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京廣北路隧道救人

2021年07月24日08:00

原標題:​他們在京廣北路隧道救人

2021年7月23日上午11時,鄭州,來自中國安能南昌、南寧、常州救援基地的5台龍吸水,在京廣北路隧道南路口由北往南主入口處一字排開,“火力全開”,按照每小時3000方的最高流量,全力抽排水,加快隧洞內積水搶險抽排速度。圖片來源:人民視覺

作者 |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焦晶嫻 記者 劉言

編輯 | 陳卓

如果能從西出口離開京廣北路隧道,網約車司機楊俊魁只用一個半小時就能到達鄭州西四環外的家,和老婆孩子一起吃上一碗熱乎的撈麵條。但是20日下午4點,當他走到這裏時,一個老大爺告訴他,因為雨勢較大,怕水從出口往下流,西出口被擋住了。楊俊魁只能跟著車隊往南出口挪。他那時還不知道,自己1個小時後會在那裡救下5條命。

京廣北路隧道是京廣快速路上的要道。20日下午,在罕見的暴雨中,這條主線全長1835米,總高6米的隧道有三十多萬立方米的積水,大量車輛被淹。7月23日,據河南省應急管理廳提供的消息,隧道救援清理仍在繼續,已確認有人員遇難。

但是在20日下午,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水會來得如此兇猛。楊俊魁抵達隧道南出口前,地面還是乾的。那時,市民侯文超的車也被堵在車流中。他回憶那時”雨很大,但一開始沒有積水,地面有水流“。

那一天,鄭州遭遇的是罕見的強降雨。侯文超記得,他在車內等待,還拍了個視頻給朋友看當時的雨勢。視頻里,雨水像在前擋風玻璃貼了一層厚厚的膜,雨刮器一來一回,幾乎瞬間膜又蓋了上去。

雨越下越大,水一直往隧道里流。侯文超感覺斜坡上的水流多了起來。等到大概5點30分,侯文超接了個電話,打了三五分鍾,掛了電話一看,水突然間就上來了,“過程非常快。”當時水已經沒過車輪的三分之二,一打開車門水就朝車里湧。

侯文超是見識過暴雨下的隧道的。9年前的7月21日,北京發生特大暴雨,導致79人死亡。侯文超當時正在北京工作,他在新聞里看到,“當時有人不願意從車里出來,最後失去逃生機會,憋死在裡面了”,這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他怕“有的人沒有這個意識”,一邊蹚著水,一邊挨個靠近身前的車隊,嘴裡喊著“師傅!趕快下來!”“車都完了,人都沒事就行了。”

有的人接受了他的建議,很快下車,和侯文超一起朝坡上走去,有些還幫侯文超一起喊人下車。有的人還在車上猶豫。遇到這樣的情況,侯文超會走到車前,拍打車門。有的人點點頭,向他示意一會兒就走;有的人搖下車窗,又搖了上去。“你趕快下來,別停這了,北京(當年)壓水底下的你不知道嗎!”侯文超有些著急,聲音也大了起來。

侯文超走近時,一個年輕的小夥正敞著車窗,用綠色的小桶把駕駛座下的水向車外舀。侯文超語氣略帶責怪,“趕快下來,連命都不要”“車都完了,人都沒事就行了”。視頻里,水位肉眼可見地上漲,從一開始淹到大腿,漸漸變成了齊腰深。

侯文超回憶,當時還有一輛出租車,司機沒有下車的意思。他猜測,可能因為鄭州市剛換的電動車,司機就遇到這種事情。侯文超勸他,趕緊走,水這麼大,很快就出不來了。等他感覺身前的車里都沒有人了,水已經漫到了胸口。

侯文超接受採訪。

楊俊魁那時正被堵在了南出口坡道的下半段。他也記得大家紛紛下車,並自發地敲前後車的玻璃,“那就是信號,意思是趕緊下車,有危險咱們就放棄。”

因為開了兩年多網約車,天天在路上跑,楊俊魁離開車時目測前面大概有150輛車,後面有50輛車。他和從其他車上下來的30多個人手著拉手,沿著隧道旁狹窄的台階往外走,邊走邊看著一百多輛鐵皮隨著水流滑向隧道深處。

在軍隊服役時的楊俊魁。受訪者供圖
在軍隊服役時的楊俊魁。受訪者供圖

沒走兩步,他看見一對50多歲的夫婦剛從車窗爬出來,往水較淺的地方遊,因為個子矮爬不上岸。他趕忙回去,和另兩名男子一起把他們拽上岸。剛回到台階上,他又看見靠近坡底的水面中央漂著一輛快被淹沒的車,車頂站著兩男三女,正拚命揮舞著雙手。不到一分鍾,車被五人踩進水裡。兩名男性會狗刨,勉強往路邊遊。3名女性在水裡掙紮。

“根本沒多想”,楊俊魁回過神來腳已經走到了水邊,一把拽下領帶就跳了下去,“拽領帶是怕救人的時候被扯住,跳下去就是本能”。他本以為下去之後還會有人跟著往下跳,但是兩三分鍾後,還是只有他一個人向三人靠近。“那時候有點絕望,怕力量不夠”,但是他沒空慌張,三條人命就在眼前。

“只能一個一個救”,他對自己的水性還算自信,之前在原濟南軍區的特種部隊當過4年兵,每個人都要能遊10公里。他先遊到一對母女旁邊,讓年輕女性拉住一輛車的車門把手。之後轉過頭,把年長女性往另一輛車的車頂推,“先讓她們抓住個東西,至少不往下沉”。剛想喘口氣,扭頭一看,四五米外的黑車旁還有一名掙紮的女性。他又遊了過去,雙手托住這名女性,直到她較為平穩的抓住車把手。

其間他望了一眼隧道裡面,心涼了一半。他估摸著隧道里的水有4米深,“啥也瞅不見,就能瞅見水。要是人在裡面根本出不來,兩邊都是高牆,水還一直在漲。”

楊俊魁。

楊俊魁逐漸感覺力不從心。這頭剛安頓好,那頭趴在車頂的女性又開始往下沉。他趕緊遊回去,把這位年長女性推到路邊,累得“頭紮進水裡了10秒”。“體力已經燃燒了99%”,這時他已經爬不上1米高的混凝土牆,是其他人給他拽上去的。還好這時其他人加入了救援,把剩下的2人都救了上來。楊俊魁上來後一直趴著,“身上一點力氣也沒,就傻呆呆地看著那兩個女孩安全上來了,我才想起來走。”

因為道路積水嚴重,他和另外6名路人結伴到附近的酒店過了一晚,到酒店才想起給家人報平安。第二天中午回到家,家人問他腿上怎麼有傷,“我就說車丟了,水裡不小心刮的。我餓了,給我下碗麵條。”他一直沒告訴家人具體情況,直到兒子看到網上熱傳的救人視頻。

網傳楊俊魁救人視頻截圖。
網傳楊俊魁救人視頻截圖。

7月23日,鄭州市城市隧道綜合管理養護中心有關負責人接受南都記者採訪時表示,截至23日15時許,京廣北路隧道已抽排積水約32萬方,預計抽排工作還需持續一兩天。“此次京廣路隧道供配電系統、照明系統、消防系統、弱電通訊系統受損嚴重,基礎設施恢復時間還不能給出準確時間。目前積水排空路段留下大量淤泥,鄭州市城管部門已安排鏟車和清潔車待命,武警鄭州支隊已派出150餘名官兵在京廣北路隧道附近對道路展開清淤工作。

人們在等待水抽幹的那一刻。陳芳也是其中之一。直到23日晚,她14歲的兒子李浩鳴還沒有回來。李浩鳴笑起來會露出小小的虎牙,20號那天穿著黑T恤和藏藍色短褲,和另外三個朋友騎著電動車去接同學。下午經過京廣北路隧道時,四人在隧道里躲雨,其中兩個孩子跑回來了,李浩鳴和同歲的朋友徐玉坤卻再也沒聯繫上。李浩鳴的姐姐說,21日下午4點42分,出來的孩子給他們打了截止目前最後一通電話,“那兩個孩子說,弟弟在電話裡告訴他們自己正在往外出來”。

家屬們詢問了京廣鐵路隧道附近所有的醫院,嚐試調取街道監控,都沒有得到消息。他們正焦急著等著隧道里的水抽乾,此時離最後那通電話已經過去了76小時。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出品

微信編輯 | 陳軼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