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出場的奧運代表隊 他們太特殊了……

2021年07月23日23:11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23日電(記者 宋宇晟)23日晚間舉行的東京奧運會開幕式沒有現場觀眾,但緊隨奧運發源地希臘代表隊之後第二個出場的隊伍,卻贏得了來自全世界無數人的掌聲。

  這支隊伍里的運動員,有著不同的膚色、說著不同的語言,甚至來自於不同的國家。走在最前面的運動員手持奧運五環會旗入場。

  他們,代表著全球數千萬難民。

  難民代表團。

  這是奧運會歷史上第二次出現難民代表隊的身影。

  在2015年10月的聯合國大會上,面對全球難民危機,世界上數百萬人流離失所的事實,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宣佈,成立奧林匹克難民代表隊參加2016年里約奧運會。

  今年6月,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公佈了入選東京奧運會難民代表隊的29名運動員名單。

  東京奧運會官網截圖

  他們之中,不乏來自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等國家的運動員。

  來自敘利亞的艾哈邁德·巴德雷丁·瓦伊斯14歲開始騎自行車,隨著天賦顯現,他搬到大馬士革與國家隊同住,在霍姆斯攻讀運動科學專業。

  東京奧運會官網稱他是“敘利亞最成功的青少年自行車運動員”,曾贏得阿拉伯錦標賽和敘利亞錦標賽公路賽冠軍。他也是第一個代表敘利亞參加世錦賽的青年選手。

  但隨著戰爭的爆發,生活變得更加艱難。2014年,艾哈邁德·巴德雷丁·瓦伊斯別無選擇,只能逃離……

  7月23日,第32屆夏季奧運會開幕式在日本首都東京新國立競技場舉行。中新社記者 邢翀 攝

  男子古典式摔跤選手阿科爾·埃爾·奧拜迪是一位伊拉克難民,他在摩蘇爾長大。

  當ISIS組織開始在摩蘇爾招募年輕人時,他選擇了逃離,逃到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在那裡他不得不拋下家人繼續前行……

  此後,17歲的阿科爾·埃爾·奧拜迪與奧地利少年隊一起參加了在里加舉行的一項國際賽事,並在該賽事中獲得了青少年組的一枚金牌。2019年西班牙U20歐洲體育錦標賽上,阿科爾獲得了銅牌。

  曾經代表敘利亞參加了2012年倫敦奧運會的維薩姆·薩拉馬納,此前和妻子、女兒住在大馬士革的鄉下。

  敘利亞爆發內戰後,為了家人的安全,也為了能夠繼續自己的拳擊運動生涯,他不得不做出艱難的決定,逃離祖國……

  7月23日,第32屆夏季奧運會開幕式在日本首都東京新國立競技場舉行。

  相較於上屆奧運會的10名難民代表隊運動員,東京奧運會難民代表隊的運動員數量增長了近兩倍。

  而和難民運動員人數一同增長的,是全球範圍內的難民人數。

  聯合國難民署今年6月發佈的年度《全球趨勢報告》顯示,儘管發生了新冠疫情,但2020年逃離戰爭、暴力和迫害的人數上升至近8240萬。

  這在2019年底已經創下歷史新高的7950萬人的基礎上又增長了4%。不安全和流離失所現象仍在以驚人的速度發生,和平必須再次成為首要目標。

  6月初,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在宣佈難民代表隊成員時表示,這些運動員體現了全世界8000多萬因戰爭和迫害而背井離鄉的人們的希望和抱負。“他們讓人們意識到,每個人都應該有成功的機會。”

  奧運會賽場上的難民代表隊,的確為這些已淪為難民的運動員提供了“成功的機會”。但我們也應看到,對於這些從戰亂國家逃離的運動員來說,回到故鄉、代表自己的祖國征戰奧運賽場,才是他們本應擁有的“成功的機會”。

  東京奧運延期一年,國際體育交流遇到障礙。在艱難時刻,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曾鼓勵大家說:“在不知道這條隧道將要走多久的時候,我們希望奧運火炬能在隧道盡頭成為一盞明燈。”

  幾天前,巴赫表示,國際奧委會已將“更團結”(Together)一詞,加入奧林匹克格言中。

  開幕式上,巴赫說:“來自205個國家和地區奧委會的運動員們,國際奧委會難民代表團的運動員們,今天我們同在奧運會的屋簷下。這就是體育團結一切的力量……這種團結——是黑暗隧道盡頭的光明。”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致辭。中新社記者 富田 攝

  賽場之外,人類同樣需要“更團結”。

  記者注意到,聯合國難民署呼籲世界各國領導人強化促進和平、穩定與合作的努力,從而製止並扭轉近十年來因暴力和迫害導致的流離失所人數激增的趨勢。

  “每個數字背後都有一個被迫逃離家園的人,以及一個流離失所、驅逐和劫難的故事。他們值得我們關注和支持,我們不僅要為他們提供人道援助,還要幫助他們尋求脫離困境的方案。”(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