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與抵製:2020東京奧運的曲折之路

2021年07月24日18:59

  原標題:現場 | 期待與抵製:2020東京奧運的曲折之路

  作者 | 胡怡晟

  7月23日深夜,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在開始近五個小時後,主體育場內的臨時火炬台上終於被點燃。聖火熊熊燃燒,鏡頭下全場六萬張觀眾座椅上空無一人。在這種舉世矚目又無比冷清的割裂感之下,這場遲到了一年的國際體育盛事就此拉開序幕。在空蕩蕩的會場內,僅有大會相關的950名人員親眼見證了這場不同以往、註定將載入史冊的奧運會的開始。

  日本政府調整了節假日時間,在開幕式期間為日本民眾湊出了一個四連休小長假,而一直到主火炬點燃那一刻,休息在家觀看直播的不少日本民眾很可能依然沒有真實感。從去年以來,東京奧運會一路被疫情追趕著,永遠處於“計劃趕不上變化”。在人們還感到迷茫、甚至不安時,遵循著一如既往的儀式感,雜糅著前所未有的混亂感,按照設定好的日程,它還是趕鴨子上架一般匆匆忙忙亮相了。

  “不期待、不看好” VS “來都來了”

  開幕式當天東京室外的體感溫度一度達到40攝氏度,但主場館周圍仍是被數以萬計的日本民眾圍得水洩不通。主場館外的其中一側,趕來感受奧運氣氛、不斷歡呼的人們摩肩接踵;另一側,堅決反對東京奧運會舉辦、前來抗議的民眾則義憤填膺。身處場館周邊,兩邊民眾歡呼與反對的聲音,甚至蓋過了場內傳來的開幕式現場的聲音。鏡頭裡開幕式冷冷清清,鏡頭外主會場周邊人聲鼎沸,這樣奇怪的對比,放大了東京奧運會開幕式本身巨大的割裂感。

  有日本媒體在解說開幕式時提到,針對此次奧運會是否該辦,直到現在,依然充斥著各種不同的聲音。這是對日本國內輿論一個既坦誠又精準的總結。日本國內多項輿論調查都顯示,今年以來,日本民眾不支持辦奧運的比例一直維持在半數左右。

  部分日本民眾對於東京奧運會的反感與焦慮在於,日本一直疫情反複。今年年初,日本迎來第三波疫情,當時許多人就覺得,日本硬著頭皮辦東京奧運會是“添亂”。由於疫苗接種進展緩慢,一直到在今年四、五月份時,絕大多數日本民眾還覺得,宣佈取消只是時間問題。

  六月,經曆數次五方會議,不接納海外觀眾、限製入場人數、運動員完全與外界隔絕接觸的舉辦方案逐漸成型。直到這時,許多日本民眾才反應過來東京奧運會是真的要舉辦了。

  在我採訪時,曾有一名年近八旬的老婦人說,絕大多數生活在東京乃至日本的人,都在為了防控疫情改變自己的生活,放棄回家過節探親,放棄難得的假期,人們願意相信並支持日本政府的防疫號召,是期待著自己的努力能帶來改變。而在如此多的不確定性之下,有著人員聚集移動、疫情擴散風險的奧運會依然要舉辦,讓她感到了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舞蹈演員森山未來,用一段靜默的舞蹈,表達了對因為疫情逝去的人們的緬懷和哀思。
舞蹈演員森山未來,用一段靜默的舞蹈,表達了對因為疫情逝去的人們的緬懷和哀思。

  7月,在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抵達東京的當天,日本宣佈重啟東京的緊急狀態。當天晚上主辦方的五方會議持續到了晚上十點多,最終敲定,日本首都圈內所有比賽均以無觀眾形式舉辦。

  在此之後東京疫情急速反彈,一路攀升迅速回到單日確診感染人數近2000人的水平。至此,包括日本政府醫療專家小組組長在內,眾多的醫療工作者成為了反對東京奧運會照常舉辦最主要也最有力的聲音。開幕式上,點燃主火炬前四組火炬接力手中,就含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主辦方希望以此傳達對一線醫療工作者們的敬意。而就在主會場外,同樣也是幾名醫療工作者,站在了反對人群的最前線,他們高舉著自製的標語,寫著“停辦奧運”和“1359”。後者是東京昨天的單日確診感染人數。

  當然,對於另一些日本民眾來說,在家門口迎來奧運會的興奮感,是實實在在的。從昨天上午開始與東京奧運會開幕式相關的各種熱詞,就不斷出現在日本國內的熱搜上。當天中午,日本唯一的正式飛行表演隊“藍色衝擊波”途經東京鐵塔等地標,在全東京上空留下了五條噴氣綵帶並描繪出了五環標誌,引發了民眾在推特上的第一波曬圖熱潮。因為緊急狀態,火炬傳遞等所有民眾能夠互動的活動幾乎完全取消,開幕式當天東京民眾終於有了參與感。

飛行表演在東京上空留下的五環標誌(圖片來自twitter)
飛行表演在東京上空留下的五環標誌(圖片來自twitter)

  開幕式上,在日本國內收穫的最多好評的是無人機表演。1824架無人機組成東京奧運會的會徽,旋轉變化後,逐漸變成了我們所生活的藍色星球。無人機懸掛在主體育場半空,從會場周邊能清楚地看到所有細節。一名網友在推特上分享說,當時就連反對者陣營中,也不由自主發出一陣“すげー(好厲害)”的感歎。在這個龐然大物還原出全人類的家園所帶來的震撼中,所有人的情緒在似乎那一瞬間奇妙地共通了。

  倡導平等 VS 醜聞頻發

  表演環節之外,本屆奧運會開幕式最大的核心理念就是對平等的倡導。選擇日本籍非洲裔、女子網球選手大阪直美作為最後一棒火炬手,就被認為是這一理念的集中體現。此外,運動員入場環節也打破曆史常規,每個代表隊允許男女兩名運動員共同擔任旗手,中國代表團就由女子排球運動員朱婷和跆拳道運動員趙帥執旗入場。宣誓環節上,為了強調團結、包容非歧視和平等的重要性,奧運誓言也在往屆奧運會的基礎上進行了大幅修改,宣誓人數從3人增加到3男3女共計6人,包括2名運動員、2名教練員和2名裁判員。

  ‍但就在開幕式的前一天,東京奧運會開閉幕式製作和演出團隊中擔任“演出總監”的小林賢太郎,因被指曾在節目中調侃猶太人大屠殺,深陷種族歧視醜聞,遭奧組委緊急解聘。日本網民則質疑,開幕式表演整體效果略顯平淡和粗糙,可能與解聘事件有關。不過,按照東京奧組委的說法,儘管此前有意調整開幕式的演出節目,但最終還是因時間太趕,仍按照原定演出計劃舉行。

  同樣在本週,負責東京奧運會開幕式音樂製作的音樂人小山田圭吾也因深陷霸淩醜聞,遭到批評引咎辭職。東京奧組委宣佈,開幕式不會再使用他創作的樂曲。

  更早之前的今年2月,前日本首相森喜朗因發表性別歧視言論,在全球範圍引髮質疑,最終引咎辭去東京奧組委主席一職。一個月後,奧運會和殘奧會的創意總監佐佐木宏也因公開對一名日本女藝人發表貶損言論而辭職。

  盤點完這些醜聞會發現信息量似乎遠遠大於開幕式上的理念傳達部分,這也使得開幕式上的諸多努力,帶上了彌補的意味,稍顯諷刺和矛盾。

  最貴奧運 VS 血虧奧運

  東京開幕式的表演部分,人們沒能等到往屆開幕式那樣演員眾多的大場面演出。這背後有一部分原因是出於防疫考慮,主辦方精簡了演出人員和表演環節。但精簡之後的效果,日本民眾似乎並不太買賬,不少網民吐槽,東京奧運會是不是經費不夠。

  還真不是。迄今為止,縱觀夏季奧運會舉辦史,東京奧運會是舉辦費用最高的一屆。

  東京奧運會的讚助商數量和讚助金額,均創下了奧運舉辦史之最,67家國內讚助商總計就投入了折合人民幣204億元的資金。延期之後,所有讚助商都選擇了續約一年,並且為延期之後所需的經費追加了讚助資金投入。也因此,日本輿論一直有一種聲音認為,東京奧運會主辦方拒不取消奧運會,最大的考量還是為了確保讚助商的利益。

本屆奧運會啟用的全新標語——更快,更高,更強,更團結。
本屆奧運會啟用的全新標語——更快,更高,更強,更團結。

  但在疫情後支持率大幅下滑的東京奧運會上,讚助商們所期待的宣傳推廣效果幾乎消失殆盡。開幕式上有三分之二的日本讚助商都沒有派代表出席。像豐田這樣的日本企業巨頭,早早就表明了立場,說明公司高層只會作為普通觀眾在家中收看轉播,不會出席開幕式。

  讚助商們最擔心的是,部分民眾對奧運會的反感情緒,會波及到自身的品牌形象,甚至引發抵製活動,因此紛紛採取了低調和謹慎的態度。多數讚助商都放棄了在奧運會期間投放與奧運會相關的廣告,甚至在應對媒體提問時,也會有意迴避或模糊其在東京奧運會上的立場和態度。

  讚助商們花下巨額讚助經費後,再竭盡全力隱藏在東京奧運會上的存在感,這樣聞所未聞的怪異走向被海外媒體評價成是“血虧盛宴”。

1824架無人機組成我們所生活的藍色星球(圖片來自twitter)
1824架無人機組成我們所生活的藍色星球(圖片來自twitter)

  2013年,東京奧運會申辦階段給出的最有力的一句宣傳語是おもてなし,也就是日式款待,意在邀請全世界的遊客來到日本,觀賞奧運比賽的同時,享受日本的美食美景和日式的待客之道。

  2020年,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奧運會延期後,曾經說希望延遲到明年舉辦的奧運會可以作為全人類戰勝疫情的象徵。

  而當我們真正來到了2021年7月23日的晚上,才無奈地發現日本對東京奧運會許下的這兩個願望都沒能實現。

  來源:三聯生活週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