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丨對抗“洪荒之力”:“全球最大”醫院的戰爭

2021年07月23日17:53

原標題:特寫丨對抗“洪荒之力”:“全球最大”醫院的戰爭

導讀:曆經苦戰,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河醫院區贏得了這次戰鬥,但這場戰爭遠未結束。

洪水肆虐過後的河醫院區面臨著“重建”:

積水需要排出;

損壞的建築需要重建;

受損的機器需要重修;

更重要的是,需要重新審視如何應急,增強基礎設施抗災韌性。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ID:jjbd21)

作 者丨朱萍

編 輯丨徐旭

“終於來水來電了……洗洗髮餿的衣服,感恩活著。”7月22日21:40,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一位主治醫師張新(此處化名)在微博中寫到。就在兩個小時以前,他還感慨:“全年無休的鄭大一附院河醫院區停了門診,熄了燈。”

之所以停業,是受此次大暴雨影響。

7月17日,鄭州下起暴雨,到20日,三天降雨量達到617.1mm。7月20日16點到17點,鄭州降雨量201.9毫米,超過我國大陸小時降雨量極值。

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是集醫療、教學、科研、預防、保健、康複為一體的全國三級甲等醫院,被網友戲稱為“宇宙第一醫院”,據官網介紹,鄭大一附院總占地面積682畝,擁有河醫、鄭東和惠濟3個院區,院中院12個、臨床醫技科室95個、病區233個。

由於地勢低窪,此次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河醫院區)隨即成為暴雨中心。

7月20日晚上,河醫院區突然斷電,備用電源無法使用。幾十台手術被迫中斷,重症ICU病人失去設備支持,普通病房大量病人輸氧告急。第二天,全員轉院工作開始緊鑼密鼓地進行。

通過背、抬等方式,經曆一夜一晝,河醫院區11350名患者從病房樓(最高28樓)被運送下來,安全轉移到兄弟醫院或者東院區。

張新說,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建院93年來,除了抗戰曾經停診外,(河醫院區)第一次因為天災悲壯停診。

曆經苦戰,河醫院區贏得了這次戰鬥,但這場戰爭遠未結束。洪水肆虐過後的河醫院區面臨著“重建”,積水需要排出,損壞的建築需要重建,受損的機器需要重修,更重要的是,需要重新審視如何應急,增強基礎設施抗災韌性。

斷電停水

7月19日12時28分,鄭州市氣象台又給市民們發送了暴雨黃色預警信息。

7月19日21時59分,鄭州氣象台開始發佈紅色預警信號,鄭州市區局部降水量已達50毫米以上,預計未來3小時內,降水持續,積累降水量將達100毫米以上。

雨一直在下,降水量一天比一天猛,7月20日早上,張新只能穿著拖鞋、短褲去上班。但像很多人一樣,都沒有意識到未來的幾天將是他們一生都難忘的經曆。

7月20日17:58,鄭州氣象發佈消息稱,經反複核實,鄭州16-17時一小時降雨量達到201.9毫米。這個降雨量是什麼概念?有人按照公開資料簡單換算,這相當於106個杭州西湖的蓄水量。

這強降雨讓地面積水越來越深。張新母親在住院,他要給父母送飯,第二日還有十多台手術沒有談話,於是“硬著頭皮”走向醫院。一路上,張新扶著馬路牙子旁的欄杆走,差點掉進了窨井蓋里。

在最後水到腰間的時候,張新趕到了鄭大一附院河醫院區。而河醫院因樓頂破裂,病區大量往下灌水,門診一層也在往里滲水,很多醫生患者都被困門診,患者、家屬們席地而坐,有小孩在哇哇哭。

張新說,受大暴雨影響,7月20日傍晚,鄭大一附院河醫院區停電,正常電力受到影響後,醫院應急供電都會迅速啟動,科室正常恢復供電。

但是不到一個小時,醫院所有樓層再次陷入黑暗,全部斷電,幾十台手術被迫中斷,重症ICU里600多名病人失去設備支持,普通病房大量病人輸氧告急。斷電的同時,院區還面臨斷水、斷網、斷藥以及斷糧。

這個信息也被發到網絡上,並被大量轉發。7月20日晚間11點多有網友發文:心電監護和備用電池全部耗完,急救科室正在全科氣囊人工呼吸搶救危重病人,但是堅持不了多久,信息真實準確,請求支援。

7月21日淩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劉章鎖稱,供電局應急車到位,正在組織恢復供電工作,危重病人的生命體徵現在穩定,但危險越來越大,假如供上電了,危機解決就很快了。

在7月21日淩晨3點左右,網上出現很多急需柴油的消息:醫院現在發電機柴油已經用完,急需柴油,救病人生命!

在急救消息發佈的同時,也有很多熱心人士在網上表示,可以提供發電機、柴油等設備及相關的需求支持。

國網鄭州供電公司官方微博7月21日6時42分許發佈消息稱,淩晨5點,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ICU已恢復供電,搶修還在繼續。

醫院必須持續供電,尤其需要靠儀器維持生命的重症病人,對緊急供電的要求是毫秒級的。

國家一級建造師孫永宏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醫院項目在設計時,按規定應安排兩路獨立電源,同時配備獨立的柴油發電機和UPS(不間斷電源)。若有特殊情況,平時處於充電狀態的UPS則會迅速開始供電,將保證手術室、製氧設備等維持生命系統的重要設施供電。

另據瞭解,ICU內的儀器設備都有內置的電池,同時,它還有獨立的UPS。但在停電後,這些備用電源無法維持太久,一般或可支撐半個小時,但時間久了,充電和蓄電能力是會下降的;醫院配置的柴油發電機,在停電時可以向重要部門如手術室、ICU提供一段相對更長時間的供電,根據常見的醫院柴油儲備的供電模式一般可以堅持兩個小時。

大轉移

實際上,除了用電危機,因為暴雨緣故,河醫院區藥房庫房也進水,雖然經過極力搶救,但也受到一定影響;在其一層以及負一層放著貴重設備、精密儀器,包括CT、核磁、DR、彩超、PET—CT、直線加速器、伽馬刀、高壓氧倉、配電室、控製系統、安防系統、計算機房等,這些設備也受到影響。

GE醫療相關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河醫院區也有其相關設備,他們工程師在隨時待命,具體需要看醫院的安排情況。

對於河醫院區來說,危機始終沒有最終解決,轉移,成為最後沒有選擇的選擇。

據瞭解,在停電後,河醫院區近3000名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就將600多名重症病人,積極協調向外轉運。

7月21號清晨,河醫院區開始全面轉移病人,但電梯全面癱瘓,有限電量要給保證ICU的正常運轉。重症病人、骨傷科病人、手術後病人,大量患者都只能通過人工搬運。

7月21日12:12,張新發了一條報平安的微博。他說:“從前一日斷電斷水,沒有信號,到剛剛通電,偶爾會有信號,目前正在積極頑強地自救中,不知道信息能否發出去,報個平安!”

張新也加入到幫助患者的轉運隊伍中,在幫助患者轉運完成後,他感慨道:老了,胳膊腿經曆了扛、搬、抬病人後痠痛……

九州通鄭州醫院事業部常務副總張軍及其團隊也參與到幫助患者轉移中,他們與醫務人員一起徒步轉移患者,從20層樓到1層,再開車將患者轉運至鄭大一附院新院區。

實際上,患者搬運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沒有電梯,對一些行動不便的患者,醫護人員需要和患者家屬一起抬著患者下樓。在這過程中還要保證患者在轉運過程中的安全,處理各種突發情況,比如有些病人需要吸氧氣,搬運病人的時候還需要有人抬氧氣罐,轉運過程中有可能出現意外都要及時處理。

但在這個過程,一些患者家屬的做法也讓張新及其同事們感到“無力”:患者家屬讓醫護人員將患者抬下去,自己不管,說這是醫護人員的事情,還全程錄像。

轉運完最後一個病人,護士長突然拉著張新哭著說:你今晚不要跟著去東區啦,明天一早去我們家看看孩兒跟老人(她父親還癱瘓在床,兩口都是他們醫院的醫護人員),電梯還不能用,如果缺東西,你先買點送過去,我今晚要去東區再安頓一下病人……

“心情難以平靜,看到我們護士長淚流滿面,我也沒忍住,眼淚流了下來……我們不易,大難面前實際需要更多的相互理解。” 張新說。

實際上,張新的母親也在醫院住院,他沒空去轉運。在醫院將近忙了快48小時的張新,衣服從來沒有幹過,到家衣服已經發餿,兩腿因為來回爬樓梯、抬輪椅、抬擔架已經走不動。

7月22日淩晨1點多,張新寫道:躺在床上,想想這場人生中永遠都不會忘卻的經曆,淚流滿面,在家沒出門、沒看到我們經曆的、不是我們這個行業的人員,永遠體會不到我們這次的心酸和不易。2021年7月20日、7月21日,永遠不會忘記,但也永遠不想再經曆。

馳援、應急、重建

在張新及所有醫護人員和社會各界力量的共同努力下,據瞭解,河醫院區11350名患者已經全部轉運至鄭大一附院新院等。

雖然這意味著河醫院區這場史無前例的大轉運戰鬥順利結束,但這場與暴雨“抗爭”的戰爭遠遠未結束,後續仍有多場戰鬥等著他們,包括解決醫患物資短缺、院區重修重建等。

據瞭解,河醫院區也有部分患者轉運到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具體人數沒有對外公佈。

7月22日晚上6點左右,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發出“接受防汛應急物資捐贈公告”稱:近日來,河南省持續暴雨,鄭州市城區嚴重內澇,汛情嚴重。為保障在院患者、醫務人員生活急需,依法合規接受瓶裝飲用水捐贈。

實際上,在洪水過後,確保飲用水安全是最重要的防疫措施之一。

近幾日張軍及其團隊也一直在支援各大醫院患者轉運、防洪等工作。7月22日晚,得到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需要飲用水的需求後,九州通河南分公司也開始積極組織水源、安排車輛及人員組織成員分組行動。

7月22日23點多,張軍他們的團隊從公司出發,分三組行動。期間,有路不通的地方,他們就繞路而走;在取貨點裝車的時候,淩晨又下起了雨,他們就冒雨裝車。

7月23日淩晨3點10分,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第二批飲用水捐贈物資2750件,已裝車完畢送往醫院。淩晨5點15分,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第二批飲用水捐贈物資2750件,卸車完畢。

實際上,除了鄭大一附院、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外,鄭州還有很多醫院深陷困境,如阜外華中心血管病醫院(河南省人民醫院心臟中心)依然被困在洪水中。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7月22日下午該醫院外水位還很高,因為水太深,社會救助很難,運輸物資需要用船。

而河醫院區轉移完病人後,還面臨著停診問題。

由於門診大樓受暴雨影響嚴重,7月21日,河醫院院區就在門診樓的玻璃上張貼了多張停診通知,通知上寫著因汛情原因,該院區暫停門診,開診時間另行通知,如有需求請自行前往鄭東及其它院區就診。

據媒體報導,7月22日下午,河醫院區,在經曆了積水暴漲、停電、轉運病人、搶修等重重困難後,開始抓緊進行清理。

中建八局和中建三局等單位的工作人員不斷地將門診廣場、車庫入口等處積水往外排。早在三天前,他們就在醫院開始了抽水工作,但因積水量較大,目前還未能完全抽乾積水,水位目前下降到了門診大樓內負一樓處。

除了門診部大樓積水較為嚴重外,河醫院區在建的臨床教學科研樓項目工地內也可以看到非常深的積水,施工現場內還有一些來不及撤出的施工器械被泡在水裡,只露出了機器的頂部在外面。

對此,張新說,第一附屬醫院建院93年來,除了抗戰曾經停診外,(河醫院區)第一次因為天災悲壯停診。

實際上,停診後,河醫院區也沒有更多“閑暇”時間,除了重建,還有很多反思。

關注醫療運營管理的上海健賢學院創始人羅念慈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JCI或者等級醫院評審標準管理體系會對這種緊急情況的處理有幫助,目前看醫院的救治都很積極,這種特殊天氣引起的情況需要政府及相關機構共同應對。

就停電供應事宜,也有業內人士以2019年17級“利馬”颱風下,浙江台州醫院在2米多深洪水中醫院還能正常運作舉例,認為相應的容災系統值得本次鄭大一附院等醫院借鑒。

彼時台州醫院院長陳海嘯給出了答案:我們有二組自備發電機,三組城市供電來自三個變電站,災情最嚴重時,自備機一直正常,地下室嚴防死守,城市電三路均有斷電出現,但其中一路基本正常,另二路一直至今沒電。

關鍵是各路電要院外真正獨立又在院內並網。

自備發電也在二個大樓,一個在地下室,一個在地面一層。

而對於醫院大型設備等被淹事宜,認證微博為慈毅醫療基金創始人章濱雲在微博上指出:“醫院的大型設備,考慮到承重,空間利用率,患者使用方便性等,大都在醫院一樓或者負一樓,牽涉到輻射防護,設備超重等,也確實無法太高樓層。這次鄭州洪災,直接一樓大淹水,負一樓的核磁21台、CT22台、DSA24台全部泡在水底,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水抽乾,機器還能不能用?維保管不管?如果不能用就損失很大了!其他醫院真的要引以為鑒,地下堅決不能進水!”

有業內人士保守估計,上述設備等直接損失估計高達10億以上,河醫院區診療能力,至少數月才能恢復。

中國國際救援隊原行動隊長劉剛說,應該將應急預案做得更全面,從政府部門、應急專業隊伍,到民間應急力量(包括企事業單位、學校、地方團體等),應該有針對各類突發事件的應急預案。

(文中圖片由信傭家救援隊、受訪者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