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衛健委:WHO第二階段溯源計劃既違反常識也違背科學規律,中國不可能接受

2021年07月22日15:14

原標題:國家衛健委:WHO第二階段溯源計劃既違反常識也違背科學規律,中國不可能接受

7月22日上午10時,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冠病毒溯源情況新聞發佈會。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會上表示,實驗室引入“極不可能”。針對第二階段溯源工作,他強調,希望世界衛生組織(WHO)真正地將新冠病毒溯源作為一個科學問題,擺脫政治干擾。

今年年初,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正式來華開展病毒溯源全球研究中國部分的工作,走訪了金銀潭醫院、華南海鮮市場、武漢病毒研究所等9家單位,同醫務人員、實驗室人員、科研人員、市場管理人員和商戶、居民、康復患者等進行交流。今年3月30日,世衛組織於3月30日正式發佈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國部分的聯合研究報告。

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紹,專家組得出以下結論:蝙蝠和穿山甲中發現的與新冠病毒關係最密切的冠狀病毒,從序列來看是和新冠病毒同源性最高,但是這些病毒仍然不足以證明是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聯合專家組最終確定了病毒出現途徑的幾種可能性:第一種,人畜共患病直接溢出是“可能到比較可能”;第二種,通過中間宿主引入是“比較可能到非常可能”;第三種,通過冷鏈傳入是“可能”;最後一種,實驗室引入是“極不可能”。

曾益新表示,第一階段世衛組織和中國合作的溯源研究實踐,充分證明科學合理的工作方式是由世衛組織和東道國就溯源研究充分協商一致後開展,這不僅體現了對主權國家的尊重,更有利於推動溯源工作有序、順利、高質量、高效率地開展。應該總結吸納第一階段的成功實踐的經驗,在此基礎上開展工作。

WHO第二階段溯源計劃讓人吃驚

在發佈會上,有記者提問說,世衛組織上週(7月15日)提出針對中國第二階段的溯源調查,調查包括對武漢海鮮市場的研究,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等研究機構的審計。他們要求中方可以展示透明度,怎麼看待這個事情?會不會準備再次接受溯源調查?

對此,曾益新回應,世衛組織所謂的“第二階段溯源計劃”的內容讓人十分吃驚,因為第二階段溯源計劃裡面將“中國違反實驗室規程造成病毒泄漏”這個假設作為研究重點之一。從這一點來看,這個計劃透露出對常識的不尊重和對科學的傲慢態度。

曾益新分析道,首先,關於武漢病毒所的一些謠言,比如“三個職工染病”、“武漢病毒所開展新冠病毒的功能增益實驗”都早早被澄清過;其次,武漢病毒所採集的蝙蝠標本中的冠狀病毒和新冠病毒序列最近的是RaTG-13,只有96.2%的同源性;最後,經過專家分析認定,新冠病毒沒有人工改造的痕跡,從根本上否定了人造病毒的可能性。

“到目前為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職工和研究生沒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武漢病毒所沒有開展過冠狀病毒增益功能研究,沒有所謂的人造病毒。那麼哪裡來的因為違反實驗室規程導致的病毒泄漏呢?”曾益新指出,第二階段溯源計劃這種提法,既違反常識也違背科學規律。特別重要的是,世衛專家組親自到武漢病毒所進行實地考察,也得出病毒由實驗室泄漏極不可能的結論。  

“中國不可能接受這樣一個溯源計劃。”曾益新表示,中國政府一貫支援科學地開展病毒溯源,認為第二階段病毒溯源應該在第一階段病毒溯源的基礎上延伸,應該以WHA73.1號決議作為指引,經過成員國充分討論磋商後開展。

“對第一階段病毒溯源時已經開展過的,尤其是已經有了明確結論的,我們就不應該再重複開展。而應該在成員國充分廣泛磋商的基礎上,推動在全球多國多地範圍內開展早期病例搜索、分子流行病學、動物(中間)宿主等方面的溯源工作。”曾益新說。

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也認為,現在沒有必要在實驗室這方面投入精力、投入資源。“如果說,有些國家需要在這方面進一步研究的話,我們從中方專家角度來看,建議到還沒有開展過像武漢這樣的實驗室考察的國家去做,至少對其可能存在的泄漏問題(實際是安全問題)有進一步瞭解。”

第二階段溯源工作的中國建議

據悉,中國專家組曾在7月4日向世衛提出了第二階段溯源工作的中國建議,並與世衛組織專家交流。“我們希望世衛組織能夠認真地考慮中國專家提出的考量和建議,真正地將新冠病毒溯源作為一個科學問題,擺脫政治干擾,積極穩妥推動在全球多國多地範圍內持續開展溯源。”曾益新說。

梁萬年表示,下一步,動物溯源還是應該作為重點方向和重點領域。“病原體自然進化的過程是最值得我們去關注的。我們的視野不僅僅考慮蝙蝠這一類野生動物,對中間相關的,比如穿山甲、狸類、貂類等,已經通過各國科學家研究所發現的攜帶或可能攜帶病原體的這些宿主的分佈、可能的源頭進行研究是非常有價值的。”

今年2月,世衛新冠病毒溯源專家組表示,病毒通過中間宿主引入是最有可能的傳播途徑,與此相關聯的有冷鏈產品貿易引發病毒傳播的可能性。對此,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國家呼吸醫學中心主任王辰表示,冷鏈傳播是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新現象。

王辰指出,從流行病學上,已經發現了冷鏈和疾病流行的對應關係,北京新發地的疫情和青島疫情都可以看到這樣的密切關聯。在病毒核酸檢測上,冷鏈物品上核酸檢測是陽性的。特別是在青島疫情中,在冷鏈物品表面不但檢出了病毒核酸,而且分離和培養出了病毒,證實了冷鏈物品表面是有活的病毒存在。這兩點結合起來,證據鏈逐漸完整了。

同時,王辰還指出,在“冷”的情況下和相對幹燥的環境下,病毒的存活時間、保持感染性的時間比較長,在冬天甚至可以有21天的存活期。因此,在某個地方如果有病毒,這個病毒沾染到冷鏈物品上,在低溫環境下從一個地方輸送到另一個地方,就可以造成跨地區的傳播。

“在進一步的病毒溯源過程中,我們也特別建議應當將冷鏈作為一個重點的溯源線索。在當前的國際貿易背景下,在全球各地人員和物品往來的情況下,冷鏈環境下人—物的傳播加大了病原傳播的複雜性,特別值得進行調查和研究。”王辰說。

新冠病毒出現時間或早於先前認知

“隨著多國科學家對新冠病毒溯源的持續研究,已經有多項的研究結果表明新冠病毒在全球多地的出現時間要早於我們先前的已知時間。”梁萬年說,“武漢可能不是新冠病毒突破界面的第一現場,新冠病毒的傳播存在人或者動物傳物後,由物傳人,又人傳物的複雜循環模式。”

梁萬年列舉了以下幾個例子:

2019年11月,一位意大利女性的皮膚活檢多處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原位雜交反應性。

2019年11月27日,在巴西一個市採集的廢水樣本中檢測到新冠病毒的遺傳物質。

2019年12月13日-2020年1月17日,美國有9個州常規獻血存檔樣本新冠病毒檢測抗體有106份呈現陽性反應。

2019年12月24日采樣的,分別來自於伊朗、巴西和意大利的早期基因序列已經上傳到全國數據庫。

2019年12月中旬,法國有報導中和抗體的流行率增加。

2019年12月27日,法國有一個咯血患者的咽拭子樣本經RT-PCR檢測,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

2020年1月,西班牙巴塞羅那採集的廢水樣本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

2020年1月2-3月18日期間,美國50個州24079份血液樣本中,有9份樣本檢測到新冠抗體呈陽性。

梁萬年表示,下一步無論是早期病例、生物樣本、基因序列、天然宿主、中間宿主還是冷鏈,都離不開全球多國多地共同開展研究;要瞭解可能導致病毒跨物種傳播,進而在全球蔓延的整個的科學過程,就必須深入瞭解病毒的多樣性和在動物宿主中的進化,動物、環境和人類之間的相互作用,以及有助於病毒在人和人之間傳播的影響因素。

(作者:鄭青亭 編輯:李瑩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