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關注城市洪災 也別忘了暴雨中的鄉村

2021年07月22日14:48

  原標題:關注城市洪災,也別忘了暴雨中的鄉村 | 新京報快評

  以大概率思維應對小概率事件,是關注農村汛情的正確姿勢。

  文 | 王慶峰

  河南暴雨近日引發全國關注。人們為鄭州救災揪心的同時,也不約而同注意到了農村汛情。最近幾天,河南新鄉持續遭遇強降雨,小時雨強和累計降雨量均超過曆史極值,受災人口高達47萬餘人,農作物受災面積5.5萬餘公頃。此外,北方不少農村也迎來暴雨,一些地區的降雨量甚至超過了鄭州,很多網友們都在問,廣大農村地區汛情如何?我們的父老鄉親現在安全嗎?

  農村是防汛體系的最末梢,也是薄弱環節和重點區域。從過去幾年的經驗看,一些城市防汛之餘尚有從容和調侃,但農村常常陷入“一受災就很嚴重”的局面。

  比如去年,我國遭遇嚴峻汛情,受災人次上升、直接經濟損失上升和轉移群眾數量上升,其中農村的波及面最大,農田、養殖、基礎設施等受損較為嚴重。眼下全國多地已進入主汛期,我們不僅要重視城市防澇,也要多關注農村防洪,不能讓農村成為防汛救災的盲區。

  一些農村地區成為汛情重災區,跟農村水利基礎設施薄弱不無關係。數據顯示,我國大城市現行的防洪標準大多為100—200年一遇。但以農業為主的易澇區治澇標準總體不高,除部分地區的高標準農田可以達到10年一遇外,大部分農田為3—5年一遇。

  這也跟人們的印象相吻合。一些村幹部和農民平時注重埋頭生產致富,對防汛防澇不太重視,許多中小河流、中小水庫常年疏於維護,成了汛期頭頂的“一盤水”。

  另外,不能忽視的是,一些農村地區的自然排水系統也遭到了破壞。不可否認,相比城市而言,農村有著天然的防汛優勢,廣大的湖泊區域是天然的洪水承載地,農村的每一片土地都具有著極強的吸水能力。

  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湖泊數量銳減,過去村內、道旁自然形成的蓄水大坑變成農田,可以直通河流的排水渠、泄洪溝等大都被建築廢墟填平或堵塞,這使得農村的防汛優勢逐漸被蠶食。面對彙聚快、來勢猛的汛情,不少農村已然失去了第一道屏障。

  ▲7月20日,河南新鄉輝縣市南寨鎮北岸泉村道路因被洪水衝斷,山上村民已無生活物資。輝縣市消防救援大隊南寨鎮前置備勤點接到命令後,火速前往北岸泉村,為河對岸村民運送補給物資。 新京報記者 王飛 通訊員 毛帥 視頻報導

  加之,鄉村點多面廣,災前預警十分羸弱。農村大都沿河而建,村莊數量多,人口密度小,需要人力不斷巡檢及時發現汛情,耗時耗力。而對山區的農村而言,還要注意防範泥石流、塌方等自然地質災害,可見預警信息尤為重要。

  汛期的關鍵時刻,精準的預報預警就是耳目尖兵,能為跑贏洪水爭取時間。但在農村有些地方,遇到突發汛情,依然靠人力敲鑼打鼓奔走相告的方式,信息傳遞缺乏及時性,極端情況下有可能失去最佳撤離時間,容易造成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同時,在社交媒體上發聲的農村人群較少,導致農村災情極易被忽視。

  面對洪澇災害,我們要加強對農村地區的關注和救援,關鍵時刻要以充分人力幫助老弱病幼避災,給他們應有的人文關懷,同時也要更加客觀地審視農村防汛抗災的短板和補足,精準把脈,辨證施治。

  按照水利部2019年發佈的《關於做好鄉村振興戰略規劃水利工作的指導意見》,2024年就要全面完成現有病險水庫除險加固任務,解決好農村防汛預警信息發佈“最後一公里”問題。對照這個進度表,一些農村的水利工作進展到哪了?

  此外還要提個醒。防汛事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寧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萬一”。堅持以大概率思維應對小概率事件,才是關注農村汛情的正確姿勢。

  特約評論員 | 王慶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