刻,吳靜鈺從神壇跌回人間,而那些傷口則要她自己消化。

吳靜鈺坦言:“2016年的時候其實很難原諒自己,有點過不去,不能接受自己不好了。”

如今,34歲的吳靜鈺再次談到奧運,能明顯從話裡聽出一絲從容。她將如今的自己和12年前進行了比較,“其實那時候打完了可能也不太清楚為什麼,就覺得拿冠軍了。但是現在打的話,可能自己腦子裡會更清楚一些。”

“爭第一肯定是要的,但在爭第一的路上不是意味著必須拿冠軍。而是如何把每一天做好,自己是否能定製出一套計劃,讓自己每天都在提高、很清醒地認識到現在的狀態,然後想辦法解決現在的問題,再達到冠軍的這種狀態。”

吳靜鈺和女兒。
吳靜鈺和女兒。

“媽媽愛你,但媽媽也有自己的夢想”

34歲踏上奧運賽場,吳靜鈺已經是一位4歲孩子的母親。

每個關於吳靜鈺的紀錄片中,女兒總會出現在鏡頭裡。從嘬著奶嘴躺在訓練館的座椅上,到邁著蹣跚的步子在體育館亂跑,這個被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取名為Gloria的孩子,成為吳靜鈺另一個人生節點。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當你覺得不順利的時候,努力去找方法而不是放棄和抱怨!”

女兒出生時,吳靜鈺在社交媒體這樣寫道。

也正是女兒的降臨,讓吳靜鈺學會了與自己和解:“生完孩子以後,通過和孩子的交流,慢慢學會了忍耐,學會了交流,也會去看一些書。你要超越自己,不要總是把目標定太高,這會讓你產生很多負面情緒。”

吳靜鈺覺得虧欠最多的還是女兒,“當時我告訴她說,你三歲生日的時候媽媽就回來了,延期了馬上改口,說四歲生日的時候媽媽就回來陪你了,雖然她還不太懂這種概念,但還是希望能在關鍵這幾年陪陪她。”

吳靜鈺微博。
吳靜鈺微博。

備戰奧運,聚少離多就成了常態。2021年6月11號一大早,吳靜鈺的丈夫帶著女兒,踏上了北京開往太原的高鐵,這是奧運會之前他們一家人最後一場相聚。

“我們結婚這8年,除了懷孕和生孩子這段時間,她基本上都在集訓隊度過。”吳靜鈺丈夫侯琨說出這段話時,女兒侯曉鈺在旁邊興奮地喊著,“這麼久、這麼久、這麼久……”

6月14日端午節一大早,只和吳靜鈺待了兩天的家人們踏上返程,吳靜鈺則開始了自己新的訓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