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再談新冠病毒溯源:已做什麼,不做什麼,要做什麼

2021年07月22日19:34

原標題:官方再談新冠病毒溯源:已做什麼,不做什麼,要做什麼

中新社北京7月22日電 題:(抗擊新冠肺炎)中國官方再談新冠病毒溯源:已做什麼,不做什麼,要做什麼

中新社記者 李純

  新冠病毒全球溯源工作始終備受各方重視。中國—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專家組已於今年開展了中國部分的溯源研究,並得出“病毒極不可能來自實驗室”等結論。世衛組織近期提出的第二階段溯源計劃引起廣泛關注。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22日就新冠病毒溯源有關情況舉行新聞發佈會,就病毒溯源已做什麼、不做什麼、要做什麼等問題闡釋中方立場,回應外界關切。

  “這次世衛組織公佈的所謂第二階段溯源計劃,在一些方面可以說是既不尊重常識,也違背科學。我們是不可能接受這樣一個溯源計劃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如是指出。

  今年1月,世衛組織國際專家組來華開展新冠病毒全球溯源中國部分的工作,得到了中方的全力支持。世衛專家去了所有想去的單位,包括金銀潭醫院、華南海鮮市場、武漢病毒研究所等9家單位,參訪要求全部得到滿足。

  3月30日,世衛組織召集的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國部分的聯合研究報告正式發佈。對於病毒出現的途徑,報告得出了“極不可能”從實驗室引入的結論。中方評價該報告“很有價值、權威的、經得起科學檢驗、經得起曆史檢驗”。

  但是近期,世衛組織對第一階段溯源研究結果的態度出現了很大轉折。本月15日,世衛組織總幹事稱,中方無法避免實驗室發生事故,既然有事故就會有病毒泄漏,人造病毒的理論就不能完全排除。他還表示,中國並未分享關鍵信息,並要求中方進行第二階段的調查。

  “說實話,當我一開始看到世衛的第二階段溯源計劃的時候,我是十分吃驚的。因為在這個計劃裡面將‘中國違反實驗室規程造成病毒泄漏’這個假設作為研究重點之一。”曾益新說,“從這一點上,我就能感覺到這個計劃裡面所透露出的對常識的不尊重和對科學的傲慢態度。”

  近期有媒體炒作稱,武漢病毒研究所3名研究人員曾於2019年11月患病並到醫院就診,並稱由此增加了“新冠病毒可能從實驗室泄漏”的可信度。但相關內容終被證實“完全不符合事實”。

  中科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武漢病毒所研究員袁誌明在22日的發佈會上再度澄清,作為生物安全等級、防護等級最高的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自2018年正式投入運行以來,沒有發生過任何病原泄漏和人員感染事故。

  “我要強調的是,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接觸、保藏和研究過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來沒有設計、製造和泄漏新冠病毒;目前為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職工和研究生,保持新冠病毒的‘零感染’。”袁誌明說。

  來華進行病毒溯源工作期間,世衛專家赴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了實地考察,最終得出病毒極不可能由實驗室泄漏的結論。曾益新認為,專家們由世衛組織精心挑選,在各個領域非常權威、很有經驗,其研究結論應該得到尊重。

  關於信息透明問題,中方也不止一次言明,病人的臨床數據、流行病學調查數據、實驗室檢驗數據等牽涉個人隱私。在武漢開展聯合研究期間,中外專家對這些數據進行共同研究。為了保護病人隱私,中方不同意提供原始數據,沒有讓外方進行拷貝和拍照,外方專家也給予充分理解。

  “並不是說刻意不給,也不是說因為不給,我們研究報告得出的結論就是有偏性的。”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病毒溯源聯合研究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如是指出。

  曾益新表示,新冠病毒溯源是科學問題,不應將溯源工作政治化。“我們溯源的目的是什麼?就是把病毒的源頭搞清楚,然後能夠有效地採取措施,防止類似疫情再次發生。”

  談及下一階段的溯源工作,曾益新認為,中國部分的溯源報告為下一步全球框架下多國多地共同開展溯源研究指明了方向。第二階段的病毒溯源工作應在第一階段的基礎上延伸,對已經開展尤其是得出明確結論的,不應該重複開展研究。

  參加當天發佈會的多位專家亦指出,溯源工作複雜多元,“真求起源”應當拓展視野。新冠病毒溯源工作應在世衛組織成員國充分廣泛磋商的基礎上,推動在全球多國多地範圍內開展早期病例搜索、分子流行病學、動物(中間)宿主等方面的溯源工作。(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