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上市能否幫賈躍亭“下週回國”?新車上市要明年,展示技術或已落後

2021年07月23日13:43

  相關新聞:

  賈躍亭又要上市割韭菜了(視頻)

  賈躍亭捲土重來!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賈躍亭終於破產了!套現200億,收割2個大佬、19位明星、17家機構、26萬股民

  來源:時代週報

  文/鄭栩彤

  帶著Faraday Future(下稱“FF”)去納斯達克敲鍾,賈躍亭似乎又要捲土重來。

  7月22日,FF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股票代碼“FFIE”。許久未露面的賈躍亭操著濃重的“中式英語”介紹FF 91性能優勢,隨後乘FF 91高調出席上市儀式,笑容滿面。

  “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遠為此自豪。”賈躍亭曾於今年6月在微博上表示。樂視帝國坍塌後,FF便成為賈躍亭所有的希望。

  賈躍亭並未親自敲鍾,敲鍾儀式由6名FF合夥人共同完成。即使FF完成上市,但賈躍亭依然背負巨債,翻身改命任重道遠。

  2019年,賈躍亭宣佈將所持FF股份轉入債權人信託,不再持有FF股份,並辭去FF全球CEO一職,轉任CPUO(首席產品和用戶官)。

  此前一敗塗地的創業項目還拖累著賈躍亭,他“下週回國”的承諾早已變成人們談笑的梗。此次FF上市,賈躍亭再度表示,“必須有計劃回國”。

  FF新車何時量產交付,是外界擔憂的問題。根據規劃,FF 91車型要到明年才能正式交付,售價或高達200萬元。

  7月23日,FF合夥人陳喆向時代週報記者確認,FF 81仍處於研發階段。

  上市首日,FF開盤低走,盤中一度遭遇股價破發,當日收盤13.98美元/股,小幅上漲1.45%。

  打破“PPT造車”魔咒

  上市融資,使賈躍亭持續多年的“PPT造車”又有了奔現的可能。

  據FF微信公眾號,FF是通過與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下稱“PSAC”)的合併交易完成在納斯達克上市,上市融資超過10億美元,為FF 91 Futurist按時交付、後續產品開發等提供充足資金和融資平台。

  “今天是FF歷史上一個全新的篇章,也是我們的創始人賈躍亭先生7年前在加州創造公司的崇高願景和使命的階段性成就。我們對12個月內高質量交付FF 91 Futurist信心十足。” FF全球CEO畢福康表示。

  在官方宣傳中,FF 91 號稱擁有行業領先的1050匹馬力,業內最大的搭載浸沒式液態電池冷卻技術的130千瓦時電池組,百公里加速不到2.4秒,同時擁有超級AP實現“光速”互聯網連接、車內視頻會議系統、智能無縫進入技術等。

  對這款聲量很大但遲遲未能量產的車型,賈躍亭在上市現場毫不吝惜讚美之詞。

  “零重力座椅太棒了,后座的空間很寬敞,FF91Futurist有3.2米的軸距和業內領先的後排腿部空間。150度的座椅仰角是業內最大的。”賈躍亭說。

  不僅如此,賈躍亭更在多個社交媒體上為FF 91放出豪言:“FF 91 Futurist和FF 91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在產品和技術定位上高出TeslaModel X 及S Plaid 一個檔次的智能電車領域的塔尖產品。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將實現對S邁巴赫,法拉利,賓利等傳統超奢華汽車品牌的顛覆。”

  目前,限量300台的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開始接受預定,預定金額5萬元,FF 91 Futurist版本優先預定金額為2萬元。按計劃,FF還將在9月21日的洛杉磯總部舉辦投資者日活動,展示FF 91並透露FF 81的更多信息。

  儘管賈躍亭如此高調力捧,但FF 91能否明年量產,不少人仍持懷疑態度。

  賈躍亭翻身不易

  2019年和2020年,FF分別淨虧損1.42億美元和1.47億美元。在理想、小鵬、蔚來等造車新勢力初成格局的當下,還未量產的FF能否立足充滿不確定性。

  7月23日,汽車行業分析師田永秋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即便FF宣稱上市融資將為新車交付等提供充足資金,但按股比要求,約10億美元現金總收入有65%以上應是原FF債權人通過債轉股享受到的收益,另有10%交給原PSAC公司,剩下25%左右是機構和散戶購買股份收益。也就是說,約3億多美元可以進入FF公司。對造車新勢力來說,3、4億美金只能算杯水車薪。

  從FF產品看,田永秋指出,FF 91是純小眾車型,其展示的配置和智能化水平應該沒實現Tesla、蔚來、小鵬已達到的自動駕駛NGP水平,已“泯然眾人”。FF要突破重圍關鍵看後續的FF 81和FF 71。但這兩款車型預計開始代工生產的時間是2023年下半年、2024年,FF可能又慢了一步。可預見,目前的造車新勢力在兩三年後已迭代五六款產品,傳統造車勢力已大舉進攻市場,留給FF的生存空間愈發狹小。

  據媒體報導,珠海市相關部門正與FF洽談FF融資及落地合作,未來會以合資公司形式落地,FF上市後或在珠海建立生產基地。但據PSAC7月15日公告,原定投資FF的中國一線城市因故導致無法完成此次投資,其擁有的投資額度目前已轉讓給相關投資機構,由新的相關投資機構完成投資協議簽訂並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打款。

  對於該無法完成投資的主體是否為珠海國資委、是否意味著珠海國資委終止投資,陳喆僅回覆時代週報記者稱,“以官方公告為準”。

  田永秋告訴時代週報記者,FF 81和FF 71原有在國內生產的計劃,但隨著國內對赴美上市的企業管控加強,後續FF獲得國內投資、在國內生產的可能性減小。銷售方面,FF與吉利控股集團在工程服務領域有合作,不意味著後續在國內銷售渠道也有合作,銷售渠道更看重產品的競爭力。

  對FF而言,上市只是邁出一小步,未來發展並不十分樂觀。而對賈躍亭而言,FF的上市更不意味著“翻身”在即。

  不僅未能握有FF的股份,賈躍亭還負有沉重的舊債和國內崩塌的人設。其創辦的樂視網在2020年被深交所強製退市,賈躍亭因樂視財務造假被北京證監局罰款2.41億元。

  據媒體報導,賈躍亭近日再被強製執行,執行標的超14億元,當前賈躍亭被執行總金額超41億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