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文章:阿富汗運動員的辛酸“奧運夢”

2021年07月24日14:41

原標題:德媒文章:阿富汗運動員的辛酸“奧運夢”

參考消息網7月24日報導 德國《法蘭克福彙報》網站7月22日發表題為《在戰爭、新冠病毒和奧運會之間》的文章,作者係亞曆山大·達維多夫,文章講述了阿富汗運動員參加奧運賽事的艱難和辛酸,全文摘編如下:

每當法希姆·安瓦里躍入泳池時,心中都懷著奧運夢想。他的胸前有相互交織的五色圓環文身,是的,就是奧運五環。安瓦里將是第一位參加奧運會游泳項目比賽的阿富汗運動員。他說:“在我的祖國,我們運動員每天都面臨著無數的問題,但我們沒有絕望,而是盡力利用我們在當地的簡陋設施繼續訓練。”

安瓦里說,缺乏基礎設施只是眾多弊端之一。目前更嚴重的是影響到所有國民的脆弱安全形勢。40多年來,阿富汗經曆了一場又一場血腥衝突,數百萬人死亡或流離失所。這種情況現在還看不到盡頭。此外,新冠疫情帶來的影響也使這個支離破碎的國家陷入困境。

在戰爭和新冠疫情之間,好轉的希望很渺茫。安瓦里努力不被祖國的嚴峻形勢所幹擾,他將精力集中在自己的目標上:成為一名在國際上獲得成功的阿富汗游泳運動員。

在國際泳聯實施的體育促進計劃的幫助下,安瓦里目前正在俄羅斯的喀山市接受訓練。他獲得了東京奧運會的“外卡”,將參加50米自由泳比賽。他說:“我非常自豪能夠代表我的國家參加重大國際比賽,展示阿富汗青年的實力和天賦。”

阿富汗不乏有前途的運動員,但該國不穩定的局勢有時使參加奧運會成為他們難以踰越的挑戰。國際奧委會曾將阿富汗擋在雪梨奧運會的大門外,理由是持續的內戰和塔利班對女性的壓迫。

塔利班政權垮台後,阿富汗重新被國際奧委會接納。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柔道選手法麗巴·禮薩伊和田徑運動員魯比娜·穆基米亞爾成為首批參加奧運會的阿富汗女運動員。禮薩伊曾在她的私人博客上寫道,“僵化的父權統治性別角色”仍帶來很大束縛。阿富汗女運動員遭抵製的現象非常普遍。2008年,阿富汗田徑運動員馬赫布芭·阿哈德賈爾事件引發國際關注。這名19歲女選手在收到極端分子的死亡威脅後逃離了意大利的一個訓練營。

自行車女選手馬蘇瑪·阿里·紮達和柔道女選手妮加拉·莎欣也不得不脫離祖國。儘管如此,她們仍有機會以國際難民代表隊成員身份出現在東京的奧運賽場上。

新冠疫情也減少了阿富汗運動員參加奧運會的機會。由於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兩名跆拳道選手無緣東京奧運會。這兩名運動員缺席的恰恰是阿富汗迄今在奧運會上成績最好的跆拳道項目,魯胡拉·尼克帕伊分別在2008年和2012年奪得該項目的銅牌。當時,被視作國家英雄的尼克帕伊在抵達阿首都喀布爾時受到了數千名支持者的熱烈歡迎。

因此,阿富汗奧委會或許將最大希望寄託在了法爾紮德·曼蘇里身上。這名19歲的運動員通過“外卡”獲得了奧運會參賽資格,他將是受到新冠病毒困擾的阿富汗跆拳道隊的唯一參賽選手。

游泳選手安瓦里也渴望站上領獎台。他說:“我夢想贏得一枚獎牌,能夠讓祖國的國旗高高昇起。”這仍只是一個夢想。安瓦里將參加50米自由泳項目的比賽,他的成績27秒88比世界紀錄20秒91慢將近7秒鍾。不過安瓦里並沒有失去信心。未來幾天,他將與阿富汗代表隊的另外4名運動員一起,為他們飽經摧殘的祖國帶來期待已久的希望之光,哪怕只是參加比賽而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