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逸飛:地鐵中跪地救人的“超級英雄”

2021年07月24日15:05

原標題:於逸飛:地鐵中跪地救人的“超級英雄”

  新華社鄭州7月24日電(記者王爍)7月20日,鄭州地鐵5號線,26歲的於逸飛在領到白大褂的第一天,就毫不猶豫地投身拯救生命的戰場。

  “這一次的經曆,更堅定了我做醫生的信念”,跪地6小時救人之後,於逸飛對自己選擇的職業又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決定折返

  7月20日,是於逸飛入職醫院的第一天。

  下午5點,於逸飛結束了醫院的崗前培訓之後,踏上了回家的路。大雨加上積水,很多人選擇乘坐地鐵出行,車上乘客特別多。

  地鐵像往常一樣向西運行,過了海灘寺站在隧道前行的時候,忽然聽見“咚”的一聲響,車停了,車廂里的燈也滅了。只有隧道里的應急燈提供了一點光源。

  於逸飛是第一批被救出的乘客,當他來到地面一層時,那裡的水已經沒過膝蓋,水很急很涼,有些人開始出現失溫的症狀。這時,於逸飛聽見下面有人大聲喊:“有沒有醫生,有沒有醫生?”

  聽見喊聲,於逸飛穿上白大褂,快速返回負二層。看到很多人被困在水裡,情況非常危急,於是他伸手從水裡拉出來五六個小孩,五六個大人。

  “沒什麼猶豫和害怕的時間,有人問有沒有醫生,我是,那我就回去。”於逸飛說。

  此後6個多小時,於逸飛跪在負二層的站台上,一旁隧道里大水起起伏伏,不斷有人從水裡被撈上來,交接給這位年輕的醫生。

 教會更多人施救

  隧道里是暗的,站台是亮的。原路返回的於逸飛經過許多脫困的人身邊,一身白大褂,一聲聲“醫生來了”,於逸飛逆行的身影給了大家莫大的鼓勵。

  於逸飛需要選擇準確的施救位置,這一點至關重要,在整個施救過程中,他都需要判斷施救的地點是不是足夠安全。相比之前,負二層站台上的水已經退到了隧道里,留出大片大片相對幹燥的地面。可以開展救治了。

  然而困難,才剛剛開始。溺水,是整個救援過程中非常棘手的一類症狀。一些人甚至已經意識不清。

  令於逸飛印象深刻的是,一個溺水的人被扛了上來,幾個熱心人圍上去,倒控水,掐人中。

  “在我的醫學知識里,這樣的施救方式是錯誤的”,於是他急忙上前製止。

  於逸飛把這位溺水者接管過來,讓他平躺在站台上,讓他的頭朝向一邊,把手伸進對方的嘴裡,把裡面的泥沙清理出來。對方始終沒有意識,於逸飛立刻開始心肺複蘇按壓。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位年輕的醫生已經明顯感覺到了吃力。

  “有沒有人願意過來幫忙?”於逸飛喊道,“我教你們怎麼救。”

  七八個乘客圍上來。誌願者們在於逸飛身旁圍成一個圈,他一邊操作一邊講解,用最簡潔形象的語言指導大家,應該用怎樣的力道和頻率按壓。

  在那個濕漉漉的站台上,施救者們不曾互通姓名,卻自發地組成了一個團隊,接力救人。

  時間不斷流逝,外面的救援人員、消防員、醫務人員不斷抵達加入,這個臨時組建的救援團隊也慢慢分散、撤退。

  這時,於逸飛才感覺到了疼痛,他的膝蓋跪爛了,雙臂抬不起來,鞋在逃生脫困的時候被水衝走,腳底因此紮了一塊玻璃。

“我要回去”

  結束救援的時候,已經是21日零時。地鐵站外,是黑漆漆的夜,和幾乎漫到胸口的積水。

  但是於逸飛非常堅定,“我要回去”。

  地鐵剛剛出事的時候,他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爸,地鐵隧道進水了,我可能出不去了,你要照顧好媽媽”。此後就全身心投入搶救中,與父親徹底失聯。

  此時,於逸飛離家有10多公里,可是離父親工作的醫院相對較近,於是他決定“遊”去父親那裡。

  在黑暗中,本來熟悉的路卻變得無比陌生,於逸飛一邊半走半遊,一邊不停地大聲喊著“勇敢牛牛,不怕困難”給自己打氣。

  途中若是遇到行人,大家就手牽手一起走過危險路段。

  “我向別人借了一個手機,打給爸爸報平安,告訴他我正在往他那邊去”,那時於逸飛才知道,父親已經從網上看到了他在地鐵救人的照片。

  在距離父親單位還有1公里多的時候,於逸飛聽到了父親呼喊他名字的聲音。不遠處,出來找他的父親在水裡站著,手裡拎著一盞應急燈。他一邊朝著燈光遊去,一邊說:“我活下來了。”

  由於在本次暴雨救援中的突出表現,於逸飛被鄭州人民醫院免試用期直接錄用。問及他的職業規劃,小夥子靦腆地表示:“我還沒來得及想那麼多,但是這次經曆,更堅定了我做一名好醫生的信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