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偉摘銅 他和杜麗的“神仙愛情”太令人羨慕

2021年07月24日16:10

  奧運會開幕式前,中國各個參賽隊已經在賽場中開始適應場地訓練。

  杜麗與龐偉這對射擊伉儷夫婦集體出現的畫面最為惹眼,鏡頭中兩人互相交談和鼓勵的鏡頭也被戲稱為“撒狗糧”。

  24日,第四次參加奧運的龐偉出戰男子個人10米氣手槍決賽,他以217.6環拿下銅牌——至此,他們夫妻倆總共拿下了3金1銀3銅。

  更厲害的是,杜麗就是為中國拿下東京奧運首金的楊倩的教練之一。

  2009年11月29日,杜麗與龐偉在保定舉行婚禮,成為了新中國體育史上的第一對奧運冠軍夫婦。

  但在北京奧運會奪冠之後,龐偉在之後的兩年鮮有佳績,連世界大運會也只能到男子10米氣手槍的亞軍。倫敦奧運會上,龐偉最終沒能拿到獎牌,獲得男子個人10米氣手槍第四名。

  那時,杜麗也未能拿到女子10米氣步槍的奧運資格,她只能參加步槍三姿,在這個北京奧運會上她拿到冠軍的項目中,杜麗也未能交出一個滿意的答卷,最終排名第13名。

  杜麗狀態不佳,最主要的原因是傷病,一直幫杜麗照顧孩子的媽媽透露:“杜麗左半邊身子勞損嚴重,肌肉僵硬,都快半身不遂了!”

  因為生子和傷病,杜麗缺席了眾多積分賽,但強烈的作戰欲讓她做出了“帶兒子到北京集訓”的決定。白天,杜麗在隊里訓練,但晚上回到家,只要時間允許,杜麗就主動帶著不滿2歲的孩子睡覺。

  “孩子也習慣了,每天等媽媽回來才肯睡。”杜麗的媽媽說。

  倫敦奧運會雙雙無緣獎牌,龐偉和杜麗沒有選擇放棄,兩人互相扶持和鼓勵一起選擇了繼續向里約發起衝擊,“我們兩人誰打不好可能都會難過,但我們還是希望能給對方能量。”

  龐偉也說:“平時訓練中出現了問題,我都會跟她說說。她和教練的作用是不同的,她是從運動員的角度來幫我解決難題,有時她說的話,我接受起來可能更容易一些。”

  後來杜麗回到了國家隊,這讓龐偉的心踏實很多,“每次她都會很耐心地聽,然後幫我分析。她其實經驗比我多,她說的話,很多都有道理。有她在,我的心就更踏實一點。”

  里約奧運會資格賽,杜麗和龐偉排名都是第一,但很可惜,最終的結果是一塊銀牌和一塊銅牌。

  沒能拿到金牌,龐偉多少有些失望,“讓國旗升起來了,但沒讓國歌響起來,有點遺憾。”不過龐偉也承認,相比金牌,經驗和感悟是寶貴的,“我比4年前要成熟,但還沒有做到最好,我希望自己能繼續努力,在射擊事業上繼續感悟一些東西。”

  而在杜麗面對困難時,龐偉也總是會在她的身邊貢獻力量。

  里約奧運時,杜麗重返國家隊後需要盡快適應射擊決賽的新規則,龐偉就會將他的經驗、辦法告訴杜麗,這讓她少走了很多的彎路。

  “我的能力戰勝不了我的慾望”

  杜麗在里約奧運會後走上了教練崗位,女子射擊隊中有很多年輕選手,有過豐富奧運經驗的杜麗角色不單是教練,某種程度她還起到了心理導師的作用。

  “凡事都有兩方面,沒有絕對的好和壞,機遇和困難一定是並存的,還是要以積極的心態去應對,抓住這種變化產生的機遇”。杜麗說。

  “中國有句老話叫‘以不變應萬變’,我覺得這句話對競技體育來說有點被動,一定要變化,而且要主動去變化,才能把主動權拿在自己手裡。”

  杜麗也經常跟運動員說,奧運會推遲給了他們更加充足的時間,有助於紮實基本功、豐富比賽經驗。因此,杜麗建議運動員們抓住潛在機遇,根據自身特點有針對性地進行調整,積極適應新情況。

  龐偉則在休整了一段時間後,決定重新回到賽場。

  2016年之後龐偉都沒怎麼訓練,直到2019年,他才又開始投入練習並參加比賽。當時他憑藉著超強實力挺進了射擊世界盃總決賽,並最終擊敗各路選手,拿下了冠軍。

  他坦言對於過去兩次的奧運會失利心有不甘,參加東京奧運會就是想彌補遺憾。

  龐偉在這次東京奧運會上有兩個參賽席位,除了自己之前最擅長的10米氣手槍個人,他還會參加混團項目。對於即將年滿36歲的龐偉來說,這次奧運會很可能是自己奧運生涯的絕唱,他也希望能以金牌完美收場。

  “2008年的時候,其實自己不知道什麼是奧運會,也沒有概念,就感覺奧運會只是一場比賽而已。當有這個想法以後拿奧運冠軍就並沒有那麼難。但是就參加倫敦奧運會的時候,其實自己就是出現了無形的壓力。”

  回顧自己之前的奧運生涯,龐偉說還是要看淡結果,“其實當你想要冠軍,有意識去做的時候,可能你的過程就沒有那麼自然,就是我有一種感覺——我的能力戰勝不了我的慾望。”

  “通過總結了這些經驗,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把心態放平衡,做好自己的事情,努力就好,對結果看淡一些。”

  作為奧運會的四朝元老,現在龐偉的確已經非常超脫了,“奧運會就是奧運會,它跟世界盃,跟任何比賽都不一樣。針對奧運會,就是會有很多心理的變化,可能我們的戰術就是世界盃一個冠軍都不拿,奧運會就可能會能放下包袱,輕裝上陣,這都是一種戰術的安排。”

  “升國旗奏國歌是我的理想,其實也就是想完成自己一個夢,所以我覺得真的是全力以赴。”

  (來自 澎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