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新辦這場發佈,全部正面回應

2021年07月22日21:20

原標題:國新辦這場發佈,全部正面回應

今年3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發佈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研究報告。作為新冠病毒全球溯源工作的中國部分,這一報告為全球溯源研究提供了良好的開端。然而,一段時間以來,部分西方政客和媒體依然在大肆炒作“實驗室泄漏”等陰謀論,利用各類謠言攻擊、抹黑中國。

近日,24名國際專家發佈聯合聲明強調“所謂‘實驗室泄漏論’沒有任何科學支援”,環球網進行的一項約10萬人參與的民調則顯示,超過九成的受訪者認為下一步應赴美國開展溯源研究。

22日,針對新冠病毒溯源的相關問題,來自科技部、國家衛健委的負責人以及多名權威科學家在國新辦發佈會上作出集中回應。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強調,新冠病毒溯源是個科學問題,中國政府一貫支援科學地開展病毒溯源,但是我們反對將溯源工作政治化。下一步,應該在成員國充分廣泛磋商的基礎上,推動在全球多國多地範圍內開展早期病例搜索、分子流行病學、動物(中間)宿主等方面的溯源工作。

01

關於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國部分

曾益新表示,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研究報告發佈幾個月了,越來越多科學證據表明這份報告是一份很有價值、權威的、經得起科學檢驗、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報告。專家組得出的結論顯示,實驗室引入是“極不可能”的。

曾益新說,中國部分的溯源報告為下一步全球框架下多國多地共同開展溯源研究指明了方向,應該沿著這個方向繼續前進。下一階段溯源工作應該堅持在世衛組織的統籌協調下來開展,在第一階段研究的基礎上,組織多國的優秀專家們深入開展,要堅持科學家為主體,加強交流合作和信息共享,在科學的軌道上開展新冠病毒的溯源工作。

02

關於世衛組織提出的第二階段病毒溯源計劃

曾益新強調,這一計劃裡面將“中國違反實驗室規程造成病毒泄漏”這個假設作為研究重點之一。“從這一點上,我就能感覺到這個計劃裡面所透露出的對常識的不尊重和對科學的傲慢態度。” 曾益新說,這種提法既違反常識也違背科學規律,“我們是不可能接受這樣一個溯源計劃的。”

曾益新表示,第二階段病毒溯源應該在第一階段病毒溯源的基礎上來延伸,應該以世衛大會73.1號決議作為指引,經過成員國充分討論磋商後開展。對第一階段病毒溯源時已經開展過的,尤其是已經有了明確結論的,不應該再重複開展。

曾益新補充稱,中國專家組在7月4日曾經向世衛提出了第二階段溯源工作的中國建議。我們希望世衛組織能夠認真地考慮中國專家提出的考量和建議,真正地將新冠病毒溯源作為一個科學問題,擺脫政治干擾,積極穩妥推動在全球多國多地範圍內持續開展溯源。

03

關於針對武漢病毒所的謠言

中科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武漢病毒所研究員袁誌明強調:一、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接觸、保藏和研究過新冠病毒。二、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來沒有設計、製造和泄漏新冠病毒。三、目前為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職工和研究生,保持新冠病毒的“零感染”。

袁誌明說,作為生物安全等級、防護等級最高的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在2018年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病原泄露和人員感染事故。有媒體曾經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有3名研究人員曾於2019年的11月份到醫院就診,其症狀和新冠病毒是一致的”,這完全是無中生有。如果要搞清這個事實真相,其實非常簡單,只需要這些媒體記者告訴我們這三人的姓名,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其實我們很早就提出了這個建議,但是直到現在我們並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04

關於早期原始數據問題

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表示,早期174例的病人數據在聯合研究專家組今年在武漢期間全部展示了。但因為中國有相關規定,病人的臨床數據,包括流行病學的調查數據、實驗室的檢驗數據都會牽涉個人隱私,如果完全泄露出去的話是違背相關規定的。為保護病人的隱私,我們不同意提供原始數據,也沒有讓專家組進行拷貝和拍照。當時,國際專家也給予了充分理解,也認為這是一個國際慣例。

05

關於下一步的研究重點

梁萬年表示,隨著多國科學家對新冠病毒溯源的持續研究,已經有多項的研究結果表明新冠病毒在全球多地的出現時間要早於先前的已知時間。例如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月17日,美國有9個州常規獻血存檔樣本新冠病毒檢測抗體有106份呈現陽性反應。2020年1月2至3月18日期間,美國50個州24079份血液樣本中,有9份樣本檢測到新冠抗體呈陽性。這也表明,武漢可能不是新冠病毒突破界面的第一現場。

梁萬年表示,下一步無論是早期病例、生物樣本、基因序列、天然宿主、中間宿主還是冷鏈,都離不開全球多國多地共同開展研究。

梁萬年認為,動物溯源應該作為下一步研究的重點方向和重點領域。我們的視野不僅僅考慮蝙蝠這一類野生動物,對中間相關的,比如穿山甲、狸類、貂類等,已經通過各國科學家研究所發現的攜帶或可能攜帶病原體的這些宿主的分佈、可能的源頭來進行研究是非常有價值的。當然,對發生過疫情的一些市場,包括養殖場的上下遊鏈條進行進一步的研究也是有價值的。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導 記者 趙覺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