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冠病毒溯源 這場發佈會透露了這些關鍵信息

2021年07月22日20:41

  原標題:關於新冠病毒溯源,這場發佈會透露了這些關鍵信息

  新京報訊(記者 陳琳)7月22日,國新辦就新冠病毒溯源有關情況舉行新聞發佈會。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會上表示,中國不會接受世衛組織提出的針對中國第二階段的溯源調查計劃。

  在世衛組織提出的計劃里,將“中國違反實驗室規程造成病毒泄漏”這個假設作為研究重點之一。曾益新表示,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既違背常識也違背科學規律。發佈會上,多位專家表示,武漢P4實驗室未發生泄漏,也“極不可能”引入病毒。

  今年年初,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正式來華開展病毒溯源工作,病毒溯源全球研究中國部分的工作。曾益新表示,中國全力支持世衛專家組工作,完全滿足世衛專家參訪的要求,讓世衛專家去了所有他們想去的單位,包括金銀潭醫院、華南海鮮市場、武漢病毒研究所等9家單位;會見了所有他們想見的人,包括醫務人員、實驗室人員、科研人員、市場管理人員和商戶、居民、康複的患者等。

  發佈會上,專家還對“實驗室泄漏病毒”“武漢早期病例的原始數據”“武漢病毒研究所數據庫”“湖北居民新冠病毒血液樣本”等問題進行瞭解答。

  關鍵詞1:實驗室泄漏病毒

  曾益新表示,到目前為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職工和研究生沒有一人感染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開展過冠狀病毒增益功能研究,沒有所謂的人造病毒。“那麼哪裡來的因為違反實驗室規程導致的病毒泄漏呢?所以這種提法,既違反常識也違背科學規律。”

  中科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袁誌明表示,新冠病毒是自然起源的,這已經成為學術界的普遍共識。

  袁誌明說,武漢P4實驗室在2018年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病原泄漏和人員感染事故。針對有媒體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有3名研究人員曾於2019年的11月份到醫院就診,其症狀和新冠病毒是一致的”,袁誌明表示,這完全是無中生有。

  “如果要搞清這個事實真相,其實非常簡單,只需要這些媒體記者告訴我們這三人的姓名,真相就可以水落石出了。其實我們很早就提出了這個建議,但是直到現在我們並沒有收到任何回應。”袁誌明說。

  他強調,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接觸、保藏和研究過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來沒有設計、製造和泄漏新冠病毒。到目前為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職工和研究生,保持新冠病毒的“零感染”。

  關鍵詞2:原始數據

  最近世衛組織對信息透明問題表示關切。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表示,對早期174例的病人數據,在武漢期間是全部展示的。“專家組已經共同分析了,只不過不能把數據帶走。”

  他表示,因為中國有相關規定,病人的臨床數據,包括流行病學的調查數據、實驗室的檢驗數據,都牽涉個人隱私。在今年年初專家組開展研究工作時,把這些數據庫集中起來,中方和國外專家一起進行分析研究,“包括分析什麼、最終從中能看到什麼樣的規律,以及最終報告得出的結論都是一塊兒做的,只是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我們不同意提供原始數據,也沒有讓他們進行拷貝和拍照。”梁萬年說,當時,國際專家也給予了充分理解,也認為這是一個國際慣例,不僅中國是這種情況。

  關鍵詞3:動物測試

  會上有媒體提問,世衛組織和中國的聯合研究報告表示,科學家已經對數千個動物樣本進行了測試,中國方面是否會做更多的測試?

  梁萬年表示,我們認為在動物源性的引入途徑,尤其是從自然宿主到中間宿主再到人,是從“比較可能到非常可能”的,所以特別建議今後應該投入更多的精力,甚至把工作的重中之重集中在這個方向。中國科學家在這方面已經做了大量工作。在對武漢海鮮市場動物的檢測中,沒有陽性發現,對相關市場動物上遊的養殖場也進行了全面追溯,也未發現陽性情況。進一步擴大範圍,對2018年到2020年全國31個省份採集了38000多份家畜家禽樣本、41000多份野生動物的樣本進行病毒抗體或者核酸檢測,均未發現陽性結果。

  他說,動物溯源作為重點方向和重點領域,是下一步最值得做的一件事。

  關鍵詞4:病毒研究所數據庫

  武漢病毒研究所管理的病毒數據庫在2019年下線,有媒體提問,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公佈其自疫情暴發以來收集的所有基因序列?

  袁誌明介紹,病毒研究所數據庫實際上是研究所團隊建立的一個初步的框架,數據庫的結構和內容,目前還在不斷地完善過程中。考慮到病毒研究所的網站以及包括石正麗團隊在內的眾多員工的工作郵箱和私人郵箱受到大量惡意攻擊,目前數據庫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共享。

  項目團隊對數據庫的一些原始數據進行了分析和系統整理後,將以論文形式發表研究結果,並以可視化方式在數據庫中展示和檢索。“科學研究的原始數據經過分析和整理後以論文的形式發表,隨後數據庫隨之公開,這是科技界的一個慣例,病毒研究所會嚴格遵循科技界的規則來展示和共享我們的科學數據。”

  他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一貫堅持科研信息的及時共享,我們在初步獲得了病原的鑒定結果後,就及時向世界衛生組織公佈了我們的全基因組序列。”早在2020年2月3日,石正麗的研究團隊就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研究論文,提出新冠病毒來自於自然界。“我們在發現幾種藥物在細胞水平上具有抗病毒活性後,2月4日就在國際雜誌上公開了我們的研究結果。”

  關鍵詞5:血液標本

  湖北居民有關新冠疫情血液樣本,後續是否進行了進一步檢測?梁萬年表示,溯源的問題,除了早期流行病學病例的追溯外,就是對早期標本,尤其是血液標本進行相應的檢測,如果發現相關的證據,對溯源最早病例的出現情況會有幫助。

  根據中國的研究情況,中國最早報告的病例是12月8日。但最早報告的病例,最多是一個指示病例,並不意味著是第一個病例。最早報告病例的地區,也不一定是病毒發生“從動物到人”這個界面過渡的地區。血液標本如果能檢測當然最好,當時還專門邀請了武漢血液所的一些專家進行了充分討論。

  專家表示,他們現在保留有血樣,但是這種留存的血液樣本,僅用於應對因輸血可能導致的醫學爭議或者法律訴訟。這種血樣只留存少量的血漿和血清,一般最少保留兩年。保留的方式是血袋導管方式,血清含量很少。血樣到期後如何開展相關工作也有討論,目前已提前就血液檢測方法、檢測實施方案等做論證,待到期後具體實施。中方相關機構也表示,一旦有結果以後,他們會及時地把結果通知給中方和外方專家組。

  關鍵詞6:多國多地點研究

  目前新冠病毒在全球範圍內傳播的時間點不斷提前,有人主張應該在世衛組織框架下開展全球多國多地點的研究,尤其是美國也應該接受調查。

  對此,梁萬年表示,隨著多國科學家對新冠病毒溯源的持續研究,已經有多項研究結果表明新冠病毒在全球多地的出現時間要早於先前的已知時間。

  比如2019年11月,一位意大利女性的皮膚活檢多處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原位雜交反應性。

  2019年11月27日,在巴西一個市採集的廢水樣本中檢測到新冠病毒的遺傳物質。

  2019年12月13日-2020年1月17日,美國有9個州常規獻血存檔樣本新冠病毒檢測抗體有106份呈現陽性反應。

  2019年12月24日采樣的,分別來自於伊朗、巴西和意大利的早期基因序列已經上傳到全國數據庫。

  2019年12月中旬,法國有報導中和抗體的流行率增加。

  2019年12月27日,法國有一個咯血患者的咽拭子樣本經RT-PCR檢測,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

  “這些例子也表明,武漢可能不是新冠病毒突破界面的第一現場,新冠病毒的傳播存在人或者動物傳物後,由物傳人,又人傳物的複雜循環模式。”梁萬年說,實際上這次新冠病毒的整個傳播模式的研究,包括溯源研究都給我們提供了新視野、新課題,甚至是新的需要解決的一個科學命題。下一步無論是早期病例、生物樣本、基因序列、天然宿主、中間宿主還是冷鏈,都離不開全球多國多地共同開展研究。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國家呼吸醫學中心主任王辰表示,病毒溯源過程複雜多元,要“真求起源”,拓展視野,這是全球各地應當進行多點、多方位、立體溯源的重要的方向性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