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暴雨已致51人遇難!地鐵5號線的遇難者家屬和逃生者在等一個答案

2021年07月23日17:12

  原標題:鄭州暴雨已致51人遇難!地鐵5號線的遇難者家屬和逃生者這樣說

  來源:極目新聞

  極目新聞記者張皓姚崗

  視頻剪輯 何婷

  據網信鄭州最新消息:

  截至7月23日12時,

  據初步統計,

  河南省鄭州市

  緊急轉移安置395989人,

  農作物受災面積44209.73公頃,

  直接經濟損失655億元,

  暴雨引發的洪澇和次生災害

  已導致51人遇難。

  7月22日,鄭州,雨小多了。地鐵5號線遇難者家屬和逃生者們,坐在一家酒店內,正在等待著善後事宜的處理。

  12人死亡,5人受傷。誰都不曾想到,方便快捷的城市軌道交通,會成為一段永遠無法抵達的絕命旅程。

  當有人試圖將事故歸咎於一場特大暴雨時,三名遇難者家屬和逃生者反問:地鐵公司為何沒有及時停止列車運營?為何事發兩個多小時才組織救援?

  他們在等待一個合理的答案。

  後悔

  34歲的郭亮雙眼通紅。這個身高超過1.8米、體重85公斤的鄭州漢子,眼淚已經哭干。

  “妻子跟了我11年,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走了。”郭亮沒吃好友送來的一口盒飯,只是打開一罐聽裝啤酒猛灌了幾口,希望能夠借此麻醉一下自己。

  眼前的郭亮,還無法面對妻子的離去。7月21日,他在鄭州市第九人民醫院認領妻子的遺體時,根本無法直視,還是叔叔上前確認後點了點頭。

  此前一小時,郭亮在醫院急診室的傷者名單中沒有看到妻子時,心已經被痛擊了一次。看到叔叔點頭確認後,他頓時癱坐在地上,號啕大哭。

  “已經為逝者化好了妝,注意不要把眼淚滴到了臉上,弄花了妝。”郭亮終究還是要面對妻子的遺體,一旁醫院的工作人員提醒。

  此前一天下午6時04分,當妻子在地鐵5號線上給他發來車廂里有少量積水的視頻時,正在公司冒雨忙於搶運物資的他,並沒有注意到這條信息。

  直到半小時後,妻子打來電話說,地鐵車廂里的滲水越來越多了,他們在慢慢往前面的車廂移動。這時,郭亮仍心想,有人在組織撤離,地鐵應該不會淹什麼大水。

  郭亮所在公司的地勢較低,20日當天鄭州大雨,公司也是淹了一米多深。晚上,他和幾個同事,將貨車開到高處,在車里避險一夜。因為沒有信號,他在車上也無法聯繫妻子,幾乎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大早,郭亮找朋友調來鏟車,才突破洪水重圍,來到蓮湖路附近的一家羊肉湯館,蹭店裡的信號,卻打不通妻子的電話。

郭亮20日給妻子打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郭亮20日給妻子打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和妻子同乘地鐵的,還有她的閨蜜馮會計。妻子公司老總給郭亮打來電話稱聯繫不上她們,又看到網絡上滿是地鐵5號線進水出事的視頻,郭亮越發地心慌了起來。

  就在暴雨前一天的19日,妻子還主動關心郭亮給他打電話,說下大雨來回跑不安全,讓他就在公司附近住酒店。

  郭亮央求同事朋友幫忙尋找,大家安慰他凡事不要太往壞處想。然而,當他跑到事發地點站附近的九醫院打聽時,噩耗擊碎了他僅有的希望。

  在郭亮的眼裡,妻子蘆笛是個賢慧的女子。儘管家裡的經濟條件不錯,但她買盒牛奶,都會貨比三家。

郭亮妻子和女兒合影
郭亮妻子和女兒合影

  “老公,你猜我這件衣服多少錢?”“30元?50元?80元?”郭亮的腦海里,時常會泛起與妻子生前的日常對話。因為他知道,妻子平時十分節儉,很少買100元以上的衣服。

  蘆笛是個出納,自從換了工作一年多來,總是從家裡騎電動車到家附近的月季花園地鐵站,然後再改乘地鐵5號線上班。

  擔心妻子擠地鐵太辛苦,去年,郭亮提出首付兩三萬元,月供2000元左右,為她購買一輛電動汽車,但妻子卻說,沒必要。

  如今,郭亮十分後悔,如果自己堅持買了車,妻子就不用每天坐地鐵,就不會出事。可是,現實沒有如果。他年近七旬的嶽母,因悲傷被送到醫院急救。

  “7歲的女兒,天天哭著找我要媽媽。”郭亮至今不敢講出真情,總是以各種理由瞞著她,就像他自己以為的那樣,“好像過幾天,妻子真的就會回來一樣。”

  絕望

  和蘆笛同在一趟地鐵列車上的,還有楊明(化名)。至今,他的這次行程在手機上仍然顯示“進行中”。

  7月20日那天,楊明原本和同事們準備拍一個慶祝公司成立23週年的視頻,無奈公司停水停電了。

  窗外下著大雨,公交車和地鐵部分線路都停運了。楊明和同事查詢發現,地鐵5號線還可以乘坐。

  想著離家也就三四站路10多分鍾的路程,楊明果斷決定乘坐地鐵回家。當天下午5時31分,楊明從鄭州人民醫院地鐵站進站,上了5號線。同行的還有公司的7名同事。

楊明手機記錄的行程顯示7月20日17:31進站
楊明手機記錄的行程顯示7月20日17:31進站

  上車時,車廂內並沒有進水。到了海灘寺站後,楊明聽說,後面幾節車廂已經進水,水深到了腳踝處,大家於是都往前面的車廂走。

  列車淹水在隧道里停下後,楊明看到,車門曾打開過一次,當時下去了一大批乘客。不過因為車門打開,積水反而灌進了車廂,很快就淹到了腳踝,所以車廂的門又關上了。

  從20日晚上6點左右被困地鐵車廂開始,楊明就發現水在慢慢地往上漲。最初,地鐵裡面的各種燈都還亮著,空氣流通也很正常,當時工作人員稱,已經聯繫了救援人員,讓大家不要擔心。

  水位淹到大腿時,停電了,只有應急燈。楊明和乘客們看情況不妙,紛紛站到了座椅上,當時手機沒有信號,電話也打不通。

  隨後,車廂里的積水上升得越來越快,連應急燈也熄滅了。而此時,乘客們即使站在椅子上,水都已經差不多淹到了胸口,壓迫呼吸了。

  因為車窗外的水比車里的水還要高很多,玻璃上可以看到水流得很快,大家也不敢砸玻璃,因為砸破玻璃水就會灌進來。

  車廂里的空氣越來越少,好多人話都說不出來了。時間分秒流逝,兩難境地中,乘客感到十分絕望。

  楊明有個女同事,老公是消防員,曾教過自救方法。同事讓他們把衣服打濕,然後放在鼻子上,能夠獲取一點水中的空氣。楊明試了一試,似乎有效。

  煎熬等到晚上8點40分左右,穿著便服的救援人員終於來了。工作人員讓大家從車廂前面撤離,孕婦、女同誌、扛不住的人先撤離。

  楊明從3號車廂,一直走到1號車廂,列車員打開車廂門,乘客們順著隧道貼牆逃生。通過小通道出站時,他發現列車滯留點距離沙口路站只有200米左右。

楊明在地鐵隧道里拍攝的視頻截圖
楊明在地鐵隧道里拍攝的視頻截圖

  “我當時腦袋都是懵的,鞋都不知道哪去了,手上剩下的就一個手機,其他東西都沒了。”

  謎團

  至今,鄭州市民陳小姐也不明白,母親為何會搭乘地鐵五號線,這或許將永遠成為無法解開的謎團。

  陳小姐的母親顏女士,今年51歲,剛剛退休。在平時的生活軌跡中,母親與這條地鐵線幾乎沒有交集,這次殞命地鐵5號線,絕對是意外中的意外。

  陳小姐尚未成家,但平時沒和父母住在一起。作為獨生子女,她平時對父母也是孝順有加,隨時噓寒問暖。

  7月20日事發當天上午,陳小姐還在微信上問候過母親,囑咐她下雨注意安全,儘量不要出門。

  當天晚上8點左右,陳小姐再次聯繫時,發現母親沒回信息,電話也打不通。

7月21日,陳小姐多次給媽媽發微信打電話都沒有回應
7月21日,陳小姐多次給媽媽發微信打電話都沒有回應

  窗外的大雨聲中,她帶著對母親的些許擔憂入睡,絲毫沒想到母親遭遇的一切。

  21日上午8點,因為父親去外地出差了,陳小姐只好請鄰居幫忙上門查看一下母親的情況。

  大雨在繼續下著,而母親家的窗戶都沒有關,陳小姐的心頭掠過一絲不祥之兆,她更希望的是,母親可能是因為外出雨大不方便回家,到親朋好友家避險去了。

  地鐵5號線出事的圖片和視頻,在朋友圈里流傳。陳小姐揪心的同時也在祈禱,母親平時出行都是靠公交車,幾乎沒有聽她說坐過地鐵,地鐵進水事故應該和母親的失聯無關。

  可是,陳小姐詢問了包括父親在內的所有親朋好友,都沒有母親的消息。而此時窗外的街頭,到處淹了很深的水,無法出行,她一時間又覺得無從找起。

  21日下午2點多,陳女士撥通了110報警求助,登記了母親失聯的信息。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110民警回覆,可以發來遇難者遺體進行辨認。

  “民警將遇難者遺體的照片,發到我男朋友的手機上,當時我根本不敢看。”然而,最後確認的噩耗,讓陳小姐猶如五雷轟頂。

  追問

  事發當天下午,鄭州城區的公交都停了,許多地鐵線路也都停了,為什麼5號線卻沒有關閉,還在繼續運營呢?

  對此,死裡逃生的楊明尤其想不明白,因為事後他瞭解到,他在鄭州人民醫院站上車的時候,後面的車廂就已經有了積水的跡象,當列車到達海灘寺站時,完全可以停止運營,及時疏散車廂里的所有乘客。

  而在郭亮和陳小姐看來,當天下午6點左右,從車廂進水,到晚上9點左右獲救,中間兩個多小時,他們聽逃生者講述,淹水最深的車廂,積水離車頂只有幾釐米的空隙,有的個子不高的人,需要別人的頂托才能露出頭面部呼吸,有很多人都在和家裡人交代後事了。如果救援及時一點,哪怕提前半個小時,就不會出現如此慘痛的傷亡。

  “我們在和地鐵公司以及政府相關領導會面的時候,也都提出了上述疑問。”22日深夜10時許,郭亮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可是遇難者家屬們並沒有得到合理的答覆。

  郭亮認為,遇難者賠償都是其次的,他並不關心賠多賠少的問題。他希望國家有關部門能夠深入調查此次地鐵進水傷亡事故,能夠給出一個公正合理的調查結果,給他親愛的妻子和其他所有的遇難者一個說法。

  7月21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專程來到鄭州地鐵集團有限公司採訪,門口的安保人員以不是地鐵員工為由,拒絕記者進入,安保人員隨後和上面的領導溝通後,也是不了了之。記者又撥打了地鐵公司辦公室的電話,工作人員留下了記者的電話,表示如果接受採訪,會主動聯繫,但此後沒了下文。

  此前,鄭州地鐵公司安全部門負責人回應媒體稱,對於市民而言,地鐵是惡劣天氣條件下人們回家的唯一希望,因此公司也是儘量做到不停運,“我們一直在撐,一直在撐,直到下午六點,實在撐不住了”。這位負責人表示,在發生雨水倒灌之後,地鐵公司一直在組織抽排和圍堰,地鐵停運由地鐵公司的運營分公司決定,“但是也需要通過運營公司上報交委和應急管理局”。

  7月22日下午,極目新聞記者分別聯繫了上述兩家單位,截至發稿,尚未獲得相關回覆。

  針對鄭州地鐵事故,交通運輸部發出緊急通知,要求汲取教訓,不具備安全運行條件的堅決停運。運營單位要進一步調整完善應急預案,對超設計暴雨強度等非常規情況下採取停運列車,疏散乘客,關閉車站等應急措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