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河南特大暴雨:全省26城公交停運,全民救援不捨晝夜

2021年07月22日01:57

  原標題:直擊河南特大暴雨: 全省26城公交停運,全民救援不捨晝夜

  高鐵一過安陽,原本陰沉沉的天空開始暴雨如注,窗內瞬間模糊一片,依稀望去,窗外早已一片澤國。

  從7月17日開始,河南全省出現大範圍強降雨,多地降水量打破曆史紀錄。17日8時至21日8時,河南省平均降雨量達144.7毫米,鄭州市平均降雨量458.2毫米,造成了重大的洪水災難。

  截至21日下午5時,鄭西、鄭太、鄭徐及普速隴海線、焦柳線、寧西線、京廣線等多個區段被封鎖或限速運行,7趟列車停運,15趟列車折返,多趟列車不經停鄭州,這導致數萬旅客滯留車站。

  而鄭州甚至整個河南的公共交通與通信陷入了大面積癱瘓,目前鄭州市地鐵已全線停運,鄭州、開封、新密等26個城市公交停運。目前鄭州多處道路塌方或封閉,洪水淹沒了大多數隧道和地下車庫,大量汽車被洪水浸泡或在路邊趴窩。

  7月21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河南局地遭遇極端強降雨,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國務院要求組織相關力量,調集資金和物資,支持幫助河南全力搶險救災,加大對重點地區防汛抗災的支持。

  汛情如山,救援刻不容緩,不論官方還是民間,一場全員救援行動正在日夜兼程地持續中。

  河南高速200收費站交通管製

  進入河南後,複興號G71的速度從300公里每小時降至100左右,並頻頻臨時停車,而這趟車發出後,從北京開往鄭州的車次盡皆取消。

  而列車的另一頭,鄭州東高鐵站仍聚集著上萬名無處可去的旅客,他們多數在此滯留超過十個小時,由於在鄭停留的高鐵被大量取消,這群疲憊不堪的旅客不得不在高鐵站的地板上度過了難捱的一晚,由於雨勢過猛,候車大廳漏雨之嚴重堪稱“水簾洞”,而高鐵站內電力供應緊張,物資也並不充沛。

  忙了一夜的一位河南中醫藥大學的誌願者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20日晚上滯站旅客接近3萬人,塞滿了整個大廳,為了盡快將旅客疏散至周圍還能正常運行的車站,鄭州東早已不再憑票進站,“現在來那趟就上哪趟,上車後再買票。”

  然而,截至21日中午,在鄭州停留的列車屈指可數,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現場發現,滯留旅客可以被疏散至武漢、長沙、貴陽等少數目的地,但其他方向的旅客仍然滯留在高鐵東站。

  “離不開鄭州、也進不去鄭州”成為很多人最大的問題,事實上,很多人滯留在車站最主要的原因未必是車次取消,而是鄭州市區、乃至整個河南的公共交通已陷入半癱瘓狀態。

  在7月21日下午的新聞發佈會上,河南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唐彥民介紹,受暴雨影響,鄭州市地鐵已全線停運(此前一天,鄭州地鐵5號線等線路出現大量雨水倒灌的問題,並造成重大傷亡),同時,鄭州、開封、新密等26個城市公交停運,平頂山、安陽、新鄉等9個城市公交部分停運。

  唐彥民介紹,河南高速公路已有200個收費站實施交通管製,臨時關停服務區4對。全省國省幹線公路斷行37處,農村公路受損嚴重道路50多條,斷行路段200多處、損壞橋樑30座。全省水路客運、渡口渡運封航,黃河浮橋全部拆除,港口碼頭作業停止運營,沙潁河、淮河航道禁航。鄭州、洛陽、安陽、新鄉、焦作、鞏義等五市一縣道路客運全部停運。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鄭州市區發現,大量汽車遭遇水淹後在路邊趴窩,不少人將汽車開到高架上防止水淹,兩者都加劇了本已非常嚴重的擁堵,交通事故層出不窮,以至於不少救援車輛、救護車被堵在高架上動彈不得。

  暴雨已灌入絕大多數隧道、地下車庫,這些低窪處的積水已與地面齊平。在京廣北路隧道,洪水將隧道中的數十輛汽車盡數衝出,汽車橫七豎八地浸泡在數米深的水中。

  洪水也淹沒了一半以上的道路路面,將道路欄杆、綠圍、遮擋等公共設施扭曲成各種形狀,將多輛汽車對撞在一起,被排干洪水的道路則留下十餘公分的黃色淤泥,而在中原路上,洪水甚至將幾棵十餘米高的道旁樹連根拔起,橫亙在路面上。

  河南省應急管理廳黨委委員、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主任徐忠在7月21日的發佈會上介紹,強降雨造成鄭州市城區嚴重內澇,鐵路公路民航運輸受到嚴重影響,中型水庫常莊、小一型水庫郭家咀、賈魯河及其支流發生險情。

  據其不完全統計,此次農作物受災面積75千公頃,成災面積25.2千公頃,絕收面積4.7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54228.72萬元。

  白天還在直播,晚上就加入了救援大軍

  21日中午,接到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時,鄭州當地的“jian男團”救援隊成員汪哥和小張已經一天一夜沒闔眼了。

  20日夜晚,兩人先後將兩位即將臨盆的孕婦分別送至鄭州市人民醫院與河南省人民醫院,解救了多名涉水受困人員,淩晨五點又趕往南五里堡地鐵站,疏散泄洪區受困人員。

  “昨晚遇到一個特別緊急的情況:我們剛趕到東區去解救幾個被困的孩子,卻接到電話,西區的一位孕婦羊水破了,救護車過不去,趕不過去就會危及生命,這讓我們非常難做抉擇,所有人都非常著急,我們只能一邊跟孕婦那邊聯繫著,一直全網轉發求救消息,好在最後其他救援隊及時趕了過去,保住了大人小孩。”小張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

  90後的他本職工作是經營一個自媒體,昨天白天直播鄭州雨情時,很多粉絲紛紛捐贈物資,而到了晚上,他加入了當地的救援大軍,直到21日晚上,他才在暴雨中踏上了回家的路。

  汪哥開的豐田land cruiser由於底盤較高,成為救援隊的主力,他向21世紀經濟報導介紹,他所在的救援團本來是一些喜歡玩車的人、尤其是越野車愛好者的社群,後來常常參加救援活動,逐漸成了救援隊。

  “昨天鄭州暴雨如盆潑,光我知道的加入到救援行列的就有七八個這樣的組織,同時還有很多個人自發地加入到救援行列。比如今早南五里堡泄洪時,地鐵站附近幾乎所有的居民都在積極救援,互幫互助,附近居民樓、旅店、飯館、網吧……都是免費對外開放的,而且這也沒有政府來組織,都是自發的。”

  這是一個無私的團體,很多救援隊成員在救助別人時車輛進水甚至趴窩,“有些隊員今天花了兩個半小時才從家門口繞了出來,因為四面全是積水。”

  作為“jian男團”救援隊的隊長,斌哥是從醫院跑出來參加救援的,在南五里堡救援的時候他在水坑中又摔了一大跤,汪哥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摔的挺重,被救助者都哭了,天也比較冷,今天就發燒了。”

  另一組人員——藍天救援隊在與21世紀經濟報導趕赴東區救援現場時,遇到大量積水嚴重路段,此處各小區地下車庫早已灌滿,大量汽車被水沒過車頂,其中不乏前來救援的鏟車與消防車。

  “中午的時候還只是到了腳踝,六七點的時候就得靠游泳了。” 據獲救居民透露,附近多個小區已斷水斷電斷網,此前受泄洪影響,水位持續上升,大量居民未能及時撤離,有人甚至在樓道過夜,被困長達二十小時。

  在救援過程當中,還有一位剛生產五天的婦女。受暴雨影響,剛出生的嬰兒和家中老人被隔離在家一天多,通訊處於長期中斷狀態,家中生活物資短缺。目前當地仍有居民持澡盆、木板涉水外出,卻大多被困於水深處,進退兩難,等待救援隊施救。

  參與救援的藍天救援隊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目前救援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由於鄭州市內移動通訊大面積陷入癱瘓或基站退服狀態,多數地方沒有移動網絡信號,甚至電話都打不出,同時,由於缺少前方指揮所統籌,信息溝通面臨較大困難。“現在仍處於婦孺老人優先的救人階段。”

  汪哥則表示,如果雨勢能放緩,21日晚上的救援再加把勁,大概能基本完成緊急受困人員的營救行動,他也呼籲更多人能加入到救援大軍中來,“大家都需要努把力。”

  他將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送至酒店後,便匆匆消失在雨夜中,而在12公裡外,十幾樓之上的他的那個小家中,其妻子已懷孕數月,家中也已停水斷電一天多了。

  據河南省應急管理廳的不完全統計,16日以來,此輪強降雨造成全省89個縣(市、區)560個鄉鎮1240737人受災,因極值暴雨致25人死亡7人失聯。全省已緊急避險轉移16325人,緊急轉移安置164710人。

  (作者:夏旭田,繳翼飛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