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時救出600人,上海救援隊馳援重災區新鄉

2021年07月24日11:48

原標題:12小時救出600人,上海救援隊馳援重災區新鄉

連日來,新鄉市北中部出現大暴雨、特大暴雨。受強降雨影響,新鄉市內衛河、共產主義渠等多條城市行洪排澇河道出現漫堤險情,大量村舍田地被淹,超過128萬人受災。昨天上午,剛剛完成中牟縣搶險任務的上海浦東三棲應急救援隊隊長徐俊,接到一條令人揪心的信息,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李女士向救援隊求助,她家住新鄉輝縣市峪河鎮東淹溝村的父母已被洪水圍困多日,一同被困的還有數千人之多。多日斷水斷電,食物飲用水也即將告罄,手機關機聯繫不上,讓李女士心急如焚。在接到求助後,徐俊立即帶隊趕往現場救援。新民晚報特派記者也跟隨救援隊員進入被水淹的村子,目擊了搜救過程。

圖說:上海浦東三棲應急救援隊隊長徐俊進入一戶人家,詢問住戶是否需要離開。蕭君瑋 攝(下同)
圖說:上海浦東三棲應急救援隊隊長徐俊進入一戶人家,詢問住戶是否需要離開。蕭君瑋 攝(下同)

家人還好嗎 | 焦急

昨天下午1點,峪河鎮村口加油站滿是翹首以盼的村民。他們大多是被淹村莊村民的家屬,家人已在洪水裡被困四天。村民張先生告訴記者,19日深夜河水突然猛漲,這一片區域7個村莊一齊被淹,大約有上萬人之多,大多都是老人和孩子。等年輕人趕回來救人時,水最深處已經可以淹到成年人的脖子,無法自行撤離了,被困者只能在二樓避水。多日來,村里唯一的救援工具就是一輛挖掘機,有人冒險涉水進入村莊,用挖鬥一車車將村民救出,但效率實在太低,三天也沒救出多少人。因為停水停電,村民家中儲備的水和食物都消耗殆盡,手機電量都已經見底,即將徹底與外界失聯。

圖說:村民坐在鏟車抓鬥內離開自己的家,在這個被水淹沒的小村莊中,這些“哪兒都能去”的特種作業車輛成為了大家的擺渡車
圖說:村民坐在鏟車抓鬥內離開自己的家,在這個被水淹沒的小村莊中,這些“哪兒都能去”的特種作業車輛成為了大家的擺渡車

記者蹚過一片積水的道路,步行進入救援區域,這是一座抵禦洪水的臨時堤壩。一邊是一片澤國,村莊和氾濫的衛河支流已經融為一體,被泡在水中。而另一邊的區域則居住著數十萬居民,一旦這條堤壩有恙,災害還將進一步升級。於是一輛輛滿載沙包的卡車往返於堤壩之上,一邊堵漏,一邊救人,三支來自全國各地的救援隊已經趕到,上海浦東三棲應急救援隊就是其中之一,隊旗依然豎立在堤壩之上。

在壩上,救援人員用幾個沙包壘出了一個小小的“碼頭”,在衝鋒舟接到被困村民後,就將踩著沙包上岸,雖然簡陋之極,但它已經成為了村民賴以脫險的“生命碼頭”。在碼頭上,三家救援隊雖然來自五湖四海,但此時已經不分彼此,互相加油鼓勁,共享救援設備,提供必要協助。此時大家已經得到消息,今晚水位可能會繼續上漲,為了在險情升級前將所有村民救出,救援隊員都拚了,船一到岸放下百姓,不經休整馬上返回救人。與此同時,在村莊的另一頭,也有多支救援隊趕到開始施救,整個被淹區域的救援隊伍達到了十多支,大家此時唯一的想法就是:爭分奪秒盡快救人。

圖說:村莊內積水嚴重,村民寸步難行
圖說:村莊內積水嚴重,村民寸步難行

為了找到你 | 衝鋒

在救援開始後不久,求助的李女士發來消息,父母已經被其他救援隊接走平安脫險,於是上海隊開始救援其他被困村民。跟隨徐俊,記者乘坐衝鋒舟進入村莊,眼前的景象令人心碎。村莊和田地已經完全看不出本來的樣子,許多農舍的一層已經被淹沒,而有的只露出屋頂。在進入村子的路上,能看到一頭豬在里艱難求生,躲在一塊只容得下“一豬身”的高地上,可憐巴巴地看著救援人員進出,救援人員雖然覺得它有些可憐,但此時根本無暇救助動物,還有幾千人正在村里翹首以盼。

圖說:衝鋒舟往來村莊和堤壩之間,將被困的居民一船船地運離險境
圖說:衝鋒舟往來村莊和堤壩之間,將被困的居民一船船地運離險境

徐俊告訴記者,這是上海救援隊入豫後的“最艱難一戰”,不同於之前被淹小區,幾個村子面積非常大,被困人員分散,只有在當地嚮導的帶領下才能進村救人。最麻煩的是,此處的地形非常複雜,水下障礙物很多,稍不留神衝鋒舟就會卡住甚至損壞,而且被救人員多是老弱病殘,他們的安全是救援人員最關注的事。“如何找到他們,把他們平安送上岸,聽起來簡單,做起來非常困難。”

圖說:在新鄉市峪河鎮東淹溝村內,上海浦東三棲應急救援隊隊長徐俊趴在衝鋒舟船頭,尋找村子裡可能需要幫助的人
圖說:在新鄉市峪河鎮東淹溝村內,上海浦東三棲應急救援隊隊長徐俊趴在衝鋒舟船頭,尋找村子裡可能需要幫助的人

每當衝鋒舟的馬達聲在村莊中響起,農舍二樓的窗口陽台上就會出現被困村民的身影,他們探出身向衝鋒舟揮手。當船靠近後,現場都會有人大聲喊道:“讓老人和孩子先走!”被困在屋子裡的,許多都是年邁的老人,還有孩子和殘疾人,他們成為最優先救援的群體,救援人員或抱或背將他們送上衝鋒舟,再幫他們穿上救生衣,如果救生衣不夠,就脫下自己的裝備為他們穿好,等一切準備妥當,再小心翼翼地開船,與進村時的風馳電掣相比,出村時的駕駛風格突然變得溫柔無比。

圖說:衝鋒舟往來村莊和堤壩之間,將被困的居民一船船地運離險境
圖說:衝鋒舟往來村莊和堤壩之間,將被困的居民一船船地運離險境

他們都平安 | 淚目

一船接著一船將村民救出,不知不覺時間過去了5個小時,但仍有數千人在等待救援,比他們更著急的就是家屬,家人幾天的失聯讓他們備受煎熬。每當衝鋒舟靠岸,家屬們就急切地上前尋找家人,找到了頓時欣喜若狂,擁抱流淚;沒有找到只能失望離去,繼續翹首盼望下一艘船到來。

圖說:牆上的繪畫讓人想像以往村莊寧靜祥和的模樣
圖說:牆上的繪畫讓人想像以往村莊寧靜祥和的模樣

在人群中,一位神情焦急的小哥幾次想上船擔任嚮導進村,但都因為船上人員過多而未能如願。小哥名叫王澤軍,他告訴記者,他和哥哥一共有5個孩子,還有家裡的老人,全被困在村里,幾天消息全無,他快被急瘋了,看到有人被救就上前詢問家人的下落。“我聽到洪水來襲的消息就往家跑,還是晚了一步,道路被封村莊被淹,已經進不去了,這幾天我都在這裏等,終於等來了救援隊。”

圖說:村莊內淹水嚴重,最深處可達成年人的脖子處
圖說:村莊內淹水嚴重,最深處可達成年人的脖子處

終於,王澤軍得到了上船的許可,在他的指引下,衝鋒舟向他家的方向急駛而去。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景象,王澤軍很是難過:“這條路就是我每天走的,現在居然要坐船才能進,真沒想到會有這一天。”在船隻靠近他家後,王澤軍大聲向二樓呼喊,家人們探出身紛紛向他招手。“他們都在,平安無事!”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抱起一歲兒子上船後,他說自己終於又活過來了。

上岸後,村民們扶老攜幼準備坐車離開堤壩,臉上的喜悅與激動溢於言表。78歲的穆大爺在被救後告訴記者:“是上海隊把我救出來的,我要為他們點讚!”雖然家裡被淹,但他覺得都是身外物,人好好的比什麼都重要。而另一位村民小孫則一直攙扶著一位老奶奶,原本以為是他親人,但小孫表示,這位96歲的阿婆是他的鄰居,他的親朋好友大多脫險,唯獨沒看到大娘,他在這裏守了幾個小時,就是為了接她和親人團聚。

圖說:腿腳不便的老人被疏散出來,徐俊將他背上車
圖說:腿腳不便的老人被疏散出來,徐俊將他背上車

救援從中午一直持續到深夜0點,在一片黑暗之中,上海救援隊依然打著手電在村里穿梭搜救,挨家挨戶排查是否有被困村民。徐俊告訴記者,這場救援持續了整整12小時,一共救出了600多人,在休整幾小時後,第二天救援還將繼續。“只要還有一名老鄉沒被救出,救援就不會停止。”截至記者發稿,這場緊急大營救仍在持續。

特派記者 李一能 陳炅偉 蕭君瑋(新民晚報新鄉今日電)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